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再遇為自己擋刀的患者家屬,陶勇醫生笑了,網友卻想哭

北京朝陽醫院眼科醫生陶勇又回到了患者身邊。


5月27日,在朝陽醫院眼科診室,陶勇醫生正在耐心為患者診斷病情

27日下午是陶勇固定出門診的日子。對他來說,這天又非常特別,因為他再次見到了生命中的兩位「貴人」,其中一位就是在傷醫事件當天為他擋過刀的患者家屬田女士,另一位則是在歹徒面前勇敢“搶”下他,並背到骨科診室進行急救的護士陳偉微。“她們都是女同志,卻表現得特別勇敢,幫助我逃離了危險,非常感激她們。”陶勇說。

患者:「我們都盼著他複診」

27日中午12點半,北京朝陽醫院門診樓7層眼科門診,已有不少患者等在診室外,其中有不少人是奔著陶勇來的。由於身體尚未完全康復,陶勇每周都要去積水潭醫院做康復訓練,因此只能在每周三下午出半天門診。

13點20分,身著白大衣的陶勇出現在730診室,有條不紊地做著診前準備。再次回到「被傷現場」,會不會有陰影?“畢竟身邊有這麼多人,所以人多的時候就不怕。”陶勇說,現在面對患者時,可能多少會注意保護自己。但也並沒有很大的心理陰影,更不會時刻去擔心。“對我來說,目前狀態調整得還好。”


第一位小患者是2歲的小寶寶團團。這天凌晨4點多,團團就跟著媽媽和姥姥從天津開車過來了。坐在診室里,肉嘟嘟的小傢伙一臉好奇地四處打量著。「來,咱們看看小玩具,找找裏面有沒有豬八戒?」陶勇一邊哄著孩子一邊用裂隙燈為孩子檢查眼睛……

「我們第一次帶孩子看陶醫生的門診還是在去年12月,當時孩子在天津當地被診斷為左眼視網膜皺襞,跑遍當地醫院,醫生都說治不了。」團團的媽媽韓女士回憶,“初見到陶醫生時,我情緒特別激動。他卻一點不介意,一直耐心地鼓勵我們……後來我們從網上得知陶醫生受傷的消息,感覺特別震驚。想不通,這麼善良、優秀的醫生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兒。”

71歲的患者徐大爺患有視網膜血管炎。一進診室門,他就緊緊握住陶勇的手:「天天盼著您複診,希望您能早日恢復,回到手術台,讓更多患者受益……」

「陶醫生,好久不見!」一位女患者抱著一大束鮮花走進診室。“是張娟啊,”陶勇很快認出了這位患者,並且準確回憶起這位內蒙古姑娘的病情。“她做過角膜移植,換過人工晶體……剛到我這兒來時,她自己都快放棄了……”


三年前,來自內蒙古呼倫貝爾的患者張娟因患葡萄膜炎,右眼幾乎喪失了視力。她跑了很多醫院都被告知只能摘除眼球。

後來,張娟輾轉找到了陶勇。「沒想到,第一次見面,陶醫生就告訴我這個病還有希望,要有信心。」張娟說,自己後來一直在陶勇醫生的門診治療,陶醫生還為她更換了人工晶體,現在張娟戴上眼鏡後,右眼視力已恢復到0.4。今天檢查完,陶勇告訴張娟一個好消息,“恢復得很好,炎症基本不會再複發了……”

「對我來說,能保住眼睛並恢復了部分視力,已經是奇蹟了。真的很感激陶醫生……」張娟說,陶醫生跟病人之間從沒有距離感,總是溫言細語地鼓勵大家。“陶醫生受傷後,我一直在網上關注著他的情況。對我們患者來說,他就是我們的光明和希望……”

兩隻傷痕纍纍的手握在一起

下午5時許,陶勇正埋頭認真寫著上一位患者的病歷。這時,有人推門進來,抬頭的瞬間,陶勇立刻激動地迎了上去:「您來了!」來人正是在傷醫事件發生當日,在診室里為他擋過刀的患者家屬田女士。這天田女士剛好帶著15歲的女兒來眼科複診。

