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力推「疫苗外交」 阿聯酋擁抱北京 緊急批准中國疫苗

北京在全球研發新冠肺炎疫苗競賽中領先,正力推「疫苗外交」。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天在聯合國大會發言表示,中國已有多支疫苗進入3期臨牀實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優先向發展中國家提供。

據悉,中國已與菲律賓、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多國展開疫苗合作,中國雪中送炭無疑會贏得更多朋友。

中國一款的新冠疫苗在北京公開展示。

中國一款的新冠疫苗在北京公開展示。

疫苗成為恢復全球正常生活秩序的最大希望,中國目前在全球研發疫苗競賽中處於領先,9支已進入臨牀試驗最後階段的候選疫苗,4支是中國產品,比其他國家都多。中國生物研製的兩款新冠滅活疫苗已接種35萬人次,據稱無一例不良反應,且零感染。相比之下,美國聲稱只會在滿足本國需求後才會分享疫苗;英國阿斯利康公司疫苗受試者則出現不良反應,一度暫停疫苗臨牀試驗。

中國借疫苗推進與外國關係,阿聯酋是一個好例子。

海灣石油富國阿聯酋9月中旬宣佈,「緊急批准」使用中國研發的新冠疫苗。阿聯酋衞生和預防部部長奧維斯更親自注射中國的疫苗。 

阿聯酋衞生和預防部部長奧維斯注射中國的疫苗。 

阿聯酋衞生和預防部部長奧維斯注射中國的疫苗。

「阿聯酋對中國新冠疫苗的質量、安全性和可靠性非常信任。」阿聯酋《聯合報》近日在報道本國政府「緊急批准」使用中國研發的新冠疫苗時,還強調說,「中國成功的抗疫經驗已給世界留下深刻印象,其做法值得借鑒」。

阿聯酋國家媒體委員會執行主任里希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我本人自願參與了中國國藥集團新冠疫苗在阿聯酋進行的3期試驗。」他身邊還有些熟人也接種了中國的疫苗,不僅有效,也十分安全。里希表示,在很多阿聯酋人看來,中國已不再是只生產能在迪拜龍城裡買到的那些小商品的「世界工廠」,現在包括疫苗研發在內的中國科創產品也讓當地人信服。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習主席在2018年訪問阿聯酋後,兩國關係急速推進。阿聯酋和中國不止在疫苗合作,在其他各個領域的合作可圈可點。從經貿往來到人工智能技術應用合作,從選擇新冠疫苗再到成立迪拜中國學校……

阿聯酋「擁抱」中國,既有官方的頂層設計,也有經濟轉型和地緣博弈的務實考量。如果說,針對國際油價下跌的「後石油時代」,阿聯酋早就未雨綢繆,加速經濟多元化發展,那麼,著眼「後疫情時代」,阿聯酋會更看重中國這個特殊的「全面戰略夥伴」。

在人文交流領域,阿聯酋還和中國聯手有一個首創。9月1日,迪拜中國學校成立儀式暨2020學年開學典禮在迪拜和杭州兩地採用視頻連線的方式同時進行。迪拜中國學校是中國教育部首批在海外設立的中國學校。據中國學校的負責人介紹,有阿方的支持,學校成立很順利。學校不僅接收中國籍的學生,也會對外籍學生開放,但面試時要看中文水平如何。阿聯酋沙迦大學常務副校長貝塔亞伯説:「迪拜中國學校開學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結果。2018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阿,就掀起中國熱。我當時就斷言,會有更多的阿聯酋學校開設中文課。現在,我們正在見證這樣的時刻。」

「從支持成立中國學校到決定使用中國疫苗,阿聯酋全面加強與中國合作關係的用意十分明顯。」在阿聯酋《聯合報》資深記者法里德看來,一場疫情根本擋不住阿聯酋和中國的交往,相反還會加深兩國關係的戰略互信與合作。沙迦大學人文社科學院教授柴紹錦説:「阿聯酋民風淳樸,熱情好客。作為一個宣告成立不到50年的年輕國家,阿聯酋沒有太多歷史包袱,阿聯酋人對與各國的合作交流都持非常開放的態度。阿聯酋批准使用中國疫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總體來說,阿聯酋人對中國人十分友善友好,對中國抱有很大的希望。兩年前,迪拜米拉斯集團和迪拜控股集團聯合發起迪拜「擁抱中國」計劃,涵蓋貿易、投資、文化、旅遊等多個領域的合作。早在2015年3月阿聯酋就正式申請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成員國。清華大學國際與地區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霆懿告訴《環球時報》記者,2018年7月,中國與阿聯酋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建設對於依賴外貿的阿聯酋也頗具吸引力。阿聯酋是我國在阿拉伯世界的最大出口市場和第二大貿易夥伴,也是中國商品進入非洲和東歐的重要樞紐。

