*

upload_article_image

毛澤東當年「抗美援越」的真實意圖

對毛來說,進退都是充滿危機,他的革命生涯從來都是包圍在危機之中,但都沒有像這次這麼複雜、這麼令他嘔心瀝血,這麼險象環生。進雖危險,但可能打出一條血路;退,雖暫時自保,終將無法避免一戰。毛的一生,作過了無數次的政治和軍事賭博,對他來說,再作一次冒險的決策不難,難在必須作最壞的打算,作全面的準備,才能「不打則已,一打必勝」,一打就要打出長期的和平。但作這樣的打算,作這樣的準備,就無法不影響到全國的正常生活秩序和生產秩序。這可是會搞得全國大亂、天下大亂啊!

具體而言,同時反美、反蘇,涉及到一系列極其複雜的內政、外交問題,革命的理論和實踐問題,軍事上的戰略、戰術和策略問題,黨內的團結問題等等。這對毛澤東來說,的確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挑戰。

首先,從理論上要打破兩極世界的格局。實際上,毛在六十年代初,就已意識到來自南疆的美國的威脅,暗下決心同美國一搏。所以毛在六十年代初提出了三個世界的理論。

其次是,反美帝可以從馬列理論里找到根據,可以得到黨內同志和世界各國的和社會主義國家的同意和支持。但要反蘇,反社帝,人家要問你為什麼要去反一個列寧所締造的社會主義國家?

這就不能不在馬列理論上有所突破,有所發展;也就是說,你要比蘇聯更革命,更紅,更左,這樣才能在理論思想上同蘇聯劃清界線,才能同它進行針鋒相對的鬥爭。所以,毛提出了不斷革命論,而且是文化思想領域的革命,這就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產生的理論上的原因。不斷革命論,是一箭三雕,既可反美,也可反蘇,還可封國內政敵之口,起到統一思想,統一步伐,集中意志的作用;此外,在世界範圍內,可以爭取社會主義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的的支持,還可以贏得歐美廣大進步人士和知識界的同情和支持。

但是,軍事上中國如何南北兩面作戰,而且還要準備應付可能爆發的核子戰爭?毛巧妙地運用美蘇之間的矛盾,在戰略上以霸制霸,用蘇聯牽制美國,中國同蘇聯所爭的是真假馬列主義信徒,不是搞資本主義,所以蘇聯不敢因此而聯合美國對付中國;不但如此,蘇聯為了表示它才是正統馬列主義者,才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領袖,不得不率領社會主義國家援助越南對抗美國。毛同時反過來用美國牽制蘇聯,因為美國的謀略家一直夢想分裂共產主義陣容,以中制蘇,緩解蘇聯對西方的壓力,所以反對蘇聯摧毀中國的核子基地。

對於越戰本身,美國講明了是為了維護民主自由,必須遏制中國共產主義對東南亞的擴張,一旦失掉越南,將引起骨牌效應,波及其他東南亞各國。對中國而言,越南是中國的南大門,攸關國家的安全,豈能置於美國勢力範圍,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中國為了保障東北國防安全,抗美援朝,基於同一考慮,不惜以任何代價,抗美援越,直到取得全面勝利為止。

但是鑒於韓戰血的教訓,中國直接參戰,犧牲太大,而且會冒同美國直接開戰的危險,所以毛採取了一九五四年「抗法援越」的奠邊府模式,間接參戰。實際上是一種隱蔽戰爭,或代理戰爭,也即讓北越出面同美國正面作戰,中國在背後全力提供戰略、戰術、人員和物資的支持。當然,如果美軍敢於跨越十七度線,深入北越,則將改?「抗美援朝」模式,派遣志願軍直接參戰。結果,自始至終,美軍地面部隊一直未敢越雷池一步,中國的戰略威懾,保證了北越的安全。

但以北越的貧窮落後,加上二十多年的抗法救國戰爭使國民經經濟殘破不堪,可以想像,沒有中國在政治、軍事、經濟、交通、?勤、人員等方面的全力支持,北越的「抗美救國戰爭」很難長期支持下去,更談不上勝利了。就是再有十個武元甲也抵擋不了美國的五十四萬如虎似狼的現代化地面武裝部隊的瘋狂進攻和空中的狂轟濫炸。

必須強調,毛對「抗美援越戰爭」的最實質性的貢獻是他的人民戰爭思想,當然包括他的飄忽機動、變化莫測的游擊戰術。這是他經過數十年革命烈火千錘百鍊的絕招,他用它打敗了蔣介石,現在他又傳授給越南人,用來對付美霸。但越戰期間,他的人民戰爭思想有所發展,從中國國內運用到世界範圍,不僅在中國、越南形成人民戰爭的海洋,還在世界範圍內形成波瀾壯闊的人民戰爭海洋,也即反戰怒潮,席捲歐美各國。毛的人民戰爭這一招理論上並沒有什麼深奧難解之處,但看似平淡無奇,被他運用起來,卻威力無窮,擋者披靡,使得美國的現代化武器毫無用武之力。尼克遜總統領教了毛人民戰爭的厲害,最後不得不承認失敗,下令從越南撤軍,從越南和印支的泥沼中拔出泥足。

中國的豐碩戰果


當年抗美援越的宣傳畫

但是,進來容易,出去難。美國不但要其數百萬大軍(武裝部隊加後勤部隊)安全地撤出,還要體面地撤出,真是談何容易。尼克遜想到了中國,中國或許可以幫他這個忙。政治是很現實的,如果尼克遜不知道是中國而不是蘇聯及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在背後鼎力支持北越反美,老謀深算的尼克遜怎麼會屈尊就駕,不遠萬里跑到北京,而非河內或莫斯科,去向毛求教、求救?當然,毛幫助美國在越南拔出泥足,不是沒有代價的,而且要的價錢非常高。第一、承認中國政治大國的地位;第二、解除對中國的封鎖圍堵;第三、撤銷美台防衛條約,把美軍撤出台灣;第四、支持中國恢復聯合國會籍;第五、共同防蘇制蘇。

這些都在毛尼、周基的會談和《上海公報》中得到了體現和諒解。這些可是一個戰爭的勝利者才能獲得的豐碩戰果啊!

這不僅涉及到東亞的格局,更涉及到世界的格局;從此,越戰後的世界,不再是二分天下,而是三分天下,國際政治由兩極變為三極,中國由此轉危為安,脫出兩霸圍堵的困境,毛澤東贏得了豪賭,為中國殺出了一條血路。

毛周不僅同尼基談到台灣和越南問題,更談到東亞和世界的格局,如果不是中國在越戰中起著不容漠視的關鍵作用,中國有資格來談這樣的大問題嗎?美國人是崇拜實力的,如果你沒有把它打得口服心服了,尼克遜會同你商談如何安排國際格局這樣的大問題嗎?而且,繼尼克遜訪問中國之後,英、法、德、日等大國元首和政府首腦以及幾十個二、三流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的政要爭相前往北京,朝拜世界級的元老政治家毛澤東。毛由此從中國的偉人一躍而成為世界的偉人,從此毛不僅屬於中國,而且屬於世界,真是應了他在《沁園春》中所說的「數古今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詞句。這可是中國自鴉片戰爭一百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偉大外交勝利啊!過去的舊中國一向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越戰後卻走上了國際舞台,發揮舉足輕重的政治大國的作用。

由上可見,毛晚年發揮高超的政治智慧、非凡的的政治膽識和傑出的軍事藝術,利用越戰為突破口,打破美蘇的圍堵,為中國人打出了廣闊的生存空間,為千秋後世子孫留下了豐厚的遺產,並直接為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鋪平了道路,提供了政治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