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張玉環欲申請國家賠償:錢也買不回我的9778天


8月6日,張玉環在和兒子學慣用智能手機通話。新華社發

8月4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原審被告人張玉環故意殺人再審一案進行公開宣判,撤銷原審裁判,宣告張玉環無罪。

「張玉環殺人案」近27年後再審改判無罪,引髮網友廣泛關注和熱議。

目前,江西高院等多家單位向張玉環道歉。他表示接受道歉,但近27的痛苦和折磨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決的問題。「搞得我妻離子散、一無所有。我要求司法機關追究‘刑訊逼供’人員的刑事責任。」

張玉環表示,希望通過申請國家賠償彌補以前的遺憾,不過這個想法還沒有啟動行動,「拿錢也買不回我的9778天。」

申請國家賠償後續如何開展?張玉環現在的狀態怎麼樣?6日晚,記者採訪了張玉環的哥哥張民強及代理律師尚滿慶。

1 張玉環代理律師:肯定要申請國家賠償

張玉環代理律師尚滿慶表示,張玉環相當於重新踏入社會,這兩天在家處理一系列事情,還沒有具體開展申請賠償事宜。賠償的具體數字要根據他提出的時間,也取決於啟動的時間,目前張玉環還未提出賠償申請,所以還沒辦法確定。

據尚滿慶介紹,目前張玉環還在辦理身份證,之後還有一系列其他手續,比如上養老保險等。「他們家人的態度還是很堅決的,肯定要申請賠償,要追責。」

2 律師:可申請約458萬元賠償金

顯示1993年10月27日起,張玉環開始失去自由,2020年8月4日江西高院判令張玉環無罪,共計9778天。

依據《國家賠償法》等相關規定,他可以主張侵犯人身自由的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若張玉環身體受到傷害,還可以主張生命健康賠償金。

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職工年平均工資為346.75元/天,侵犯人身自由的賠償金可主張3390521.50元(346.75元/天×9778天)。

精神損害撫慰金一般不超過人身自由賠償金、生命健康賠償金總 額 的 百 分 之 三 十 五 即1186682.53元。這樣計算的話,張玉環基本可以主張4577204.03元賠償金。

3 前妻宋小女:為了老公、孩子拼了命也不怕

張玉環與前妻宋小女1988年結婚,婚後有兩個兒子。為了生計和兩個兒子的未來,21年前,宋小女決定改嫁,與張玉環簽訂了離婚協議。

在張玉環離開家鄉的20多年裏,一切都改變了,但前妻宋小女對他的支持從未動搖。前不久,張玉環收到了宋小女給他買的新手機,幫他適應生活,這讓他感覺「好像回到了從前,夫妻在一起時的場景了」。

而宋小女談到自己這些年為張玉環的付出,堅定地說道:「一個女人,為了孩子,為了老公,可以拼了命,我不怕。」

4 張玉環代理律師:二人還是法律意義上的夫妻

現在張玉環回來了,很多網友關心前妻宋小女會如何選擇。張玉環說,「宋小女還是要回福建的,她嫁了人了。」

關於張玉環和宋小女的關係,張玉環的代理律師尚滿慶說,他們其實還是法律意義上的夫妻,但張玉環的性格應該不會強行挽留。因為當初宋小女離開他不是因為跟張玉環感情破裂,而是沒辦法獨自帶兩個小孩。

5張玉環哥哥:張玉環目前精神狀態尚好

張玉環的哥哥張民強表示,張玉環與社會脫節太久,離開時家裏還都是騎自行車,連手機也沒有。

據張民強介紹,張玉環對電子產品還不如兩三歲的小孩。「昨天他剛開始學習使用手機,發視頻時我好心痛。他不知道怎麼用,他放在耳朵邊上聽,我讓他放在手上,他就看著,好像看動畫片一樣的,我看著好心疼。我本來想走開,他就抓我的手不讓我走。我看著他就想到我兩歲的孫女,她跟爸爸視頻都很暢通,張玉環連兩歲的小孩都不如。」

張玉環艱難適應社會:像一個新生兒 需要一點點教

8月6日早晨6點不到,張玉環就起床了。他在家裏摸索著牙刷、牙膏、毛巾等日用品的擺放位置,兒子張保剛耐心地告訴他,但一轉頭,父親好像又忘了。張玉環說,可能是剛回家事情太多,抑或是在「裏面」太久,出來記性變差了。

他拿一小塊硬紙板,一筆一畫地用圓珠筆記下兒媳和孫子孫女的名字,一遍記不住,他又抄了一遍,放在床邊上的箱子上。

張玉環回家前,兩個兒子保仁和保剛就商量好了,要給父親買一部智能手機,方便他跟遠方的孫子孫女視頻。回家的第一天,張玉環在兒子的指導下學會了打電話,保剛把家裏所有親人的電話都提前存在了手機通訊錄里:民強、小凡、小女、保仁……

