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投他票給2000元 不聽就挨打 涉黑家族把持村兩委20年

走在河南鄭州八堡村北的黃河大堤上,但見堤外綠廊,村莊掩映;堤內綠網,水草豐茂,汛期的黃河,與堤外的村莊一動一靜,形成鮮明對比。

然而,這樣一個風景秀麗、民風淳樸的村莊,曾被馬書喜、馬耀帥父子把持20多年,基層政權淪陷,村「兩委」一度變成了“馬家天下”。有企業主更是「吐槽」,到八堡村得脫幾層皮。


(八堡村又恢復了往日的祥和寧靜)

「我們到村裡調查時,老百姓提起他還是心有餘悸,不敢接受詢問。」

近日,記者在河南省鞏義市檢察院採訪,談起辦理馬氏父子涉黑案到八堡村調查時,該院第二檢察部員額檢察官周劍威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

把持基層政權20多年

2018年12月,鞏義市檢察院指派周劍威、王立新提前介入馬書喜、馬耀帥等37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一案。隨著對前期偵查所獲證據的審查,馬氏父子的「黑惡」面目逐漸暴露出來。

1992年,馬書喜在時任八堡村村支書的岳父幫助下,當上了八堡村村委會主任。僅用了兩年左右的時間,便在村子裡有了一定的「權威」。有三名村民,因土地分配問題,對村委有意見。馬書喜便指使他人在村委門口,對該三名村民進行毆打,導致三人不同程度受傷。

令人詫異的是,被害人不僅沒有得到任何來自馬書喜的歉意安慰,反而在治癒出院後,因擔心報復,向馬書喜進行了賠禮道歉。

1995年,馬書喜兼任村支書之後,先後安插妻弟王某群等6名家族成員、親信進入村「兩委」,逐步實現了對村務的絕對掌控。

此後,他還多方運作當上了花園口鎮工業公司副經理,又先後被提拔為花園口鎮副鎮長、黨委書記,毛庄鎮黨委書記,惠濟區市政局局長。與此同時,他仍兼任著八堡村支部書記及村主任職務,「一肩多挑」。甚至在因涉嫌貪污、職務侵佔等犯罪,被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取保候審期間,仍採用賄選方式競選村委會主任。

「誰投他一票,就給2000塊錢,他的妻子領著女兒,在選舉現場,毆打那些不聽招呼的村民,其他人看到這種情況也就不敢亂開腔了。」

「權威」至此,馬書喜仍不滿足。2014年,他把一名親信由村小組長提拔為八堡村副主任。為了培養接班人,又將其子馬耀帥安排進村委會,任八堡村黨支部委員。時年,馬耀帥25歲。他曾經的一些戰友紛紛前來「投奔」,馬耀帥將這些人組成“消防隊”“巡邏隊”,跟隨自己左右,在村裡橫行霸道,不可一世,常常對村民惡語相向、大打出手。

「他(馬書喜)的宅子是全木質結構的兩進四合院,家中全是紅木傢具,床也是紅木雕刻的頂子床,從其家中和辦公室扣押的紅木傢具就有100多件。普通百姓家,陽台在空中超出邊界,都會被他強制拆除。」周劍威說。

2018年5月,在馬書喜的授意下,其當村支書的妻弟兼任村委會主任,馬書喜本人則退居幕後指揮。

就這樣,在長達20多年的時間裡,馬書喜等以家族勢力為紐帶,長期把持基層政權——

一方面利用手中的公權力,以村組成員是否聽話和服從指揮為標準,給予政治身份、發放工資、分包工程項目等,對組織成員進行管理控制;

另一方面為前來「投奔」的馬耀帥戰友及親屬,免費提供食宿、解決生活困難、提供大額資金支持,籠絡控制組織成員,將八堡村牢牢控制在馬家手中,有組織地實施職務侵佔、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尋釁滋事、故意毀壞財物、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活動60餘起,將八堡村村民承包的土地予以流轉,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攫取經濟利益1490萬餘元。

壟斷村裏的經濟命脈

2019年1月23日,馬書喜、馬耀帥等37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一案被移送至鞏義市檢察院審查起訴。受理當日,鞏義市檢察院便成立了由該院檢察長劉冰為組長,共9人的專案組,採取集中辦案,分工負責的方式辦理該案。

