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錯換人生28年」案再開庭:姚策仍有一個最大心愿

9月25日,「錯換人生28年」案件在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姚策本人出席了庭審,本次庭審沒有宣判。

對於姚策來說,此行來到河南,除了參加庭審之外,他的願望清單上又完成三項——認親、看望姥姥、回到自己生命的起點。

從起點回到起點,恍如隔世,28年後,姚策回到本應屬於他的故鄉,但是,錯換的人生卻再也回不到從前。

此行結束,姚策會回到醫院繼續接受治療,他說,接下來,他會繼續與病魔鬥爭,他無法預期生命的長短,只想活好每一天,陪伴家人,儘力為妻兒安頓好未來。

還願之旅

2020年9月20日,姚策踏上了河南之程。

一周之前,姚策剛做完一次手術,傷口還在痛,但河南的這次旅程,他期待了很久。

河南的駐馬店是姚策親生父母生活的地方,如果沒有錯抱事件的發生,他原本應該在這裏成長,但28年後,姚策才踏上本來屬於他的「故鄉」,認祖歸宗,對姚策來說,是他必須完成的人生儀式。


姚策和親生父母一家

河南的洛陽是此行的第二站,洛陽是姚策姥姥的家鄉,從小,姚策的養父母工作忙碌,姚策的大部分時間都和姥姥、姥爺生活在一起,兩位老人對姚策百般疼愛,也是他最摯愛的親人,這次的洛陽之行,對姚策來說,是他的「避免」遺憾之旅。

2019年9月27日,是姚策人生中最大的遺憾,他的姥爺突然病逝,姚策當時在外地出差,他趕上最快的一班航班回到洛陽,還是沒能見到姥爺最後一面。

「姥爺張著嘴,手伸著,他在等我,想和我說話,拉住我的手,但還是沒有等到我。」這一幕永遠是姚策心中最大的痛,姥爺病逝後,姚策打算放棄工作,到洛陽陪伴姥姥,在他看來,有他的陪伴,姥姥能幸福餘生,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姚策和姥姥

天有不測風雲,疫情來了,再後來,病魔來了,錯換的事實發生了,整整一年,姚策奔波於治療中,再也沒見過姥姥。

雖然手術剛剛結束一個星期,姚策給自己理了頭髮,強打精神要讓姥姥看見自己目前最好的狀態,讓老人放心,「87歲的姥姥和患癌症的我,不知道誰先離去,要以最好的狀態去看看她,不想留下和姥爺離世一樣的遺憾。」……


姚策和姥姥

河南的開封是姚策此行的第三站,他要親自參加庭審,直面自己被錯抱的真相,希望得到公正的裁決,對他而言,賠償的結果不是最重要的,他想要一個真相。

9月20日下午,從江西九江到河南駐馬店近7個小時的車程,姚策踏上了河南的土地,他百感交集,既親切,又熟悉,他回家了。

從9月20日到9月25日,姚策見到了親生父母一家的20多位親戚,每個人都給了他最親切溫暖的接納;姚策見到了白髮蒼蒼的姥姥,他努力哄姥姥開心,但姥姥的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悲痛。


姚策和親生父母一家

9月25日,「錯換人生28年」案件在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再次開庭,當庭沒有宣判。

姚策的代理律師周兆成申請法院裁定先予執行,責令被告先行支付姚策醫療費用 360339.54 元,此申請在庭審中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被告河南大學淮河醫院也當庭給予了姚策先予執行款項支票10萬元。


代理律師周兆成和姚策

庭審結束後,姚策前往河南大學淮河醫院,那裏是姚策出生的醫院,是他生命的起點,28年前的抱錯事件改變了姚策的一生,他想去直面自己遭遇的起點,但姚策沒有想和當年抱錯他的醫生和護士見面,他甚至不想知道她們的名字,「她們都退休了,應該是我奶奶輩的老人了,誰都會犯錯,我不想影響她們晚年的生活。」

對於錯抱的事情,姚策並不怨恨,他說,人生有很多的不公平,時光沒辦法倒流,唯有積極面對,他相信當年抱錯事件的醫護人員絕非故意,誰都會犯錯,她們的內心也一定有愧疚。

姚策想得到的,只是醫院誠懇的態度,和對責任的擔當。

28年的人生無法逆轉,姚策更希望通過自己的事件提升醫療機構的嚴謹健全,不要有他人再經歷自己同樣的遭遇,他說,仇恨不能讓生活變得快樂,而快樂才是生活最大的意義。

從起點回到起點,未來,留給姚策的是面對疾病隨時的變化和對生命長短的未知,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還能有機會再踏上故土。

