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BC:一個英國空少在香港「被確診」的經歷 醫生好忙 都用編號來稱呼病人

香港此前一度容許機組人員豁免新冠肺炎病毒檢測,但新一波疫情爆發後,專家認為與海外輸入個案有關,香港加緊對機組人員檢疫,但亦惹起不滿。

從英國BBC報導一個英國空中少爺在香港「被確診」的經歷,可以看到香港對機組人員的最新檢疫安排。

30來歲的英國空中服務員H先生對BBC中文表示,自己在2003年時曾經到過北京,了解到沙士的可怕。在新冠肺炎在全球爆發後,他比起其他英國人,更早採取預防措施,知道社交距離、口罩和清潔雙手的重要性。

他7月中因工作需要,前往香港,並在機場被收集了深喉唾液樣本,結果在深夜獲告知其檢測結果呈陽性。穿著保護裝備的人員在凌晨用救護車把他送往位於香港柴灣的東區醫院;他的同事被視為密切接觸者,被送往位於香港火炭的駿洋邨隔離。

 H先生抵港後的首個晚上,獲告知確診新冠肺炎,在醫護人員引領下送院。BBC圖片。

H先生抵港後的首個晚上,獲告知確診新冠肺炎,在醫護人員引領下送院。BBC圖片。

但H先生出發前三天,在英國做了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之後一直自我隔離,沒想到經過一次飛行旅途就感染。

他說,「我那一下覺得很奇怪,我很清楚這次檢測結果不正確,但我也知道和這些人爭吵是沒有用,因為他們也只是在工作」。

H先生在醫院的經歷

香港目前錄得4000多宗個案,此前曾豁免航空公司機組人員等幾十類人士檢疫,但在疫情再次轉趨嚴重時,香港重新要求機組人員檢疫,H先生是取消機組人員豁免檢疫後入境香港的空服員。

在醫院內,他被安排與另外三名確診患者同房,這令他大為緊張。他懷疑當局檢測出錯,再三要求醫生讓他獨立隔離,希望進一步檢測確認他是否確診,但當時醫生斷定他確診,並向他建議治療方案,提供各類藥物,但毫無病徵的他堅持拒絶服用任何藥物。

「醫院把我和其他新冠確診病人放在一起,如果我是假陽性,此舉其實威脅我的生命,」他說 ,「這一周感覺很漫長,一直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很可怕,有時候醫生不斷說你有病,會讓他真的以為自己有病。」

據他提供給BBC中文的視頻,他與這些患者住在負壓病房,彼此相距約幾步的距離,他們均戴上口罩,病牀之間有簾子相隔。他說,「他們沒有什麼病徵,沒有不斷咳嗽之類,但我不會跟他們聊天,大部分時間都拉上簾幕把我們隔開,我近乎每20分鐘就洗一次手,每天洗澡兩次。」

 H先生每天只有幾分鐘時間見醫生,而醫生都用編號來稱呼病人。BBC圖片

H先生每天只有幾分鐘時間見醫生,而醫生都用編號來稱呼病人。BBC圖片

他說,醫院內的醫護人員都很忙碌,盡量與病人保持距離,每天僅有幾分鐘的時間,在早上見醫生,而每次醫生也只會以確診編號而非名字來稱呼他。

最終,H先生在香港機場以外做的所有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均是呈陰性,住院7天後被視作康復病人出院,出院後他立即坐飛機返回英國,並再次進行檢測,慶幸自己沒有感染病毒。他說,如果回英國確診,一定是在香港的病房感染。

「我的同事比較不幸,我六天就離開了香港,他們卻要在隔離措施留14天。」

為了保持空氣流通,隔離設施內沒有安裝空調,但配有電風扇。BBC圖片。

為了保持空氣流通,隔離設施內沒有安裝空調,但配有電風扇。BBC圖片。

H先生的多名同事因為他被確診而成為「密切接觸者」,被安排入住駿洋邨隔離,他們在30多度的高溫,而且沒有空調的設施內下隔離14天,單位內的衛生情況也令他們不太滿意,有人聲稱發現昆蟲等。

位於香港火炭的駿洋邨是新建成的公營房屋,因為疫情關係臨時改建成隔離設施。根據香港媒體報導,入住駿洋邨的人都有與這些機組人員類似的投訴,但多數人諒解這是疫情臨時改建的設施,一些香港專家此前曾說,不設空調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希望保持空氣流通。

香港衛生署發言人對BBC中文表示,檢疫中心的運作一直已按照感染控制的指引,進行適當的清潔、消毒和廢物處理。

但這些英國機組人員和當地人不一樣,入住前沒有充足的凖備,只能夠攜帶自己僅有的行李,因此對有關設施感到失望。

他們並非唯一投訴香港抗疫措施的國際機組人員。美國聯邦快遞(FedEx)的一個機師工會早前亦曾經要求公司暫停把航班飛往香港,因為香港的醫院會「強制」確診患者入院,需要與其他病人共用洗手間,而密切接觸者需要被安排入住隔離措施,但對入住人士提供的支援不足,工會聲稱這些情況對員工安全和健康可能造成「不可接受的風險」。

香港此前一度容許機組人員豁免新冠肺炎病毒檢測,但新一波疫情轉趨嚴重,專家認為與海外輸入個案有關。

香港政府沒有正面回應機組人員的投訴,但衛生部門官員曾表示,基於疫情嚴重的關係,決定收緊措施,要求機組人員坐飛機前要有陰性病毒測試結果作證明文件,抵港後需接受強制檢疫,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及需要留在酒店房間自我隔離。

多名國際機組人員後來確診,包括美國聯邦快遞機師。

事實上香港這一輪疫情,主要是由機組人員和船員傳播。據理工大學一個對最近確診者病毒基因排序分析,主要有三組基因,第一組是來自7月10日一名63歲確診男機師,他在7月8日到過哈薩克。第二組是來自一批菲律賓船員。第三組追查不到源頭。所以香港加強對機組人員檢疫無可厚非。

至於H先生是否「假陽性」的問題。BBC中文按照H先生提供的確診編號(香港衛生部門配給每個新冠病人的號碼)翻查香港衛生部門資料,顯示他被視為「輸入確診個案」,並已康復。

香港衛生署發言人回答BBC中文電郵查詢時,僅附上署方對疾病的確診定義指引。根據相關指引,只要在收集所得的臨牀樣本檢測到新冠病毒,就可視為確診病人,即是一次檢測便可以決定患者是否確診。

香港傳染病醫生曾祈殷對BBC中文表示,如果病人檢測沒有發現新冠抗體,很可能真是「假陽性」個案,但他認為香港衛生署對於判斷病人是否確診的凖確率很高,這個個案非常罕見。他相信,「假陽性」患者就算在醫院與其他病人一同住在負壓病房,只要彼此戴口罩和沒有密切接觸,感染風險也不算高。


曾祈殷指出,目前香港國際機場收集入境人士深喉唾液樣本做檢測,這個方法的凖確率本來不算高,值得討論是否需要採用更凖確的檢測方式。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8月初所發表的研究比較了深喉唾液、痰液、鼻咽和咽喉拭子三種不同的檢測方式,發現深喉唾液方式假陰性比率高達31%,即近三分之一的新冠患者,不能夠透過深喉唾液的方式檢測出病毒,其他兩種的假陰性比率分別是10.6%及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