周劍威、王立新負責該案涉黑、土地犯罪、詐騙犯罪事實的審查。在此之前,周劍威、王立新二人被指派提前介入偵查,審查證據材料,引導偵查機關補充完善相關證據。

初步審查後,周劍威他們發現,在案證據存在有瑕疵或不能形成閉合證據鏈等問題。

「如涉黑犯罪部分的證人多為當地年齡較大的農民,文化程度較低,方言重,但證言卻十分規範且多為書面用語,與其身份學識不匹配。」周劍威認為,這會影響證據效力。

另外,在認定馬耀帥強迫交易行為的證據中,買賣協議雙方另有其人,表面上看與馬耀帥無關。後經補充偵查,這份看似與馬耀帥無關的協議,實由馬耀帥授意,由他人代為簽訂。

「為了辦這個案子,年都沒有過成,幾個人守著那麼多卷宗,沒日沒夜地看。」

周劍威介紹,最終該案被認定罪名14項,違法犯罪事實62起。在這14項罪名中,除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外,馬書喜父子在八堡村這塊「土地」上的犯罪行為相對更多一些。不僅涉嫌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犯罪,還涉嫌非法佔用農用地犯罪。

資料顯示,2003年至2015年,馬書喜父子以河南某實業有限公司、黃河某農民專業合作社、黃河某實業公司等為幌子,採用非法轉讓倒賣土地使用權、非法佔用農用地等違法行為,將租用的惠濟區1200畝黃河灘地和八堡村的1200餘畝集體土地分割後,對外轉租,通過簽訂「陰陽合同」“真假合同”從中非法牟利。

不僅土地,水也是馬書喜的生財之道。馬書喜見村裡養魚的人多了,就建起飼料廠,壟斷村裏的魚飼料銷售,強迫養魚戶購買他們的產品,否則便採用毆打、拉閘斷電、強行拉走村民從其他地方購買的魚飼料等非法手段,逼迫村民就範。

「調查中,一個當地的養魚戶對我說,誰敢說個‘不’字,就要挨頓打。他們的飼料質量差,價格貴,賣魚的錢還抵不上飼料的錢。」周劍威說。

不僅飼料生產及銷售,其他如房地產、醫院、幼兒園、物流園、體育館、攪拌站、物業、賓館等,八堡村均有相應經營企業,其中村辦集體企業3家、家族企業14家,這17家企業,由馬書喜實際控制,基本上將八堡村的經濟命脈全部壟斷。

此外,在政府或個人投資建設的項目中,馬書喜等大肆實施強買強賣、強攬工程等,甚至虛構事實騙取政府補償款。有企業主更是「吐槽」,到八堡村得脫幾層皮。

「馬家幫」全軍覆沒

2019年3月10日,案件被依法提起公訴。其中,37名被告人中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有26人。其餘11人未被列入涉黑犯罪,他們中有的既是窩藏等罪的被告人,也是該案的被害人,也有僅參與一起尋釁滋事犯罪的馬書喜的女兒。

1500餘頁文書、1700張PPT……庭審如期舉行。鄭州市檢察院、河南省檢察院指派了3名業務專家指導出庭公訴。

法庭上,包括周劍威在內的7名公訴人,面對56人的龐大辯護團隊,在綜合全案證據、準確適用法律的基礎上,有理、有力地指控了該組織的犯罪事實。


(庭審現場)

2019年6月10日,鞏義市法院依法認定馬書喜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12項罪名,數罪併罰,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十四年,沒收個人全部資產;認定馬耀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4項罪名,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沒收個人全部資產。其餘35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零六個月至拘役三個月不等。

馬書喜、馬耀帥等人上訴,7月31日,鄭州市中級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從一名普通的村幹部逐漸成為區市政局局長等,並榮獲「優秀村主任」等多項榮譽,尤其是經過省、市、區相關部門多次審查調查後,卻沒有受到任何法律處理,馬書喜的“保護傘”不容小覷。值得一提的是,隨著「馬家幫」的“全軍覆沒”,其背後數十名“保護傘”也被連根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