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冷戰下的香港,香港只有更加科技化

特朗普一邊要重開美國,另一邊關掉與中國的合作。AP圖片

特朗普一邊要重開美國,另一邊關掉與中國的合作。AP圖片

周末最熱話題是中美關係緊張,白宮剛宣布4項新政策,除了第一項「美國退出由中國控制的世衛組織」,取消香港貿易優惠;禁止涉「限制自由」的香港官員;以及擬破壞「保護知識產權」等中方人員到美國,全部三項可導致中美天隔一方。資金不來,人才、科技不交流,怎麼辦?其實,冷戰不是新事物,不必過份憂慮,我同意這樣的一句說話︰「香港未來只有發展科技,別他第二條路可走。」

我即時聯想起2018年,人工智能專家李開復寫的《AI.末來》詳細論述中國的AI優勢︰「我在硅谷和中國科技圈都待過幾年的時間,曾經任職過蘋果、微軟、谷歌等公司…硅谷創業者確實在非常賣力地工作,但可我以負責地說,和太平洋後岸的中國創業者比起來,硅谷創業者可以說是十分懶散的。」當時我有點不相信。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去年重提他1992年的《不眠的硅谷》文章︰「我對美國的創新精神、創新機制的推動有很深的感慨。硅谷人為了奮鬥,在車庫……通宵不眠,當然硅谷今天還是這種精神。」

是的,硅谷人依然是最全美國「最賣力的工作者」,李開復都說︰「年輕、熱情的創業者召開集了一群同樣瘋狂的有志之士,加夜班趕制出產品…」不過,說硅谷「懶散了」是對比中國而言。硅谷很文明也很優越,只要你有一個驚世的創新點子,直接可脫穎而出,中國嘛,不是那麼文明,與上世紀60年代的硅谷無異,到處都是抄襲、剽竊,員工帶技術跳槽,大家猶如西部牛仔片一樣。

中國創科好的地方在那裡?李開復指出︰「想在(中國)這種競爭存活下來,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斷地改良產品、革新商品模式,同時採取必要的保護措施。」換言之,中國的創業者的「適應力」、「毅力」、「生存力」都比硅谷高,與此同時,中國雖然基礎科學研究遠差於美國,不過,現在科學階段是成熟期,目前是「應用者為王」,中國科技界的「另一項"天然資源"是多到爆炸的數據」,當然,還有大到驚人的市場人口規模,所以中國是「王者」。

硅谷另一個問題是將會愈來愈封閉,美國大量限禁中國留學生、科研人員進入,中美交流垂下鐵幕,硅谷將損失所有中國人才前來創業,迫使原本是最好的人才留在中國,或者到創科生態環境愈來愈完善的香港、澳門發展。

中美進行新冷戰,香港商貿金融行業優勢難免受損,未來零售、旅遊都不行,看來未來日子有點難。不過,香港創科有相對的好條件,法律完備、教育和科研發展完善,正正是介乎狂野的內地與谷硅之間一個有秩序的「西部小鎮」,我們全力發展科技,可說是恰如其分。「科技化的香港」相信就是我們抗「逆」的最佳口號。

黃秉華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