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為了就業數據好看!讓畢業生配合演戲 高校套路多

(原標題:半月談:為了就業數據好看,你被母校「道德綁架」了嗎?)

【文/半月談記者 劉芳洲】

受疫情影響,今年高校畢業生遭遇特殊就業季。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面對嚴峻的就業形勢,部分高校、部分專業為追求就業率「好看」,變相要求畢業生提供就業證明等表格材料,以完成就業率的統計。令人煩惱的是,畢業生本就因求職而背負較大壓力,卻還得分心配合“表演”。「表格就業」,何以流行?

催協議,填材料,畢業生很無奈

東北某高校本科畢業生小李5月份收到學院通知:「6月5日前必須提交就業信息,否則無法列印報到證,沒有報到證則無法派遣檔案,學校對檔案損壞或丟失概不負責。」

收到此信息後,小李的班級群炸開了鍋:「拿報到證和檔案說事,就是強迫我們無論如何也要證明自己就業了。」

畢業季事務本就較多,一旦部分高校、部分專業「下令」學生“配合就業”,畢業生還要分心填寫、提交各類證明自己就業的材料。做這些對他們而言,純屬“添亂”。

今年剛畢業的本科生小孟向半月談記者吐槽學校要求她開具就業證明的各種軟硬手段及說辭——「影響報到證列印」 “檔案寄送可能受影響” “早填早省心” “不影響未來招考求職”……小孟也曾上網寫長帖猛批學校,但被問及“是否會向上級部門反映此事”時,她嘆氣說“還是算了吧”,並請求半月談記者不要公開她的身份。


求職者尋找崗位,圖自新華網。

讓畢業生配合演戲,部分高校套路多

半月談記者發現,如今高校想要讓畢業生配合演戲,手段不少。

——抓住畢業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以報到證、檔案作威脅,迫使畢業生就範。

小李說,學校幫助畢業生保留兩年檔案本是政策,但學校傳達時稍改口氣就成了「扣留」。再加上多數學生並不了解國家政策,也不願冒諸如遲發畢業證、拿不到檔案等風險,便選擇“認個慫”,只圖順利畢業。

畢業生離校後也不願再做追究,因為許多畢業生將來參加企事業單位招考、升學考試乃至參軍入伍時仍有賴學校開具各種證明。「把跟學校的關係搞太僵不划算。」小李說。

——打感情牌,搞道德綁架,讓畢業生幫母校「撐面子」,美其名曰“一榮俱榮”。

一些高校會聯絡畢業班學生幹部,動員同學幫學校一把。「學院說,如果大家不配合,就業數據會很難看,到時專業聲譽受損,我們求職受影響,將來師弟師妹也會恨我們。」小孟說。

——軟磨硬泡「騷擾」畢業生,迫使其鬆口。

「許多學生根本不指望學校幫他們解決就業,只求學校不打擾。」已經畢業一年多的小於曾是學校負責就業統計工作的學生幹部,他曾幫學院將就業率加以“提升”,且得到了畢業生同意。

談起秘訣,小於說,他會以「就業回訪」的名義給未就業的畢業生打電話,如果對方說自己仍未就業,就隔三差五再打,直到畢業生聲稱就業為止。有的畢業生不耐煩,表示“只要不影響我求職,材料可以隨便填”。

——以自由職業、自主創業等靈活就業形式,為畢業生「配合演戲」降成本,減難度。

據高校內長期負責就業工作的李兵透露,目前能夠算就業的畢業形式有10多種,包括簽就業協議就業、簽勞動合同就業、自由職業、自主創業、升學等。其中,以自由職業、自主創業為代表的靈活就業形式最易注水。

知情人士直言,前幾年,部分地方規定畢業生選擇自主創業形式就業時需提供企業營業執照等硬性材料,搞「表格就業」「配合演戲」成本較高。有幾年有關規定鬆動,在教育部2020年新規出台之前,有的地方,畢業生曾只需提交一份個人創業聲明即算自主創業。畢業生選擇自由職業,也只要有自主擇業申請等表格材料。

