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文革」時期宋慶齡私下罵江青是「潑婦」


1966年毛澤東到宋慶齡的北京寓所去看望她

彼此很少交往

1966年5月,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從此一發而難以收拾。

周恩來制止了紅衛兵企圖衝擊宋慶齡住所的行為之後,宋慶齡家裏來了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客人——江青。毛澤東派江青來看望宋慶齡,向她解釋「文化大革命」。

17年前,宋慶齡第一次見到江青。那是在她參加開國大典之後回上海時,毛澤東讓江青代表他到前門火車站為宋慶齡送行。兩人在一起交談了不到20分鐘,江青給宋慶齡留下的印象是衣著樸素,善解人意。她後來不止一次地對別人講過江青「有禮貌,討人喜歡」。

上世紀50年代,宋慶齡在上海家中宴請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加諾及其夫人,江青曾應邀作陪。當時宋慶齡對江青的舉止文雅、服飾得體,表示十分讚賞。但是,今天已經走上政治舞台的江青顯露崢嶸,即使在宋慶齡面前,也掩飾不住地顯示出一種不可一世的神情。

「聽說宋副主席近來身體不太好,」江青用關切的語氣道,“主席很挂念,特意讓我來看看你!”

接著,江青滔滔不絕地講起「文化大革命」的興起和所謂的“偉大意義”。她的聲音又尖又細,聽上去有些裝腔作勢,讓人感覺到一種歇斯底里般的神經質。

宋慶齡靜靜地坐在沙發上聽著。當江青自命不凡地一個勁吹捧紅衛兵時,宋慶齡忍不住打斷了她的話,說道:「對紅衛兵的行動應有所控制,不應傷害無辜。」

江青的臉立刻沉了下來,態度一下子變得冷冰冰的。宋慶齡的秘書事後回憶說:「江青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紅衛兵與她關係重大,她簡直不能想像有人會認為整個運動是錯誤的。而宋慶齡和其他人一樣,當發現江青熱衷於權力之爭時,她便開始討厭江青了。」

從此,宋慶齡有意識地避開了同江青的關係,彼此很少交往。到了「文革」後期,她對江青極少稱呼其名,在親近的人當中,多以“潑婦”代之。有一次在給友人的信中,竟然使用了“那個無恥江青”這樣的字眼。

江青腳踩《宋慶齡選集》

1966年,人民出版社為了紀念孫中山這位一代巨人的華誕,重印了1956年初版、宋慶齡題籤書名的兩卷本《孫中山選集》,同時出版新編選的周恩來題寫書名的一卷本《宋慶齡選集》。出版社將這兩部書送「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每人一套。11月初的一天晚上,「中央文革小組」在釣魚台16樓開會,辦公室趁機發書。秘書剛把《宋慶齡選集》放在江青面前的桌子上,她便像瘋了一樣伸手把書扔到地板上,然後抬起雙腳踐踏。江青一邊用勁踩,一邊呶呶不休地說:“總理真是!還給她題字,哼!”同時咬牙切齒地咒罵宋慶齡。

11月12日,人民大會堂。萬人集會隆重紀念孫中山誕辰一百周年。除毛澤東之外的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幾乎全部蒞會。在「文革」初期極度混亂的日子裡,能夠如期舉行這樣規格的大會,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同樣引人注目的是,江青拒絕出席這次大會。

危難時刻向劉少奇子女伸出援手

不久,1967年的新年鐘聲敲響了。宋慶齡像往常一樣,準備給劉少奇的幾個孩子送賀年片、日記本和糖果,並親自簽上「宋媽媽」的名字。一位工作人員好心地提醒她:“現在送這個合適嗎?”言外之意,劉少奇已是身處逆境。

多年來,宋慶齡和劉少奇一家人私交很深。宋慶齡的政治經驗,使她看出了這場運動的目標之一是徹底整垮劉少奇,這使她感到難以理解。前幾天,她還對羅叔章說:「你要是拿到什麼紅衛兵傳單,給我看一看。我在收集這些傳單,好了解形勢的發展。我很納悶,劉少奇在黨內那麼長時間了,他如果真是一個反黨的內奸,怎麼從來就沒有一個人懷疑過呢?」

此刻,面對工作人員並無惡意的提醒,宋慶齡很不以為然。她說:「有什麼不合適?越是這種時候我越是要送。」

沒過幾天,江青躥到清華大學說,劉少奇問題的性質早就定了,是反黨反社會主義。此後,劉少奇、王光美開始受到殘酷的批鬥。劉少奇的子女們包括曾是早期紅衛兵的平平,都被趕出中南海,回各自學校接受審查批判。1968年10月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劉少奇以「叛徒、內奸、工賊」等莫須有的罪名,被“永遠開除出黨,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宋慶齡愛莫能助,她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少奇同志很好嘛,對革命有功勞。他不是壞人,為什麼要打倒他?”義憤之情,溢於言表。

劉少奇的子女天各一方,孤立無援之中,他們想到了敬愛的宋媽媽,立刻給宋慶齡寫信請她幫助尋找父母。宋慶齡立刻將這封信連同自己的親筆信寄給了毛澤東。她又親自給劉少奇的孩子們寫了回信,勉勵他們振作精神,好好工作和學習,並讓秘書帶上慰問品和幾份新出版的《中國建設》去看望他們。1969年10月17日,劉少奇被秘密用飛機押送到河南省開封,單獨監禁在一座與外界隔絕的院子裏。四個星期之後,11月12日,這位共和國元首在陰冷的早晨6時45分去世了。臨終時,只有看守他的人在旁邊。1972年,也就是劉少奇被折磨至死的兩年之後,孩子們才終於獲准到監獄探望他們的母親王光美。悲喜交集的王光美聲音顫抖地說:「沒想到你們能活下來!」孩子們悄悄告訴母親:“媽,我們生活在人民之中。宋媽媽最近還給我們回了信,送了雜誌和糖果,鼓勵我們好好學習。”王光美熱淚縱橫。在當時的政治氣候下,這對於她和子女們來說,實在是難得的巨大支持和慰藉。

(據《宋慶齡畫傳》廖玉元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