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亂港政棍羅冠聰 流亡英國續反中

L
 
棄子生活的開始
 
羅冠聰叛逃海外後在其社交媒體發文稱,對於被通緝的現狀感到失望、無奈和恐懼,並表示自己在離港的一剎那已準備流亡海外,離港後已沒有再聯絡親人,在此也正式與他們斷絕關係,不再往來。
 
對於羅冠聰的言論,有網友諷刺稱,「真是做漢奸做到六親不認。」有網友表示,「還是認賊作父比較適合。」還有網友直斥,「這就是做漢奸的下場。」港區國安法生效前,不少亂港分子紛紛拋棄他們所謂的「手足」,潛逃海外繼續「播獨」。身在英國倫敦的羅冠聰,更是「獨」性不改,接連與多名外國政客見面,不斷唱衰香港。與不斷插手香港事務的「末代港督」彭定康見面「拍馬屁」後,羅冠聰又與到訪英國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單獨會面,繼續向美國搖尾乞憐求制裁。
 
羅冠聰到達倫敦,意味著一枚遺棄的棋子。到英國沒了平台,沒了聽眾,也就沒了利用價值,悲情地叫幾聲後便需要面對生存的嚴峻現實。正如他已經感受到將面臨的是「未知的未來」。他可能向香港眺望,但他知道再也回不到東方之珠了,港區國安法牢牢守護著繁榮與穩定之門,在異國他鄉,艱難行走在流亡的漫漫長路上。
 
成績不夠? 「搞事來湊」
 
羅冠聰中學時代的成績很不如意,未能直接升讀學士學位。只能選讀了嶺南大學社區學院副學士課程,從那之後,他加入學聯,將自己的精力逐漸投入到「搞事」中去: 2014年6月,焚燒《一國兩制白皮書》;7月,在遮打花園進行「佔中預演」; 9月,到中大百萬大道及添馬公園主持學界大罷課;發起所謂「重奪」政府總部東翼前地廣場行動,非法衝擊警察防線,導致大規模騷亂事件。 2015年,當選香港「學聯」秘書長;2016年,創立「港獨」組織「香港眾志」。同年,他在香港立法會選舉中當選,以23歲之齡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後因其在就職時私自篡改宣誓詞,趁機提出支持香港「獨立」的主張,被取消議員資格。接著又因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被抓。羅冠聰這幾年搞的幾件大事,也讓他「一舉成名」,還受到不少美國政府官員接見。
 
假「廢青」,真「假西」
 
羅冠聰卻自稱「廢青」。顧名思義,「廢青」即「廢掉的青年」。在香港社會專指那些18歲就開始申請公屋,吃父母吃政府,盲目歸咎社會責任,報復社會的青年人。
 
香港八零後網絡插畫家LLH曾作《廢青床上圖》,歸納出「廢青」的十大特質,包括「窮」「只想去旅行」「想起第二日要返工返學就想死」「手機不離手,whatsApp秒回」……羅冠聰也成長在「廢青」文化之中。他自曝生於基層家庭,從小在公屋長大,「幼兒園就已經開始打紅白機、Gameboy,如果不是因為搞學運,我可能已經投身電子競技」。
 
如果細心留意羅冠聰的行踪與動態,不難發現他把最多的心機和時間都投資在遊戲與交際。而長年為自己服務的政治團隊,在他眼中亦只是「契弟」。從這些行為中不難發現羅的滿滿心機。
 
花心上癮,性侵作孽
 
在政治圈子內,羅冠聰極度混亂的男女關係眾人都有耳聞。 「短命政客」的稱呼也與此相關,羅冠聰的政治生涯只有五年。雖然羅冠聰表面演出了為港人做事的姿態,但是私下的私生活荒誕至極,成為玩弄女性的風流坯子。包括前「眾志」黨內的年輕女孩尹欣怡,以及本土派「頭領」黃台仰的女友Sharon Li。而得知這一切的女友袁嘉蔚,亦只能夠默默承受,然而這些甘心獻身的女生還是不能夠滿足,羅冠聰經常藉酒勁向不同的女生毛手毛腳,最令人咋舌和憤怒的還是他侵犯自己的議員助理湯可盈。湯可盈精通幾國語言,在羅冠聰擔任立法會議員時期她也出力幫忙,教育背景優秀的她在一瞬間就成為「國際路線」的重要人物,本來前程大好的她卻遇到了羅冠聰。
 
湯小姐初次參與「眾志」的外訪活動,是2017年11月在西班牙舉行的國際資訊科技論壇。行程的其中一晚,吳天賦借醉對湯小姐進行性侵,根據香港女性權益團體的調查,吳天賦的行為已涉強姦。得知事件後的黃之鋒對羅冠聰大為憤怒,後來,沒想到羅冠聰不但沒有體恤湯小姐的痛苦,卻也對湯小姐行凶。 2018年上半年一次赴比利時的外訪中,羅冠聰同樣在喝醉酒的情況下對湯小姐進行了侵犯,之後同樣要求保密。
 
湯小姐回港後向親密朋友吐露這段慘痛經歷,卻被羅冠聰在公開指責為「想出名」、「博上位」,把她設閒置散,拒絕再讓湯參與任何政黨內的工作。後來湯小姐揭露,原來黃之鋒也曾在國際外訪期間對其有過侵犯的情況。而事實上,湯小姐從頭到尾都不過是在沒有任何薪水的情況下為「眾志」默默奉獻付出的其中一份子,卻有超過全職工作的工作量。即便遭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仍然只能夠默默承受他人的人格謀殺。
 
羅冠聰這個在鏡頭前和講台上言辭激昂、侃侃而談、道貌岸然的年輕領袖,不過是一個熱衷於附勢上流人士、敗絮其中的花花公子。 「民主理想」、「香港前途」早已成為他享用財色的幌子和躋身上流社會墊腳石,在海外的流亡路上是美夢OR噩夢,等著看結果。

港人觀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