「你的手怎麼樣了?」陶勇關切地問道。“好多了,就是還不能握拳。跟主任您的傷比起來,我這不算事。”田女士左手中指和無名指上,傷及筋骨的傷痕至今仍清晰可見。


兩隻同樣傷痕纍纍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從去年8月底,田女士就帶著患有巨細胞病毒性視網膜炎的女兒在陶醫生的門診看病。回憶「黑暗的一天」,田女士至今仍心有餘悸,當時她正帶著女兒在診室看病。“我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看到陶醫生倒在腳下,那個人又揮起了刀。我下意識就伸手去擋…… ”田女士說,“當時真的沒有想太多。陶醫生是一位特別專業的醫生,找他看病讓人覺得很放心。他為人心地好、善良,對病人特別和藹,總是千方百計幫患者省錢。對我們一家來說,陶醫生就像自己的親人、朋友一樣。”


田女士一家人與陶勇

這天是傷醫事件發生後,田女士一家人第一次見到陶醫生。「從微博看到陶醫生的情況,我覺得特別心疼,替他難過的同時,也為陶醫生的堅強感動。」

見到田女士一家後,陶勇顯得很開心。他說:「我覺得自己不是孤獨的。只要我還能感受到支持的力量和感受到患者的關心和溫暖,就還會繼續在這個崗位上堅持下去。」

救人護士托陶勇捐出見義勇為獎金

當天,陶勇還見到了另一位對他來說十分重要的人——北京朝陽醫院生殖醫學中心的護士陳偉微。陶勇和陳偉微雖然在同一家醫院工作,卻彼此並不相識。傷醫事件發生時,陶勇被歹徒追砍至6層,是陳偉微,奮不顧身地把傷勢嚴重的陶勇背到骨科診室,並機智地鎖上門,及時給他進行了緊急包紮與縫合。「當時,他躺在病床上,我也只知道他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並不知道具體是誰。」陳偉微說。

「今天我跟陶醫生算正式認識了。其實他回醫院後就去我們科找過我一次,當時我剛好不在。」陳偉微說著,紅了眼圈,“後來我一直沒有勇氣去看陶醫生,因為我這人感情特別脆弱,想到這件事心裏就很難過……”

當天陳偉微來了,還帶來了醫院職工捐給她的6000元見義勇為獎金。「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這錢我不能收,可我退回去人家又不要。」陳偉微說,“前幾天我看到陶醫生要在六一兒童節為盲童進行公益直播,就想著拜託陶醫生把這些錢,捐給那些有需要的小朋友們。”


5月27日,在朝陽醫院眼科診室,陶勇醫生正在耐心為患者診斷病情

對於這位有著過命交情的「新同事」,陶勇心中有著說不完的感激,“我覺得她的內心特別光明和無私,真的讓我很感動。”陶勇說。

對即將在六一兒童節當天舉行的盲童直播活動,陶勇說,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有13萬盲童,在一些困難地區,依然有很多盲童失學,沒有盲文書可讀。他說:「儘管有些孩子的視力可能無法再提高,但是我們希望儘可能讓他們感受到關心和溫暖。就像我自己受了傷,成為了病人,有很多人給我提供了幫助和關心。這些盲童也很需要別人的關心,幫助他們走出心裏的陰影。」

自打重返工作崗位後,陶勇收到了來自患者們的各種關心和鼓勵。除了各種鮮花和水果,還有患者親手縫製的鞋墊,用彩紙製作的小玩具……「不管哪種形式的表達,我能感受到,其實患者們很在乎,也很珍惜跟我相處的緣分。其實醫生和患者本身不應該有任何隔閡,因為大家共同的目的都是戰勝疾病。我覺得能跟患者處成朋友,是最好的一種關係。」

希望爭取有一天能重返手術台

在陶勇出門診期間,記者留意到,他左手一直很僵硬,且不時會去按摩左手手指。「現在還是功能不行,沒有勁,知覺也很弱。」陶勇透露,最近,他還要再做第二次手部的手術,目的是去除瘢痕。


「即使我沒受傷,靠我一個人去做手術,做得再多,也就是有限的幾台手術,何況我現在的手要想恢復還有很長的時間,儘管有希望,但最終恢復的結果也不敢保證,眼科手術又是一個非常精細的手術。」陶勇說,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未來他會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養一個團隊和進行學術推廣上,發動更多人的力量。

「對於我來說,一方面要積極康復,希望爭取有一天能重返手術台。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培養或幫助其他年輕醫生儘快成長,把眼科的團隊建起來。」

兩隻傷痕纍纍的手

讓許多網友動容

希望善良的人被溫柔對待


致敬醫者仁心的陶勇醫生

感謝挺身而出的人們

讓我們一起努力

保護好白衣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