最長的一段相守

此行中,妻兒始終陪在姚策身邊,3歲的兒子楷楷對河南充滿了好奇,妻子熊磊的內心卻五味雜陳。

熊磊的朋友圈裏有很多帶著兒子旅行的照片,但從沒有姚策的身影,這次的河南之旅,是從兒子出生後,姚策陪著熊磊的第一次旅行。

「他生病後的這段時間,是我們一天也沒有分開的一段時間。」熊磊的話里滿是無奈和辛酸。

2014年,熊磊進入九江市醫保局工作,和姚策成為了同事。

姚策的開朗、善談是熊磊喜歡的特點,熊磊的美麗、單純也是讓姚策心動不已,相識了一段時間,單位組織去雲南的一次團建活動中,姚策在一個心愿牌上寫道:要跟熊磊一生一世。

在浪漫的雲南,熊磊成為了姚策的戀人。

2016年,姚策和熊磊結婚了,兩個人沒有舉辦婚宴,姚策就帶著熊磊辭職來到了上海,姚策有自己的人生理想,醫保局的工作雖然穩定,但他想闖出一片更大的天地,給妻子更好的生活。

姚策很努力,他從上海一家網路旗艦店的庫管做起,一直做到公司老闆的副手,忙碌的工作中,他陪伴熊磊的時間越來越少,姚策能回家陪自己吃頓飯,已經是熊磊最大的滿足。

2017年,楷楷出生了,熊磊為了能更好地照顧孩子,帶著楷楷回到九江的娘家生活,2018年,姚策到寧波開辦了電商公司,從楷楷出生不久,熊磊和姚策過上了「兩地分居」的日子,兩個人平均每個月只能見上一次面。

兩地分隔讓熊磊體會著思念的苦楚,但她理解姚策的辛苦,在她的內心中,姚策是一棵大樹,她只需要安心照顧好孩子,等待姚策為這個家創造更安穩幸福的未來。

但是,在美好的生活來臨之前,病魔和錯抱的現實卻接踵而至。

2020年2月,從醫院拿到姚策患肝癌的診斷報告時,熊磊一邊哭一邊捶打著姚策,她悔恨自己沒有陪在姚策身邊照顧他,也怨恨姚策沒有照顧好自己。

2020年4月,知道抱錯的事實後,熊磊抱著養母大哭,她擔心錯抱的事實會奪取養母的愛,她心疼姚策,擔心姚策的未來。

但熊磊知道,無論怎樣,她都要陪在姚策身邊。

熊磊陪著姚策奔波在治療的歷程中,在醫院裡,熊磊每晚會聽到病友的呻吟,聽到病友去世的消息,她害怕,卻只能躲到外面去落淚。

治療間歇回到家中,熊磊知道姚策白天佯裝的輕鬆,夜晚卻疼痛得難以入睡,每天深夜,被痛醒的姚策會躲到客廳去,他怕吵醒睡夢中的妻子,可熊磊怎能入睡,她聽到姚策離開的聲音,知道他又痛了,也會心痛難忍。

熊磊是醫學專科生,她知道病魔的可怕,也知道有一天可能會失去丈夫,她不去想,不敢想,她只記得,姚策告訴她,什麼都不要想,他會安排好一切。

熊磊埋藏著內心的痛苦,在姚策面前盡量保持最輕鬆的狀態,她只知道,自己會陪著姚策,如果可怕的一天到來,她也會撫養好他們的孩子。

對生命充滿信心和力量

假裝,是姚策和熊磊生活中的關鍵詞,熊磊假裝著開心,姚策假裝著輕鬆。

身體稍微舒適的時候,姚策會在家裏打遊戲,他戴著耳機,不時發出笑聲,可是,沒人能知道他內心的壓力。

直到深夜,被痛醒後的姚策才真實地沉浸在無助和脆弱中,他說,他甚至會享受這樣的一種真實。

在這樣獨處的空間裏,姚策靜靜地看著月亮,感受著自己與疾病鬥爭的過程,身體在痛,他在用意志力對抗它。

從患癌至今的近8個月中,姚策的身體狀態不斷發生著變化,他肝臟的腫瘤從15厘米縮小到5厘米,但最近的一次複查又發現了骨轉移和肺轉移的跡象,骨轉移的疼痛深入骨髓,長期服藥的副作用導致各種身體不適,胃痛、腹脹、免疫力下降,和病魔的鬥爭是和時間賽跑,和意志力的抗衡。

