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新冠疫情會怎樣結束?權威專家分析了5種可能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截至北京時間6月1日17時,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超618萬,死亡約37萬人。


雖然各國都在嘗試採取隔離、保持社交距離、尋找密切接觸者等措施抗疫,但全球形勢仍不容樂觀,疫情發展依舊難料。

在疫情結束方面,多個研究做出了預測。近日,法國《快報》便請專家列出了疫情可能結束的方式,並進行了分析。


《生命時報》結合該文章並採訪權威專家,帶你看看新冠疫情可能會以怎樣的方式結束。

受訪專家:

武漢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病毒研究所教授 楊占秋

首都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 崔小波

本文作者 | 生命時報記者 雷妍

本文編輯 | 徐文婷


方式一:疫苗研發成功

法國國立醫學科學院成員、免疫學家帕特里斯·德勃雷教授表示:「科學界主攻新冠疫苗研發,想以此阻止疫情。」

世界衛生組織最新報告顯示,全球有上百款候選疫苗體外試驗顯示有效,至少10款疫苗進入人體試驗階段。其中,中國軍事醫學研究院陳薇院士團隊研發的新冠疫苗I期臨床試驗免疫應答率達100%,目前已進入Ⅱ期臨床試驗。


武漢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病毒研究所教授楊占秋表示:「唯一能避免感染新冠病毒的措施是接種疫苗。」疫苗可使人群獲得免疫力,控制新冠肺炎的流行。

北京市政府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與重大傳染病專家委員會委員、首都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崔小波也表示,疫苗將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發揮重要作用。

疫苗是消滅病毒的最佳武器,從歷史上看也是如此:

肆虐了至少3000年的天花,致死率高達30%,但疫苗的出現最終使天花從地球上消失了;

白喉、脊髓灰質炎、百日咳、麻疹等危及人類生命的疾病,也因為有了疫苗而得到有效遏制。

楊占秋說,中美等國正在研發的新冠疫苗,均基於當地流行的病毒株,在有效性和安全性得到證實後,可對相應病毒的再次流行起預防作用。

不過就在近日,來自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滑鐵盧大學、多倫多大學,以及美國哈佛大學、日本沖繩科技大學的科學家警告,由於新冠病毒具有很強的傳染性,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具有較高的致死率,一旦二者形成新的嵌合病毒,恐將帶來巨大危害。


「如果新冠病毒變異,疫苗研發將面臨更大的挑戰。」楊占秋解釋,理論上,針對不同基因型研發疫苗是可行的,但研發難度會明顯增加,花費時間也更長。因此,疫苗研發需要各國科學家通力合作,分享不同國家和地區流行的病毒基因信息,研發出針對所有基因型病毒的疫苗。

《快報》文章稱:「即便在最理想的情況下,首款新冠疫苗也要再等上11~17個月才能研製成功。如果等待的時間太長,人們就只能寄希望於群體免疫了。」

對此,楊占秋和崔小波均持積極態度,認為我國疫苗進展比預計的要快,在下一個暴發周期前基本可以成型並投入使用。

崔小波更是預測,新冠疫苗有望在今年6月中旬投入使用。屆時,應先為醫務人員及其家屬、社區工作者、老年人等高危人群接種,然後擴大到所有人群。

「為醫務人員免去後顧之憂,是醫療系統正常運轉的保障。」崔小波強調:“我們還應儲備足夠的疫苗接種所需物資,保障接種工作有序、高效地進行。”

方式二:實現群體免疫

群體免疫和某些疫苗的原理相同,但免疫力是自然形成的:人群中大部分人感染後產生抗體,進而實現免疫。

感染人數越多、發病率越高,人群的免疫力就越強。沒有了合適的宿主,病毒就被抑制住了,至少會從這一代人身上消失。

《快報》文章稱,若想實現群體免疫,可能需要60%~70%的人感染病毒並獲得自然免疫力。

法國權威病毒研究機構巴斯德研究所5月13日發表的研究顯示,截至4月底,約有5%~10%的法國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以此推算,至少需要兩年時間才能達到60%的群體免疫「門檻」。


楊占秋表示,在一個流行周期里,冠狀病毒感染可使20%~30%的人獲得免疫力。因此,實現群體免疫至少要兩個流行周期。

儘管科學界一致認為,人類感染新冠病毒後可獲得自然免疫力,但沒人知道這種免疫力能持續多久。

楊占秋表示,正如法國專家給出的數據,新冠肺炎患者病死率在0.5%~1%,若醫療衛生體系有缺陷,病死率會更高。

法國人口約6800萬,60%的人感染意味著會有20萬~40萬人死亡,若全球靠群體免疫「打敗」新冠病毒,死亡人數可能達到2000萬~4000萬,顯然這樣的代價是慘痛的。

