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商會財赤會長獲花紅 高層員工促調查後被炒

會長比全體員工的花紅總額為多。

美國近日揚言要制裁中國並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除影響本港企業,或影響逾1300家美國在港公司。當此之際,《星島日報》接獲可靠消息,指香港美國商會由2017年起出現嚴重赤字,19年的赤字或升至250萬港元以上,令商會年初需要裁員及凍薪,惟重整人力資源後所減少的開支與預期有出入,會長早泰娜(Tara Joseph)被發現在嚴重赤字及環球疫情下,仍獲加薪及發放數10萬元花紅,更比全體員工的花紅總額為多。這情況受到質疑,會長隨即解僱全部高層僱員,有關員工已向會方發律師信追討賠償。《星島》向商會查詢事件,主席葛理福(Robert Grieves)回覆說不評論人事問題,而商會財務受董事局監督和國際標準約束。

香港美國商會會長早泰娜。

《星島》接獲香港美國商會內部消息,指商會由2017年起出現嚴重赤字,赤字由17年約66萬元,擴大至18年逾157萬元,消息更稱,19年的赤字將高達逾250萬元。雖然連年赤字,惟商會的人力資源開支仍佔整體開支最多,當中17年商會2200多萬的收入中,以1396萬用作人力開支、活動開支僅得540多萬;18年商會2335萬收入中,則以近1460萬元為人力開支、活動開支約為685萬。

消息透露,由於香港美國商會在2017至19年出現財政問題,3年間大幅度裁員,令商會員工由17年的26人減至目前11人。會方並曾於今年1月疫情爆發以前,先後裁減6名中至高層員工,當中高層員工由6人裁至剩下3人,而該3人需要擔當雙重職責。此外,董事局亦一致通過今年所有員工凍薪。

知情人士表示,部分員工一心以為大幅度裁減員工、凍薪,以及商會自置物業不會有租金壓力,可為商會解決財政難關,惟今年2至3月期間,管理層再度傳出財困,要求員工以疫情為理由,向部分會員索取今年未到期的會費,甚至要求預繳明年會費,以支持商會工資及營運。上述行為令員工生疑,懷疑過往收入用途,遂開始從各方面翻查紀錄,發現今年初裁員後,商會重整人力資源後所減少的開支未如預期,隨後更發現會長早泰娜早於今年2月便收到一筆約數十萬元的花紅,比全體員工4月時收到的花紅總額為多。知情人士質疑,為何她可於董事局公布全體員工凍薪下,仍能夠獲批可觀加薪及花紅。

據悉美國商會在2017至19年出現財政問題,3年間大幅度裁員。

有關情況被發現後,員工認為這種財務處理方式無法解決經營問題,5月4日決定集體發電郵向董事局查明究竟。據了解,董事局給員工作了回覆,承諾設立「獨立調查小組」跟進,惟所謂「獨立」調查小組中的四名成員,包括兩名現任董事局成員、一名前董事局成員及一名前主席,欠缺「獨立」意義。該小組以大約一至兩星期要求與每個員工單獨會面,而員工不獲准自備律師在場。

至5月26日下午,小組會見員工口頭解釋調查結果,未提供任何報告,亦不准錄音及記錄,其間沒有否認早泰娜獲加薪及收取巨額花紅。而調查對象之一的早泰娜,則於會議完結後,在未有交代原因下,開除商會僅有的3名高層員工,令該會目前剩下11名中至低層員工,涉事高層員工認為解僱不合理,已正式向香港美國商會發出律師信追討賠償。

知情人士批評,高層員工在未有全面及獨立的深入內部調查下,疑因向董事局質疑商會財政情況而被解僱。

知情人士又指,美國商會近日亦將位於美國銀行中心19樓的自資物業放租,該物業屬面積達5900多方呎的甲級寫字樓辦公室,是商會於96年以5460萬元購入,疑是縮減業務的行徑。

《星島》就上述事件向香港美國商會查詢,主席葛理福回覆指,不就人事問題發表評論,而商會的財務狀況受董事局監督和國際治理標準約束。他表示,美國商會的運作遵循最高標準的企業管治,鑑於今年的困難局面,在董事局、員工、商會會員及所有持份者的支持下,美國商會正計畫如何在適應新常態,同時為會員及社區提供最佳服務,商會將採取多項措施,包括以數碼思維投資科技技術。

葛理福說,美國商會將繼續與會員公司合作,以維持香港作為重要全球商業和金融中心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