在這樣獨處的空間裏,姚策可以靜下心思考。

患癌、錯換,這一年中的經歷像一場夢,有點造化弄人。

剛剛患癌,姚策想過放棄治療,但看到妻子的眼淚,他知道如果自己放棄了,家人會無法承受。

剛知道被換錯,姚策感覺天塌地陷,生活了28年的家竟然不是自己的,他覺得整個世界都變了,感覺家人的一言一行都變得很微妙。 

一切都那麼不真實,卻又真實地發生著,冷靜過後,姚策開始考慮如何面對,如何給家人安排好一切。

曾經,姚策很少操心楷楷的成長,但他現在變得有些嚴厲,時間緊迫,他希望楷楷儘快長大懂事。

曾經,姚策不想讓熊磊為生活奔波,他想讓熊磊在他的庇護下過著最簡單的生活,也內疚沒在身體健康的時候好好陪伴愛人,但他無法想像,如果他不在了,熊磊會怎樣帶著楷楷生存下去,他希望熊磊更堅強獨立,也許有一天,她需要同時扮演父親和母親兩個角色。

姚策在腦海中篩選出真心的朋友,為熊磊搭建好人脈和生存的資源,他考慮帶著熊磊逐步接觸電商,讓熊磊具備重回工作崗位的能力。

什麼都不要想,他都會安排好,這是姚策給熊磊的承諾,他雖然沒有告訴妻子自己的計劃,但在默默地為她準備著一切。

曾經,姚策也是個脆弱的大男孩,會埋怨生活中的委屈。

但經歷這許多,來自社會的愛心給了姚策無窮的力量和對人生價值的思考,姚策變得更加堅強,他在抗爭命運,也知道自己肩負著回饋和傳遞愛心的使命,他用樂觀為自己打氣,也為病友打氣,感恩,這是姚策新的人生體會。

對於姚策來說,時間是最恐懼的字眼,也是最無助的期待,他無法預期自己生命的長短。

姚策還有很多小目標,他想在此生去一次西藏;他想用更多的時間和親生父母生活在一起,彌補遲到了28年的親情;他想看著楷楷長大;他想看著熊磊重回工作崗位,有更多的朋友,這樣,即使自己不在了,熊磊也能儘快走出失去他的痛苦……

姚策還有一個更大的願望清單,清單上只有一句話,活得越久越好……

太陽升起來了,姚策離開脆弱的空間,帶上輕鬆開心的笑容,對他而言,能看見第二天的太陽就是幸運的,他只想活好每一天,留下美好的回憶,留下更多的影像資料,給家人更多的陪伴。 

姚策想對妻子說,如果這輩子上天能給我時間,我會用餘下的時間來守護她愛她,如果這輩子的時間不夠了,下輩子也會好好的愛她保護她。

姚策想對孩子說,他希望楷楷長大後知道爸爸是個堅強的人,把爸爸的責任感延續下去。

姚策說,他不害怕病魔,他會積極治療,始終對生命充滿信心和力量……

事件回顧

2020年2月17日,28歲的姚策被確診為肝癌晚期,母親許女士想「割肝救子」,在進行配對檢查時,血液檢測姚策並不是她的親生兒子,經過調查,兩個嬰兒在醫院被抱錯的真相浮出水面。

2020年5月10日和11日,姚策家屬與河南大學淮河醫院院方協商賠償,但雙方協商不一致,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建議其走司法程序。

2020年7月23日,「錯換人生28年案」正式立案。

2020年9月11日,「錯換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原告姚策及其親生父母要求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公開道歉,訴訟請求金額總計為270餘萬元,當庭沒有宣判。

2020年9月25日,「錯換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當庭沒有宣判,河南大學淮河醫院當庭給予了姚策先予執行款項支票10萬元。

記者 勞韻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