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張玉環案更多細節披露,白岩松:誰的人生都經不起折騰

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張家村,被羈押9778天後,53歲的張玉環無罪歸鄉。這麼多年,張玉環是如何申訴的?他的最大遺憾是什麼?前妻宋小女最大心愿是什麼?8日的《新聞周刊》對張玉環和宋小女進行了專訪。


「申訴是我的頭等大事」

27年前的1993年,張玉環被警方認定將兩個同村男童殺害,並拋屍水庫。而在法庭審理時,張玉環一直喊冤,稱遭到了警方的刑訊逼供。在沒有有力客觀物證、兩份有罪供述前後矛盾的情況下,南昌市中院於1995年和2001年做出兩次有罪判決,判處他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張玉環回憶,當時宣判死刑,他就暈倒了:「肯定哭,冤枉,就暈倒掉」,在到看守所的路上,法警告訴張玉環可以申訴。

張玉環一直沒有放棄申訴:「我不會寫,我叫了一個有文化的人寫,然後照著抄。其他人都在打牌,我就在寫,因為我想申訴是我的頭等大事,如果我放棄申訴,一旦死掉了,我就帶著遺憾去死。」


「我們不想錯過任何一個機會。」張玉環哥哥張民強說,也許這個禮拜不寫,這個禮拜就可能錯過了哪位好心的檢察官或法官,就是這樣一種信念一直支撐著他們。

「最大遺憾就是沒看到孩子的成長過程」

張玉環寄給各個單位的申訴信有五六百封,但幾乎全部石沉大海。

而除了冤屈難鳴的折磨,他還要承受家庭破碎的苦痛,老母親沒法盡孝,妻兒無法照料,只能從家人寄來的照片里看到孩子的成長。大兒子曾在照片背面寫道:爸,我這次照相沒照好,等你回家來我們再一起照相。


「當時看到他寫的字,我感覺好難過。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看見小孩子成長的過程。」張玉環說他在獄中的19年,從來沒見到過大兒子,感覺很陌生。

宋小女:他那麼愛我,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妻子宋小女一邊幫張玉環伸冤,一邊打工賺錢餬口,不幸的是,她患上子宮肌瘤並發展為宮頸癌,為了生存,她與張玉環離婚改嫁他人。再婚前,她對現任丈夫提出了三個條件:對張玉環兩個兒子好,不阻攔她去探望張玉環的母親,不阻攔她去看望張玉環。


「張玉環那麼那麼愛我,我不應該為他做什麼嗎?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宋小女說,每次去看張玉環,就想抱他。“每當我好難過、好無助的時候,我就會想,如果是張玉環在這裏抱一抱減減壓該多好。”

張玉環回憶,2012年跟宋小女離婚時,他二話沒說簽了字。「她沒有經濟來源,要有一個依靠。真沒想到她對我還是一往情深,情深似海,重情重義,我是對她表示著歉意的。」

宋小女:追責可以嗎?我的要求過分嗎?

2017年,兩位律師的介入,讓張玉環案迎來立案複查的轉機。又經歷了三年的等待,這起僅有有罪供述、沒有直接證據的冤案終於得以平反,8月4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撤銷原審裁判,宣告張玉環無罪,國內已知被羈押時間最長的蒙冤者終獲清白。


27年前,張玉環用過BP機,27年後,他第一次接觸手機,第一次摸到空調遙控器。與社會脫節的他,無意追趕時代,能踏實地睡在自家床上、能如願與家人拍一張合影,他已經很知足。他希望前妻和兒子回歸各自家庭,自己只需要分上幾畝農田,再做回農民,孝敬老母親。


「好多人採訪張玉環,在問張玉環那個追究責任的事。」宋小女說,“我也要追究他們,因為他們害了我們全家,張玉環太可憐了。追責可以嗎?我的要求過分嗎?”

白岩松:誰的人生都經不起折騰

白岩松談及張玉環冤案時表示:張玉環蒙冤27年,起點是在1993年,我想想自己,那一年25歲,走進東方時空當主持,今年已經52歲,想想這27年人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就更能明白對於張玉環來說,這27年在人生當中失去多少?


祝願未來張玉環的人生之路順暢一些,能夠幸福快樂多一些,更盼望這樣的錯案,今後不要再有了,過去有的也都能夠迅速糾錯,誰的人生都經不起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