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學教授和美國議員,隔空對談「中國科技抄襲論」

華為的成功沒有得到西方的認同,問題出在哪裡?值得思考。(AP圖片)

華為的成功沒有得到西方認同,問題出在哪裡?值得思考。(AP圖片)

「華為心聲社區」轉載兩篇來看美國的文章,儘管時空不同,主旨各有特定指向,不過,同時在這個華為員工意見分享的討論區內出現,就產生了微妙化學作用。

首先是《美國千億美元研發十大技術》一文,美國兩黨議員聯合提出一個振興美國基礎科學研究的法案,名為Endless Frontier Act,序言說明了法案的精神。

「冠狀病毒大流行在許多方面導致美國準備不足,並暴露了我們長期未能充分投資於科學研究的後果。中國和其他國家正在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並積極投資於研究和商業化,以支配未來的已知技術領域。」

華為被美國施以全面技術禁制,美國提出的理由,除了華為產品的安全性有問題,可能將客戶資料交給中國政府之外,也指責華為竊取美國技術。關於這點,任正非在過去一年,多次向傳媒澄清,「美國還沒有華為的技術,華為怎樣竊取美國的技術?」是為任正非有力的反駁。無論怎樣說,中國不是「原創者」、中國依賴「美國技術」、中國沒有「創造力」、中國人是「抄襲者」,已經深入美國民心。

湊巧地,一篇網上流傳了十幾年的私人書函,同時在「華為心聲社區」舖出來,大家覺得味道很不一樣。這篇長信標題為《美國教授開除中國研究生:我就不該錄取你》,來自Creighton University的哲學教授袁勁梅,她是著名海外華為作家。她對一位不怎麼用功,不專心做學問工夫,不時在網上東拼西湊,還經常侃侃而談,愛搞社交活動的北京研究生,下逐客令。

袁教授很尖銳的指出︰「你交來的作業,7%以上絕對與網上他人的東西一樣,這就叫“抄襲”(按校規定義,7%以上雷同就叫“抄襲”)。」與此同時,她教研究生的一個做學問的道理︰「在做學問上,“凡你能說的,你說清楚;凡你不能說清楚的,留給沉默。”(維特根斯坦之言)在一知半解的時候,你胡說,那叫“擴散無知”,是害人、誤導,是浪費別人生命。」

文章寫得很好,不過,在這個時勢之下,重讀這位身為美國籍華人的袁教授,看她站在道德高地教訓來自大陸的學生,真的令華為員工,產生複雜的感受。

事實上,當前科學基礎研究源頭,已經持續發展整整一個百年,原子論、量子力學和人工智能等由美國、歐洲主導的理論,開創今天資訊科技、半導體工業和智能時代,中國適時而起,進了目前的工程應用階段,我們是「承先啟後」,加上市場規模、人才數量優勢,所以取得直迫美國的成就,華為就是一個好例子。

說抄襲、竊取技術,中國還未及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矽谷,Bill Gates和Steve Jobs分別「抄走」Xerox的Alto電腦原創技術,發展微軟和蘋果產品,今天是為美談。兩位PC神童按袁教授的門規,實在要被「開除」,可幸科技只談進步和成就,不設「追溯期」,美國取得科技領導地位,也造福了人群。我看,這一點才是有意義的啟發。

黃秉華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中大需根除黑暴

  日前,一些人藉口不滿香港中大因應防疫 將畢業典禮改為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