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一副區長被男友擊打頭部致死,終審判了

昨天(8月7日),南都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發生於2017年的四川省廣安市廣安區女副區長黎永蘭被其男友林雪川傷害致死一案已有終審判決。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最後作出終審裁定,駁回林雪川和黎永蘭家屬方上訴,維持了林雪川因犯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的判決。


黎永蘭(左)。


林雪川。

男友拖拽、擊打女方頭部致其死亡

裁定書顯示,2017年10月22日晚,林雪川飲酒後,到廣安市廣安區鼎虹國際娛樂會所和其女友黎永蘭一道再次與他人飲酒。當天22時許,林雪川與黎永蘭離開該會所,在會所外公路旁二人發生爭執,期間林雪川奪走黎永蘭手機並砸在地上。

林雪川推搡黎永蘭沿金安大道三段往東行走,途中奪走黎永蘭隨身攜帶的手提包並扔在地上,黎永蘭向停靠在路旁的計程車司機求救並請求撥打「110」報警,林雪川上前推倒黎永蘭後,又拉起黎永蘭繼續朝前走。其間,林雪川用右手擊打黎永蘭頭部並拖拽其向北行走。二人行至河堰路313號至315號間,黎永蘭咬了林雪川左手大臂,林雪川擊打黎永蘭頭部致其倒地受傷昏迷。22時34分,林雪川乘計程車將黎永蘭送至廣安市人民醫院救治。

2017年10月27日,黎永蘭因醫治無效被宣告死亡。經廣安市公安局廣安區分局物證鑒定室法醫鑒定,黎永蘭系嚴重顱腦損傷死亡。林雪川於2017年10月25日在廣安市外被公安機關抓獲。

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為,林雪川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應當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林雪川案發後積極對被害人實施搶救,可以酌情從輕處罰。林雪川到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坦白,可以從輕處罰。林雪川的行為給黎永蘭家屬造成了經濟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林雪川犯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林雪川賠償黎永蘭家屬經濟損失34335.5元。

終審裁定:維持無期徒刑判決

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後,林雪川一方和黎永蘭家屬均提出了上訴。黎永蘭家屬認為,應認定林雪川的犯罪行為系故意殺人,從重追究其刑事責任。

林雪川一方認為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其犯故意傷害罪系定性不當,應認定其有自首情節,量刑過重。同時,林雪川無傷害黎永蘭的動機和行為,只有情感糾紛引發的推搡和一兩次拳打,林雪川的行為只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

2019年12月31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公佈了林雪川故意傷害案二審裁定書。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了林雪川的上訴,維持原判對林雪川無期徒刑的量刑。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關於林雪川一方提出其行為不構成故意傷害罪的意見,經查,林雪川與黎永蘭發生爭執後,一路拖拽黎永蘭並擊打其頭部,致黎永蘭嚴重顱腦損傷死亡,原判認定林雪川犯故意傷害罪正確。

林雪川於案發之初對黎永蘭的親屬稱黎永蘭的傷是自己摔倒造成,公安機關接到黎永蘭親屬報案後進行了初步調查,確定林雪川有重大犯罪嫌疑,依法傳喚林雪川至公安機關後其才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故不成立自首,只應認定其有坦白情節。

四川省高院認為,原判綜合考量林雪川的犯罪事實、情節以及社會影響對其判處無期徒刑並無不當,故對林雪川一方所提原判量刑過重的意見不予採納。

關於黎永蘭家屬提出的應認定林雪川的犯罪行為系故意殺人,應從重追究其刑事責任;判決林雪川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交通食宿費、喪葬費、精神撫慰金共計385460元的上訴請求,四川省高院認為,針對林雪川犯罪行為的定性和量刑提出的上訴理由不屬於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上訴範圍,不予審理;所提應賠償精神撫慰金不屬於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範圍,不予支持;所提喪葬費、交通食宿費等訴求,符合法律規定,原判決已依法判賠,所判項目及數額並無不當。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最後作出終審裁定,駁回林雪川和黎永蘭家屬方上訴,維持了林雪川因犯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的判決。

黎永蘭家屬:事發前不知兩人之間的問題「有這麼嚴重」

黎永蘭出生於1974年4月,廣安前鋒人,去世前擔任廣安區政府副區長。當時,黎永蘭是廣安區唯一的女性副區長,負責科教、文化、衛生等工作。任副區長期間,黎永蘭多次參與實地考察,主持專題工作會議,赴當地中學調研,慰問高三教師等工作。

工商信息顯示,林雪川則經商,名下有六家公司,涉及農業、水業、旅遊開發、建築工程、茶葉、物流運輸等多個領域,註冊資本總計超過2500萬。

顯示,林雪川來自廣安市前鋒區龍灘鄉,以前是農民,初中一畢業就去廣東打工,打拚20多年後,在廣東東莞創辦服裝紡織企業致富。

黎永蘭的弟弟黎軍(化名)曾向南都記者表示,直到出事前一直覺得黎永蘭和林雪川「關係還可以」。他從沒聽說過兩人有什麼過激的矛盾,黎永蘭也從來沒和他們說過。

2014年的一天,黎永蘭帶林雪川來到成都家中,黎軍這才知道,他們正在「耍朋友」。對林雪川,黎軍第一印象不是很好,覺得他“匪里匪氣的”。

日常生活中,二人的關係並不總是融洽。2016年,為了照顧外孫女讀書,黎永蘭的母親搬到了廣安市,和黎永蘭及林雪川同住。期間,黎永蘭的母親曾聽到他們吵架,有一次甚至還動了手。

「我們家裏人一直不知道林雪川對她不好。」黎軍說,事情發生之後,他才知道姐姐和林雪川之間的問題「有這麼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