扇乘涼,張玉環盯著電扇,好奇地問:「這個扇子怎麼還能搖頭的?」

近27年的牢獄之災,銳利得像一把刀,把張玉環和現代社會割裂,他的思維彷彿仍停留在出事前的1993年。他對張保剛說,出來最要緊的事是解決住房問題,他預備花兩三萬元在老宅的地基上蓋一棟新房子。張保剛無奈地笑了,「爸爸呀,現在農村隨便蓋棟房子也要幾十萬了哦。」

「啊,要幾十萬啊?」張玉環吃驚地看著兒子,好像聽到了天文數字。

張保剛說,父親剛出來,就像一個新生兒,需要一點點教他,「等他知道現在種地不掙錢了,他就會轉變想法的。」他和哥哥計劃,用一年的時間輪流“陪護”父親,直到他適應出來後的生活。

法院解釋改判三大理由

當張玉環於2017年8月22日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刑事申訴書後,2019年3月1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決定,並於2020年7月9日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

再審過程中,張玉環及其辯護律師提出,張玉環有罪供述系刑訊逼供所致、在案物證均無法與被害人或犯罪事實相關聯、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原審在保障被告人辯護權等方面違反法定訴訟程序,影響公正審判等。

江西省高院在再審判決中認為,原審認定張玉環作案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按照「疑罪從無」的原則,不能認定張玉環有罪。江西省高院列舉了改判張玉環無罪的理由:

其一,作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繩,經查與本案或張玉環缺乏關聯;原審認定被害人將張玉環手背抓傷所依據的人體損傷檢驗證明,僅能證明傷痕手抓可形成,不具有排他性;

其二,原審認定的第一作案現場,公安機關在現場勘查中沒有發現、提取到任何與案件相關的痕迹物證;

其三,張玉環的兩次有罪供述在殺人地點、作案工具、作案過程等方面存在明顯矛盾,真實性存疑,依法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審判長田甘霖表示,本案除張玉環有罪供述外,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張玉環實施了犯罪行為,間接證據亦不能形成完整鎖鏈。

張玉環:人生斷裂9778天

9778天的牢獄之災在張玉環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轉入監獄前,他曾在看守所日夜戴著腳鐐度過600多天,以至於雙腳變形,走路時兩隻腳總是向外翻,呈現明顯的「外八字」。

與身體上的傷痕相比,斷裂了近27年的人生更難彌補。

26歲被抓,53歲無罪歸來。8月4日黃昏,當張玉環身戴大紅花再次回到江西省進賢縣枕頭嶺張家村,望著在家門口迎接的眾家人,他只認得母親張炳蓮和前妻宋小女。大多數面孔他都極其陌生,包括他的兩個兒子。

呈現在他眼前的故鄉,已沒有了往日的炊煙和人氣,滿眼是荒廢的磚房和雜草。他無罪釋放的消息傳出後,原本與張家相熟的鄰居和遠親前來探望,張家村許久沒有如此熱鬧了。

在倒塌老屋門前的一片荒草中,面對來自全國各地媒體,張玉環努力回想著二十七年前被捲入那起命案前後的種種細節。他屢屢捲起褲腿,向記者展示傷痕,說這是刑訊逼供留下的,又在一陣陣突如其來的哽咽中,眼眶不自覺地泛紅。無罪釋放回家後的第一個夜晚,張玉環整宿未眠,腦海中不斷浮現的是幾個小時前,他剛踏進家門時的畫面。大兒子張保仁突然猛推了他一把,沖他大吼:「你心裏到底有沒有我們三母子?」監獄中,他曾無數次想像過父子重逢的場面,唯獨沒有料到會是這樣。

他問躺在身邊的小兒子張保剛:「保仁為什麼這麼恨我?」張保剛一時語塞。

張保剛說,他了解哥哥從小受的痛苦和委屈,「看到二十多年沒見的爸爸,就像一個孩子在撒嬌,發小孩子脾氣,爸,你能理解不?」

距離張保仁上一次見到父親已經過去19年了,那還是2001年張玉環案重審開庭時。這段記憶在張保仁的心裏像扎了一根刺:12歲的他看到父親戴著腳鐐,在法警陪同下走上被告人席。張玉環看到前來旁聽的家人就大喊「冤枉」,還伸出手,做出擁抱的姿勢。

張保仁說,他永遠記得父親想要衝破阻攔抱自己的動作,可他的面容卻在歲月的流逝中逐漸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