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媽們又有新身份了,這次跟你的外賣有關!

如果哪天你的外賣並不是身穿「黃馬褂」或“藍馬褂”小哥送的,而是大媽送上樓來的,千萬不要驚訝,因為外賣的「新工種」出現了。

對於這種情況,有人贊成,也有人擔心食品安全問題:「作為買家,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餐食被多少人倒過多少手。」

外賣行業出現「新工種」

子科技大廈。


微博截圖

該視頻引發熱議,不少網友都表示,他們也碰到了這種情況,「主要集中在寫字樓下面,送餐高峰時,由保潔大媽兼職。」

記者詢問了北京地區的一位外賣小哥,對方表示,因為他主要送小區,暫時還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

有消費者對中新網記者表示,據他了解,深圳粵海街道因為有很多大樓,快遞員、送餐員有時候進不去,或者不熟悉樓層,就交給老年人,每單支付2-3元。還有網友稱,她們學校就是這樣,女生宿舍外賣小哥上不去,專門請了大媽或者女學生兼職送外賣上樓,按單算錢。

這種情況是否屬實?餓了么對中新網記者表示,有的物業不讓上樓,樓宇對外來人士不開放,會有物業出這類搬運工種,基本是自發形成的。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美團外賣正式回應,對方表示,「這種事情不好查」。

對於物業安排的人員是否有權從外賣中抽成的問題,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佔領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稱,物業公司直接收取費用沒有法律依據,但如果是個人自願幫助他人提供上樓服務,並收取一定費用,並不違法。

被逼出來的「新工種」?

有網友反映,有的寫字樓騎手只能乘坐貨梯,「運氣不好時,每層都停,乘個電梯可能需要20分鐘。」

過此類情況,物業回應基本也一致:為了業主安全著想。前一陣子,北京SKP商場不允許外賣騎手進入就引發爭議,登上熱搜。

物業是否有權禁止騎手進入寫字樓或小區?趙佔領稱,物業公司並沒有禁止所有與業主或租戶間有服務關係的客戶進出的權利,但物業可以根據管理需要,核查和登記對方證件。

「小區居民樓、辦公樓,包括其樓道都屬於公共區域,業主、租戶或其客戶,甚至與其沒有關聯的人也可進入。因此,物業公司禁止外賣配送人員進入沒有法律依據。」趙佔領表示。

同時,平台配送費動態調整和騎手數量增加或給了外賣騎手更多的自主決策權。

美團發佈的《2020上半年騎手就業報告》顯示,上半年,通過美團獲得收入的騎手總數達295.2萬人,同比增長16.4%。這意味著騎手數量越來越多,競爭加劇,騎手越來越注重效率。

此外,記者在某外賣平台上的不同超市下單發現,隨著距離和購買商品重量的不同,配送費實行動態調價,在一定的費用基礎上,大約是每增加1kg運費增加1元。而且不同商家即便距離差不多,有時配送費也不同。

不過,對於外賣「接力」工種是否和配送費動態調整有關係的問題,截至發稿,美團和餓了么均無回應。

消費者熱議!效率提高了,擔心食品安全問題

對於「接力」送外賣的情況,不少人表示贊成。“騎手肯定是覺得合適才這樣做的,節省下的時間還可以多跑幾單。”“這不就是變相的‘菜鳥驛站’嗎,效率提高不少。”


部分網友評論。截圖

「作為買家,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餐食被多少人倒過多少手。」不過也有網友表示擔心,“這大媽應該是自發的吧,與外賣平台沒有合同關係,理論上是存在安全隱患的。”“食品出現問題大媽可不負責。”“外賣食品安全還能保證嗎?”

對此,餓了么表示,在這種末端配送場景,餓了么在推智能取餐櫃,尤其是一些電梯停靠太慢或者不讓外賣員上樓的樓宇,鋪一些智能取餐櫃,方便用戶定點取餐。

不過,隨著騎手數量的增加,在效率就是金錢的今天,「接力」送外賣現象或會越來越普遍,你接受這種「新工種」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