相關數據顯示,生活在阿聯酋的930萬人口中,外籍人口佔88.5%。過去外籍人士主要來自印巴和周邊的阿拉伯國家,現在中國人保守估算也有20、30萬人。此外,據阿聯酋《海灣新聞報》報道,有 4000多家中國企業在阿經營業務,涉及貿易、建築、食品和飲料等領域。近幾年,在阿聯酋置業、供職、求學的中國人日漸增多,來阿旅遊人數也逐年上升。2018年1月,中阿實施互免簽證政策。2019年,阿聯酋全年接待中國遊客175萬人次,在西亞北非國家中排首位。2019年阿來華人數為1.18萬人次,儘管和中國去阿的人數對比懸殊,但與以往的數據相比已大幅增長。

疫情之前,走在阿聯酋三大城市——阿布扎比、迪拜、沙迦的街頭和商場,很容易見到來自中國的遊客,做導購和營銷的東方面孔也很多。在中國小商品聚集的龍城一期,常常可以看到這樣的景象:穿著阿拉伯服飾的阿聯酋人和阿曼、也門、伊拉克等中東國家的客商同中國商店雇的南亞國家或非洲國家的銷售人員討價還價。

柴紹錦說:「10年前我初到阿聯酋時,中國人的地位不高、影響也有限,走在街上老被當地人當成日本人、韓國人,像我這樣從事高等教育和政府咨詢的人士,也經常被問‘你的商鋪在哪兒’。10年過去了,現在中國和中國人在阿聯酋的地位、知名度和影響力都有很大提升。」中國品牌和產品不再是質次價廉的代名詞。去年初,華為和迪拜簽訂總價值近70億美元的巨額5G合同。華為在世界最大的購物中心——迪拜Mall運營著一家很大的體驗店。

去年在阿布扎比和迪拜舉行了全球首個人工智能研究型大學——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人工智能大學揭牌儀式和迪拜人工智能體育會展。該人工智能大學提供的創始校董會成員中有一半來自中國,會展上也有眾多的中國相關企業。據阿聯酋通訊社媒體同行介紹,阿聯酋2017年就啓動了「2031人工智能戰略」。談到阿聯酋發展AI借助中企之力,中國企業家強調說,在中阿「一帶一路」合作中,人工智能合作模式相對固定,中方出技術和經驗,阿方出資本和政策。

在相關學者看來,在對外交往上,阿聯酋謀求實現風險分散化和利益最優化。約旦以色列研究中心主任阿卜杜拉·斯沃哈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儘管在軍事安全上仍對美國有特殊需求,但阿聯酋正盡最大努力在各大國間實現政治平衡,其「保持中立性」最好能成為「中東的瑞士」,避免被工具化。比如,沙特是阿聯酋的「鐵桿盟友」,但無論沙特與伊朗有多麼尖銳對立,阿與伊朗間的經濟合作從未斷絕。阿領導層的這一做法已獲得東西方的一致認可。一些國際智庫這兩年還專門研究阿聯酋的這一外交政策。

談到中阿合作的增多,柴紹錦說,阿聯酋積極「向東看」,是為了實現本國在「後石油時代」的經濟多元化轉型和區域戰略位置的提升。中國的巨大產能尤其是基建能力、中產階級的消費能力、日新月異的科技創新等對阿政治精英有巨大吸引力,他們作出一系列便利決策來吸引中國企業和個人到阿投資、從商、旅遊等。

阿聯酋的國際交往注重實際利益,意識形態色彩較弱。儘管與中國在宗教文化和政治制度等方面有巨大差異,但並不影響雙方的戰略互信和深度合作。身處兵家必爭的波斯灣,阿聯酋在軍事上與美國深度合作,是一定程度上的准盟友關係,但同時和俄羅斯、印度、中國等保持緊密的戰略合作,並積極加強自身的防衛和博弈能力。中阿合作不是交易性和機會主義式的合作,而是阿聯酋作為小國生存發展的必要戰略抉擇。用阿聯酋文化部一位高級官員的話來說,中國從被動挨打、經濟落後的窮國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阿拉伯世界乃至發展中國家的榜樣。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