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哥詳解修改「傳媒代表」的定義 3個因素介定是否「正常採訪」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到警察總部,訪問警務處處長一哥鄧炳強,表現得很興奮。

葛珮帆訪問警務處處長一哥鄧炳強。

葛珮帆訪問警務處處長一哥鄧炳強。

葛珮帆講開場白咁樣時,先代朋友問一哥一些私人問題,包括:是否鍾意打邊爐、喜愛吃什麼、「忠誠勇毅」怎樣創作、平日如何減壓、最近有沒有煲劇、有沒有首本名曲等等?

一哥回答說,打邊爐鍾意食蟹柳,去茶餐廳鍾意食蛋撻飲奶茶,「忠誠勇毅心繫社會」口號,是警察學院同事去年在170周年紀念晚會上創作的。街市買餸可以減壓,然後由太太下廚,撚手菜有炸排骨及掉轉冬瓜盅煑齋。最近有看無線電視由楊明當主角的「機場特警」,卡拉OK多數唱警察歌,例如「大丈夫」。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

進入正題,警方日前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的定義,只承認已登記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的傳媒,或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傳媒,引起社會熱議。

一哥表示,以往記者都好合作和自律,會做正常的採訪,所謂「正常採訪」,是不會參與現場活動。有三個簡單的要素,第一,你是採訪的人士,而不是參與活動的人士,第二,不會刻意阻礙警方工作,第三,不會攻擊警方,構成危險。不過,在過去一年,警方在現場見到部分記者與以往好不同,一些人身穿黃背心的疑似記者人士,作出了違反剛才上述的三個行為。他們變成會參加遊行,甚至暴亂,刻意阻礙警方工作,當警方想作出拘捕行動時,阻擋警員,令疑犯逃脫甚至搶犯,亦有人向警方攻擊,擲雪糕筒等雜物。

一哥強調,警方非常注重及尊重新聞自由,但先決條件是不能影響警方執法。所以,近期警方會在現場拉起一條橙帶,圍封一些行動的區域,讓警方可以安全進行執法行動,為的就是針對這些黃背心的「任何人記者」。記協說,任何人都是公民記者,任何人都有權力拍下他們想拍攝的事。一哥是同意的,但問題是,現時不確定這些行為是否會對警員構成危險,所以要用橙帶圍住,將這些黃背心的「任何人記者」隔在外面。但這樣會對一些真正從事正常採訪活動的記者,確實是有些不便。

鄧炳強透露,為了可以便利到記者再貼近一點做採訪,在8月10日(在壹傳媒拘捕黎智英等人)的行動中,嘗試有一個先導計劃,讓部分記者入場。事後很多人有不同意見,認為不公平,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一哥表示認同,所以他認為應該要有一個具透明度以及客觀的標準,讓記者知道誰可以進入封鎖區內採訪,因此,他認為最合理是用政府新聞處的標準,只要登記了政府新聞處新聞發佈系統,便是正常傳媒,是相信不會對警員造成危險或阻礙,所以修改「傳媒代表」的定義,不但更便利記者,亦便利了前線警員如何識別真假記者,在現場處理。

葛珮帆表示,今次警方撥亂反正,其實有很多記者朋友表示歡迎,因為他們反映,之前很多假記者充斥,令他們採訪加添難道,阻礙他們真正記者採訪及拍攝,甚至曾被這些假記者的攝影機打中頭。其實放置於全世界,當有事情發生時,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進入事發現場,設立一個中央記者發牌制度,是有必要的。

葛珮帆提到,記協等傳媒團體,以及七間大專院校新聞系發言,反對今次修改「傳媒代表」的定義,讓他們不能採訪。一哥表示,他們仍可照常在其他場合採訪,警方只會在大型的示威場合,或出現非法活動,以及混亂的情況下才會有封鎖區。

警方一直很注重和傳媒的關係,只要記者不影響警方行動效率及執法便可。

抗疫札記

  上次孔老二兄說到 "禮" ,但我仍不甚明白,祇得厚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