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港失美特殊待遇 物流創科廠商謀對策

不少廠商加快搬遷生產綫至東南亞。

全國人大決議推行「港版國安法」,觸發美國宣布撤銷香港特殊待遇,縱然專家學者從宏觀數據分析,港美貿易一旦停頓,美國損失較香港大,着港人毋須過慮,但一直從事兩地生意的廠商、物流及創科業界,則體會切膚之痛。過去廠商在中美貿易戰中,仍可取巧地將內地廠房生產貨物,轉口香港變身「香港製造」避過關稅,惟今次矛頭直指香港,不少廠商已疊埋心水,加快搬遷生產綫至東南亞。香港失去特殊待遇後,物流業界評估香港轉口港角色不再,業界未來只有向外闖或結業兩個選擇。創科業界則擔心投資者因本港局勢不穩叫停投資,初創日後將面對籌集資金的困難。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AP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縱然未有公布細節,但外界關注華府有可能收緊簽證、限制高科技物品及技術出口,甚至是取消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令香港同受中美貿易戰火牽連。在連串不穩定因素下,本港多個首當其衝的業界,已率先盤算應對策略。

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旗下近300家廠商中,逾半有出口貨品至美國,包括醬油食品、汽車零件、家電、重型發電機等。其榮譽主席劉達邦指出,在中美貿易戰這兩年間,部分有能力的廠商早已將生產綫搬離內地。直至近期美國宣布制裁香港,他透露,本無意欲搬走生產綫的廠商亦開始加快行動,「與貿易戰不同,在今次中美角力,香港明顯夾在中間。」

香港失去特殊待遇後,物流業界評估香港轉口港角色不再。資料圖片

他知悉,有燈飾港商近年於內地河源買地設廠,其生產的智能燈飾暫時避過貿易戰,不用額外繳交關稅,惟近期擔心將會受波及,正準備搬遷生產綫至東南亞,分散風險,「他已作兩手準備,自己搬走生產綫,並考慮將原有廠房出租。」

此外,過去有在內地設廠的港商,將內地製造的貨品運送來港稍作加工後,以「香港製造」形式出口至美國,避過徵收關稅。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會長麥美儀直言,日後同類做法將「此路不通」,業界除了搬廠,亦積極尋找新市場,「產品不一定只賣去美國,有製造喇叭的港商最近亦將主要銷售地由美國轉至印度,當地需求同樣很高。」

不止廠商,本地物流商也思考離開香港尋找生機。香港物流協會前會長陳鏡治形容,美國撤銷香港特殊待遇的摧毀力,比中美貿易戰及新冠肺炎疫情更大,「疫情只是短期影響,中美貿易戰的關稅措施無波及香港,今次是直接制裁香港,打擊很大。」他解釋,香港貨櫃碼頭七成為轉口貨物,一旦中港再無稅率差異,轉口貿易則無以為繼,「香港貨櫃吞吐量去年已經跌至全球第八,我相信隨着事態發展,很快跌出十大。」

資料圖片

他續說,本港約有1000家國際貨運代理公司,從事轉口業務,如香港再無轉口貿易,業界要求生,只有到東南亞或一帶一路國家開荒,「但有幾多人有資金有經驗去做?」他直言對整體業界前景悲觀,相信不少會結業收場,「現在有政府保就業資助,短期內仍然捱得住,直至今年底至明年初就會有結業潮。」

中小企協會創會會長佘繼泉亦知悉,在中美貿易戰期間,有貿易公司從事農產品轉口生意,若轉口生意不再有豁免關稅的優勢,生意自然大受影響,但他形容目前形勢只是加速轉口貿易公司的衰落,逼使業界盡快轉型。

部分側重於美國貿易的行業將首當其衝。香港汽車工業學會會長李耀培指出,由於美國汽車市場龐大,歐洲車行供貨給美國的價格較低,故本地零件代理商慣常經美國取貨,再內銷或轉口至其他地方,「加了關稅後,本地代理商或須直接向歐洲捱貴貨。」

資料圖片

在中美貿易戰期間,美國曾提出限制半導體、電信設備及高端電腦等產品出口至中國,科技業界擔心本港日後同樣受禁運限制。香港科學園科培網絡會長李治緯指出,最壞情況是高端電腦及檢測儀器不能進口,港企亦不能購入美國科研技術。即使禁運沒有發生,他亦預期日後購入美國產品須繳付大額關稅,「有機器需要就盡快買,否則之後買不到。」

香港創科發展協會副會長湯浩然認為,香港創科企業以內地及東南亞為主要客源,較少倚賴美國市場,相信對業界生意影響有限。不過,他留意到本港有不少來自北美的創投基金及投資者,他擔心這批基金將減少投資本港創科項目,「投資者會覺得香港情況不明朗,有機會抱觀望態度,創科人要有心理準備,未來找投資會更困難。」

本港企業融資環境也將受牽連。奧陸資本總裁兼投資總監蔡金強指出,因本港經濟下行,加上港版國安法及美國制裁,相信香港信貸評級很大機會被下調,「本地企業的投資評級亦會隨之降級,影響企業融資。」他又稱,受金融市場動盪影響,今年本港的外來直接投資已縮減。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張宗永亦表示,受美國制裁影響,本身在香港設總部的企業會重新評估中美關係,並考慮將總部撤離本港,「當然仍要視乎美國如何執行新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