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芯片斷供中國 美國高通怕每年失80億美元生意 華為啓動「南泥灣項目」去美國化自救

美國打壓華為,美國公司也很痛。

特朗普政府一直試圖切斷華為的供應鏈。2019年5月,美國商務部將華為以及其70個分支機構列入「實體清單」,禁止華為向美國公司供應商進行採購,但此後一再延長其「臨時許可證」。

直至今年5月15日,美國再次宣佈延長華為「臨時許可證」至8月13日,與此同時,美國商務部又搬出新規定:即使芯片本身不是美國開發設計,但只要外國公司使用了美國芯片製造設備,就必須獲得美國政府的許可,才能向華為或其附屬公司提供芯片。結果令台積電這些不在美國生產,但使用美國光刻機生產晶片的廠商,也要斷供華為。

美國政府的寬限期在本周四(8月13日)就到,但美國最大的晶片製造商高通警告美政府:若它不賣芯片予華為,每年80億美元市場白送競爭對手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芯片巨頭高通正在遊說特朗普政府,呼籲取消公司向華為出售芯片的限制。報道援引一份高通簡報稱,該公司告訴美國政策制定者,他們的出口禁令不會阻止華為獲得必要的組件,反而會把每年80億美元的市場拱手讓給兩個海外競爭對手。

高通所指的這兩家對手是台灣地區的聯發科,以及韓國的三星電子。高通稱,美國政府的措施將阻礙美國在5G領域的研究和「領導地位」,而這對美國利益而言「是不可接受的結果」。

高通聲稱,獲得與華為交易的許可將為公司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並有助於為新技術的開發提供資金。反之,不但便宜了其海外競爭對手,對華為也「幾乎沒有影響」,因為後者可以從其他地方採購。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

另一方面,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8月7日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上發表演講時表示,由於美國對華為的禁令將於今年9月15日起生效,華為麒麟旗艦芯片將因無法繼續生產而「絕版」。他還透露,遭遇美國制裁之後,華為已經少發貨了6000萬部智能手機,否則在去年華為就銷3億部手機,已經成為全球智能手機上市場份額遙遙領先的第一名。而9月15日之後,由於沒有芯片供應,華為手機今年的發貨量可能比去年的2.4億部要更少一點。

面對美國一輪又一輪不斷升級的制裁,華為一直在全力抗爭。近日,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為了應對美國對華為的技術打壓和封鎖,華為已經在本月悄然啓動了一項名為「南泥灣」項目。這項目意在製造終端產品的過程中,規避應用美國技術,以加速實現供應鏈的「去美國化」。

內地媒體報道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啟動「南泥灣項目」。

內地媒體報道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啟動「南泥灣項目」。

該知情人士還透露,華為之所以用「南泥灣」命名這個項目,背後的深意在於「希望在困境期間,實現生產自給自足」。目前,華為的筆記本電腦、智慧顯示器和IoT家居智能產品等已被納入「南泥灣」項目,將率先成為「完全不受美國影響的產品」。

「過去十幾年,華為在芯片領域的探索從嚴重落後,到比較落後,到有點落後,到終於趕上來,到領先,我們付出了極大的研發投入,也經歷了很艱難的過程。但很遺憾,在半導體製造方面,華為在重資產投入型的領域和重資金密集型的產業沒有參與,我們只是做了芯片的設計,沒有搞芯片的製造。」余承東說。

在8月13日美國第二輪的芯片制裁生效之下,華為海思的麒麟芯片無法再交由台積電代工,也無法向高通等美國公司採購高端芯片,而大陸的中芯國際等廠商的在高端芯片製造上的技術和工藝能力還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台積電已經可以量產5nm芯片,而中芯目前只能量產14nm芯片。

「在半導體的製造方面,我們要突破的包括EDA設計,材料、生產製造、工藝、設計能力、製造、封裝封測等很多方面。但天下沒有做不成的事情,只有不夠大的決心和不夠大的投入。」余承東表示。

去年,華為就提出了「1+8+N」的全景發展戰略,1是指智能手機,8是指智慧屏、音箱、眼鏡、手錶、耳機、車機、平板、PC八大業務,N是指智能家居、運動健康等多個的廣泛生態。雖然目前看,智能手機因為美國制裁面臨的壓力巨大,但華為正在尋求更多的突破口,浮出水面的「南泥灣項目」就是重要一步。
雖然華為官方至今並未就「南泥灣項目」對外發聲和進行回應,但已經有不少媒體和網友在華為心聲社區的帖子中發現:「南泥灣項目」、「鴻蒙」正在內部緊急招人中,帖子中還稱「急招開發和測試,HC(招聘人數指標)充足、審批快」。

南泥灣大生產運動是指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在南泥灣開展的大規模生產活動,其目的在於克服經濟困難,實現生產自給,堅持持久抗戰。誕生於1943年的歌曲《南泥灣》,至今仍被傳唱。

實際上,在此之前,「南泥灣精神」在華為內部就常常被提起,尤其是美國開始持續打壓和封鎖華為之後。顯然,除了之前的「備胎」計劃,「南泥灣項目」也承載了華為自救的重要使命。

不過,華為啓動「南泥灣項目」之所以備受關注,更重要的信息在於,華為正在加速推進筆記本電腦和智慧屏幕等業務。不同於智能手機業務,無論是在硬件還是軟件上,華為在這些業務上更有能力率先實現「去美國化」,繞過美國及其盟友的產業鏈封鎖。

在硬件上,市場傳聞,華為有望在今年秋季發佈的筆記本電腦、智慧屏等產品上實現不包含美國技術;而在軟件上,華為自研的鴻蒙操作系統已經日漸成熟,也不必面臨像在智能手機上來自谷歌安卓系統的巨大壓力,而且它本身就可以將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等設備打通,形成一個操作系統,兼容全部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這點很具有優勢。

另一方面,余承東也帶來了一些好消息。他透露,雖然因為美國的制裁而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但今年上半年,華為消費者業務還是實現了收入增長,原因一是高端產品賣得很好,佔比越來越高;二是非手機產品高速增長,PC、穿戴、手錶、手環、耳機、平板都實現了高速增長。

余承東表示,截至2020年Q2,華為平板在中國市場份額是第二,全球第三;筆記本電腦在中國市場份額第二。截至2020年Q1,華為智能手錶在全球份額第二、僅次於蘋果。

而從產業來看,中國智能手機在全球出貨量第一,佔比達到57% 。中國(包括中國大陸和台灣)PC產量佔全球PC產量的一半左右;中國電視機品牌在全球佔比1/3左右,僅次於韓國三星和LG,但遠遠超過了日本廠家。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