方式三:夏季病毒「失活」

在疫情暴發之初,就有專家猜測新冠病毒可能隨氣溫升高而逐漸消失。

《快報》指出,儘管疫情目前還未呈現出任何季節性特點,但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幾乎所有模型都預計,今年夏季疫情會減弱,但2021年底前不會消失。


楊占秋表示,已知冠狀病毒的活性在夏季均呈下降趨勢。

夏季氣溫高、紫外線強,自然環境不太適合冠狀病毒生存。目前,對新冠病毒的實驗數據也證明了這一點。

但專家們強調,在人流密集、交通便利的今天,季節並不是影響新冠病毒等呼吸道傳染病流行的主要因素。相比之下,人與人的密切接觸、交叉感染才起主導作用。

因此,要想充分發揮夏季對新冠病毒的抑制作用,就應密切關注傳染源,做到及時控制、隔離,減少人傳人的幾率。

方式四:長期堅持隔離

幾個世紀以來,人類一直採用隔離措施防止疫情擴散,這通常是有效的,尤其在局部地區層面。

《快報》認為,隔離措施有效阻止了2003年非典病毒的傳播。但若病毒脫離某一疫區,情況就會難以掌控,隔離措施可能就沒用了。因此,目前許多國家的隔離措施可能不足以消滅新冠病毒。


在巴拿馬城,婦女們排隊等候進入一家雜貨店,而這一天男人們必須待在室內隔離。

崔小波表示,若長時間採取人與人完全隔離的防疫措施,社會就無法正常運轉,經濟完全復甦將非常困難。

「新發傳染病有一個規律:病毒開始與宿主接觸時毒性很強,常導致患者突然死亡,隨後病毒毒力下降、傳染力上升,以達到與宿主共存的結局。在幾個月的疫情發展中,新冠病毒也發生了變化,未來與人類長期共存的局面很可能會發生。」

楊占秋表示,這一規律應成為制定防疫措施的基礎,我們不能一直採取封城、管制交通等「硬隔離」措施,建議用“軟隔離”放慢新冠病毒的傳播速度。

其一,生產足夠的口罩、手套、防護服等防護產品,呼籲全民採取戴口罩、勤洗手等防護方式,降低病毒的傳播幾率。

其二,生產足夠的、可靠的檢測工具,以便能大規模開展病毒檢測,及時將感染者隔離並治療,控制住傳染源。

不過楊占秋強調,單獨靠隔離來防控疫情是一種被動且無奈的方式。

方式五找到有效藥物

目前,各國主要靠減輕癥狀治療新冠肺炎,避免患者從輕症轉為重症甚至危重症。《快報》稱,這種方式可阻止新冠病毒傳播,但無法根除病毒。

楊占秋也表示,現在的治療只是儘可能幫助患者維持生命,以便他們儘快獲得自然免疫力並康復。「但這種治療是被動的。要想通過治療控制疫情,就需要有效的抗新冠病毒藥物,目前我們尚未找到這種藥物。」


崔小波表示,隨著疫情防控邁入新階段,我國醫療系統逐步放開,此時應主張屬地化治療,即以患者居住地作為主要治療地,減少非必要的患者流動,可有效減少包括新冠肺炎在內的傳染病擴散、傳播。「這就要求各地醫院治療水平相當,目前可通過遠程醫療等實現這一點。」

《快報》還指出,如果新冠肺炎最終像愛滋病那樣,沒有疫苗,自然免疫無法避免二次感染,或免疫力只能維持幾個月,那疫情可能會失控。

但兩位專家對防控疫情均持積極態度。

楊占秋表示,我國疫苗研發已取得不小的成果,有望在1~2年內投入使用,並且在此次疫情期間,我國民眾已逐漸養成戴口罩、勤洗手、保持人際距離等較好的公共衛生習慣,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疫情再次暴發。

崔小波表示,以目前數據來看,新冠肺炎沒有導致全球範圍內的超額死亡,與往年同期進行對照,世界死亡人口數量和死亡率沒有增加。只要防控合理,新冠肺炎死亡率並不高。再加上夏季的到來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病毒傳播,全球大規模疫情可能在6月中旬告一段落。屆時,疫苗、治療、隔離、檢測等逐步完善,可脫離高度警惕狀態,恢復正常的社會運轉秩序。

勞工政團搞邊科?

反對派初選的報名階段已經結束,賽前一度「扭計」,聲言未必根據初選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