而且,如果畢業生以靈活就業形式就業,可以保留應屆生身份,將來參加各類企事業單位考試時不受限制。這種就業形式對畢業生影響幾乎為零。高校也偏向於「操作」學生以此種方式「就業」。

「高校知道學生嫌填表格材料麻煩,所以給畢業生提供最省力的方式來完成就業信息上報。上級的寬鬆規定反而成了可利用的空間。」李兵說。

就業率指標硬杠杠愁煞人

其實,畢業生被學校「就業」此前並不鮮見,只是近年來上級部門監管趨嚴,高校再想搞“被就業”已不能繞開學生這關。“以前學校改學生就業信息都無需讓學生知情。”一位高校輔導員說。

今年,對於輔導員老師來說,他們為了做出讓上級滿意的就業率數據,反覆聯繫學生催交協議,也是頭疼不已。

「滿世界找人,追著學生問就業。」中南地區某高校輔導員劉瑤說,今年畢業季,輔導員們壓力很大。“做就業統計是門苦差事。學生如何就業,打算何時就業,輔導員無權干涉。但上級下達的就業指標是要完成的,如同刀架脖子。”

作為評價辦學質量的重要指標,在一些高校,畢業生就業率關乎專業設置、專業規模與校內各學院的資源分配。如果就業數據不好看,專業面臨停招、縮招風險,相關專業的教師薪資、教研課題項目經費都受影響。有的學校規定,專業就業率低於80%的,下一年停招。壓力層層傳導之下,「表格就業」產生了。

東部某高校中文系秘書專業畢業生在就業市場上很受歡迎,真實就業率可達到70%。但有的就業率「慘淡」的專業搞「表格就業」,數據反而更亮眼。該秘書專業只得跟進,以守住排名。

多位受訪高校輔導員都向半月談記者提到,他們所在的高校會將就業率指標壓實到每個學院的每個專業,輔導員如果交不出好看的就業數據,待遇獎金都將受影響。


加大力度確保高校畢業生就業數據真實準確

就業統計是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重要內容,對及時掌握畢業生就業進展、服務政府宏觀調控和科學決策具有關鍵意義,就業數據保真是就業統計工作的底線,是不可觸摸的「高壓線」。

為準確掌握當前高校畢業生就業情況,確保畢業生就業狀況統計結果的客觀性、真實性和準確性,教育部今年多次下發通知,要求堅決杜絕「虛假簽約」“被就業”以及“就業率摻水、造假”等問題,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確保就業統計工作真實準確。

教育部要求各地各高校嚴格落實「四不准」要求,即:不准以任何方式強迫畢業生簽訂就業協議和勞動合同,不准將畢業證書、學位證書發放與畢業生簽約掛鉤,不准以戶檔託管為由勸說畢業生簽訂虛假就業協議,不准將畢業生頂崗實習、見習證明材料作為就業證明材料。

子就業材料要在校級就業部門存檔備查,存檔時間3年及以上。各高校在自查後,要在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管理系統中糾正錯誤數據。此後發現並核實的問題,將視為數據造假,視情況予以通報並從嚴懲處。(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記者手記:

當前,越來越多的高校畢業生追求高質量就業,「不將就」,職業路徑規劃越發清晰,有的則主動選擇“緩就業”“慢就業”。如相關部門仍過分追求“光鮮”的就業率,實際上陷入“畢業必須就業”的思維中。結合當前畢業生就業心態,客觀看待近幾年高校初次就業率下降的實際情況,有助於有關部門找准就業指導服務工作發力點。

根據目前情況,強化對就業數據的監管核查並不一定能徹底解決就業率注水問題,反而可能導致普通師生進一步承壓,迫使輔導員讓學生把數據做得「真實」一點。

一些高校教師認為,杜絕「表格就業」和就業率注水,重點在疏不在堵,應著力轉變評價機制,改變當前高校就業工作重就業數據、輕就業質量的評價方法,鼓勵高校在擇業指導、就業政策講解上下功夫,強化專職就業指導教師配備,開展個性化就業指導服務,做好大學生職業生涯規劃教育,實現就業指導服務工作長期、穩定、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