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黎老闆分心 暫擱與壹傳媒恩怨

因壹傳媒網站的崛起,印刷傳媒銷量銳減。令我公司收入,瀑布式下跌,虧蝕出現,而產生欠壹傳媒,四仟多萬貨款。由改革,到痛苦裁員。讓不知多少,同仁同事,每天開工,一路送報紙,一路駡我全家,駡我老母,話「減了三份一員工,一定無得做,一定扑街執笠。」

雖然有一部份員工不滿意,我減人裁員。但是都知,死到臨頭,再不合作,做好工作,即時執笠關門。幸好大家明白,我們因收入減少,而欠壹傳媒貨款。所以大家,背水一戰。雖然當時,個個同仁辛苦,但是每位兄弟,每天走多好多步,走了近兩個多月。又得其他報社,及她們發行部門,派人支援,終於走出困局,走到步出曙光。少了三份一,司機派貨同事,仍可以在早上,按報社要求,7時前,所有送貨点,準時送達。

我同所有員工及管理層說:「我們這段,時間雖然辛苦。但是証明到,我們以前太安逸。全港除了一兩間傳媒,不是我們服務,差不多全部,我們壟斷。我們太臃腫,再者因為,服務壹傳媒,要我們到中午,都要保持補紙服務,但是他們自己,又每年用數以百萬元計,養一班人,做與我們,同一工作。架床叠屋,搞重叠的補紙服務。我宣佈,以後不要,再搞什麼壹傳媒補紙。他們既然,咁多車與司機,等他們自己搞,我們不要與他們爭,中午補紙工作哪。

當弄妥,送報紙雜誌時間,外部工作處理好。我亦吩咐,鍾保羅總經理,將壹傳媒生意,獨立賬目處理,好等有一天,順利將壹傳媒生意,工作交回她們。接住我,將我們一部份,發行生意放棄。好等不要累垮,員工與車隊。並可提升,同仁們工作能力。

最後壹週刊也關門。這是最後一期壹週刊。

最後壹週刊也關門。這是最後一期壹週刊。

我的公司,改革成功,無阻壹傳媒,報紙雜誌,發行生意,由瀑布式下跌,轉移到每天每月每年, 陰乾式逐級下跌。 繼而一本便利停刋,接著忽然一週關門,再接再厲,壹週刊又話不玩。收入好似,田鷄一隻一隻,跳走無影。

但是我們,雖然僥倖逃過,結業難關。生意就由2014年開始,我們公司,每三個月至半年左右,就好似轉圈一樣,一次又一次,不停一圈又一圈,減人裁員。因應報社停刋,或銷量減少。我們裁員,減車減開支,就好似老人家小便,越疴越少哪。

為了應付收入不斷因銷量縮減,引致又再虧蝕。我由1979年開業,由三個半人開始,擴充擴大到,港台澳幾千人,車輛近千輛。由2014年開始,減人收縮,到今天,只剩二百多位,在業兄弟。上帝給予,我人生好完整。由年青力壯,打出一個、我自己估不到的,跨國發行運輸小生意。直至我年老色衰,印刷行業,走向黃昏。我亦走近,年老腦呆,氣力消退。隨著黃昏,到了垂垂老矣,生意亦慢慢消退,離我遠去。生意及生理,真是何其,湊巧跟隨相似。

由我接手伯父生意,做報章發行,每天生意額,不到五千元,賺不到五百元。三個半人,掙扎開始, 到燦爛開花,至徐徐老去,生命何其豐盛。這個生命週期,雖然仍未結束。但是豐盛得,我眷戀不已。我這個小人物,曱甴小強,可以有機會,與新華社社長,飯聚聊天。又曾與總統吃飯,更有缘坐在,年青時的習主席,不夠三尺對面。更可以,與總理聊天。又給惡人,斬不死。給人揍過,不知多少次。更因蘋果日報,被台灣總統資政,告上高雄法院。年少,又常睡街頭。又瞓過,中環名人聚集,的名厦樓梯底。作為一個,曱甴街童。有這生緣分,真是豐盛到,世世難忘。

起緣於壹傳媒,蘋果日報。某專欄作家,惡意亂寫,中傷報導我。令我不得,將我服務壹傳媒歲月,闡釋给社會評價,寫下我在壹傳媒服務的感想。今天之後,我不忍見到,比我年歲更大,的黎先生,穿梭法院。雖然黎生,對我不義,但小強不忍,年歲比我老得多,的黎東主,將會可能,從名車美厦,佳餚美酒,轉移到枷鎖囚車,苦水白飯,牢獄等候。所以暫時擱下,與壹傳媒,及黎先生的事實。好等熱愛,自由民主,的黎先生,不用分心,與法官談天。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