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周恩來為什麼沒有後代(圖)


周恩來和鄧穎超

1924年7月奉調回國的周恩來,9月抵達廣州。雖已與鄧穎超在書信中定情,但歸國半年卻一直不曾有機會同鄧穎超見上一面。1925年1月,周恩來托北方區委委員高君宇給遠在天津任天津地委婦女部長的鄧穎超帶去一封信,表達思念之情。

1925年8月初,21歲的鄧穎超隻身從上海來到廣州。

5年未見的戀人應自己的呼喚而來,然而廣東區委正全力領導省港大罷工,周恩來無法抽出時間去碼頭迎接自己的戀人,只好委託秘書陳庚拿著鄧穎超的照片去碼頭上接。

可擁擠的人群還是沒有辦法讓鄧穎超見到陳庚。人生地不熟的她只能照著通訊地址摸索著找到周恩來的住處。

愛情關係是自己決定的,婚姻大事周恩來和鄧穎超也不准備舉行什麼儀式,一切從簡。但黃埔軍校的許多同事知道了這件事,非要見一見新娘子,並且鬧著一定要他們請客。於是,8月8日,由周恩來的入黨介紹人張申府在廣州北京路上的太平館二樓請大家吃了一頓西餐便飯。這頓西餐便飯於是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周恩來和鄧穎超的婚宴。不過,參加婚宴的人當中倒有不少當時和後來頗為知名的人士,他們當中有國民黨人鄧演達、何應欽、錢大鈞、張治中等,還有惲代英、陳賡、張婉華等。剛到廣州的李富春和蔡暢也急急趕來參加。婚宴上,大家紛紛向這對新婚夫妻敬酒,周恩來那天整整喝了三瓶白蘭地,以至於喝得酩酊大醉。

相戀六載,分別五年,如今,志同道合的戰友終於結為伉儷,此時,該是怎樣的心情?也許,只有喝個醉,才更能表達出他內心無法言說的幸福和喜悅。

婚後第二天,周恩來繼續忙於指揮省港大罷工,而鄧穎超則服從組織的安排,到中共廣東區委上班。革命的道路勢必充滿險阻。1927年的4月,中國大地風雲突變。國共兩黨因蔣介石背叛革命而突然交惡。

奉命調任上海區委軍委書記的周恩來,在短短3個多月的時間裡,成功組織和領導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而就在他全力組織工人抗擊著蔣介石的血腥鎮壓,經歷著革命的險境時,他的妻子鄧穎超則在廣州一家德國人開辦的醫院裡面臨著一場痛苦的難產,經歷著另一種人生的險境。這應該算是她和周恩來的第二個孩子。

在這之前,也即他們婚後不久,鄧穎超就發現自己懷孕了。考慮到周恩來工作太忙,而自己剛剛調到廣州工作,任務也很重,沒有時間生孩子,就私自做主,喝湯藥把孩子打掉了。因為墮胎沒有徵得周恩來的同意,喝下湯藥後,又引起大出血,差一點危及生命,鄧穎超受到了周恩來的嚴厲批評。周恩來責備她不應該把生孩子和革命工作完全對立起來。孩子沒有罪,革命者的孩子也有生存的權利。

鄧穎超知道周恩來喜歡孩子,她滿心想把孩子生下來。但是,誰知肚子裏的孩子體重超過了正常標準,她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當時的婦產醫院還不能施行剖腹產手術,只能用產鉗將嬰兒從產道強行拉出。結果,孩子頭顱受到嚴重損傷,生下後,還未能在大地上留下腳印,便不幸夭折。

這次難產的代價過於沉重,它不僅給鄧穎超的內心造成了極度的痛苦,而且徹底損傷了她的身體。她從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周恩來並不脫俗,也不寡情,他也是十分希望家有後人,代代相傳的。但是,當他得知自己這一生將不會再有孩子後,他坦然地安慰鄧穎超:「沒孩子就沒孩子吧。」

沒有親生孩子的他將把普天下的孩子都當作是自己的孩子。他這一生,註定要把愛灑向更多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