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晚年賀子珍:「江青害了毛澤東」


晚年賀子珍

「江青害了毛澤東」

1971年夏秋交替之際,賀子珍在青島療養,哥哥和李敏去看望她老人家。到青島沒多久,他們就聽說江青要來青島,要把賀子珍趕走,還說是周總理的安排。我聽說後很不理解,偌大一個青島為什麼江青要來住,賀子珍就得走呢?此事一直到「四人幫」揪出後,我才弄清楚。原來是江青大耍淫威,明明知道賀子珍在青島,就非要去不可,並揚言誰也阻止不了她想要去的地方。江青到了青島就拚命地玩,由林彪的死黨,四大金剛吳法憲、李作鵬陪同前呼後擁地逛公園,爬海島,洗海水,拍照片。她還叫李作鵬為她提供軍艦到大海遊覽,供她拍照,顯示威風。可能是周總理怕出意外,才安排賀子珍返回上海家中。回上海後,賀子珍從報紙上看到一條消息,說的是一個國家的總統去世,他的妻子繼任總統,賀子珍就對哥哥和李敏說:“這個總統夫人把總統害死了,自己當總統。江青像這個總統的妻子,也是個野心家,她也會害死毛主席的。”

由於江青的阻止,李敏和哥哥不能到中南海去看望重病的主席,直到主席病危時,華國鋒同志才派人找到李敏。當時李敏住在哥哥工作的38軍駐地保定。把她接去見到主席時,毛澤東主席已不能講話,直流眼淚,還拉著李敏的手畫一個圓圈,這是在懷念李敏的媽媽賀子珍呀!因為賀子珍的小名叫桂圓。主席去世後,李敏和哥哥及他們的兒子繼寧去守靈。在這萬分悲痛的日子裡,我們全家在哥哥家設放的靈堂前祭奠主席。每當看到當時的合影,我的心情還很激動。

賀子珍得知毛澤東去世的消息哭了好幾天,情緒極為低沉。這段時間在上海的賀子珍不分晝夜往我家打電話,這些電話都是我接的。賀子珍媽媽抱怨說,李敏和哥哥沒有照顧好爸爸毛澤東,毛主席是被江青害死了。後來,當李敏和哥哥去看望她時,她一面哭一面說:「你們的爸爸去世了,臨終時連兒女都不在身邊,他,好可憐啊!」她再次埋怨李敏和哥哥,不該搬出中南海,沒能很好地照顧爸爸,他果然被江青害死了。又說要告訴宋任窮、葉飛等老同志要注意安全。李敏與哥哥在主席的治喪活動結束後馬上奔赴上海,守候在賀子珍身邊,他們怕老人家經不起這個打擊。


1937年賀子珍在延安

想不到老人家在悲傷流淚之後變得非常鎮靜,她整天不吃飯,只哀痛地對哥哥反覆地說:「你們沒有照顧好爸爸,他果然被江青害死了。」賀子珍媽媽她怎麼能知道江青「四人幫」之流對李敏、令華哥哥的迫害,根本就不讓他們接近主席,他們又怎麼可能照顧主席呢?1978年,我陪同父親到上海參加一個追悼會,順便去看望了賀子珍和哥哥與李敏的女兒東梅,這時的賀子珍媽媽身體和精神狀況都很讓人擔憂了。

初進北京

1979年秋天,賀子珍一生中第一次來到了北京。這位井岡山的女英雄,全家都參加了革命,賀氏「三兄妹」在中國共產黨的革命鬥爭史中赫赫有名,她的父母也是為革命犧牲的。歷史就是這樣捉弄人,本來她早就可以到自己為之奮鬥的新中國首都居住,我曾聽哥哥講,1949年毛主席有過要把賀子珍接到北京的想法,也與岸英商量過接賀子珍媽媽到北京。此事是主席派賀子珍的妹妹賀怡去辦的,不料賀怡剛將賀子珍接到天津,康生就派人告訴賀怡,如果要接賀子珍到北京,就要開除她的黨籍。賀怡是一個武將,是毛澤覃的夫人,曾被敵人抓住後關進監獄,受了很多磨難,才回到了部隊,她自然把黨籍視做自己的第一生命,此事只能留下歷史的遺憾。由於江青對賀子珍的長期迫害,致使賀子珍只有在粉碎「四人幫」之後才第一次來到了北京。

賀子珍來北京最大的願望是要瞻仰與她在革命最艱苦的歲月中生死與共,相守十年的毛澤東的遺容。毛澤東是她一生的精神支柱。

哥哥和李敏陪同她到毛主席紀念堂,把事先準備好的一個花圈敬獻在毛澤東的坐像前,花圈的緞帶上寫著:「永遠繼承您的遺志,戰友賀子珍率女兒李敏、女婿孔令華敬獻。」當賀子珍見到主席遺容時,滿面淚水橫流,久久不肯離去……

就是這一年初,我父親寫信給鄧小平同志,反映了賀子珍的狀況。


1947年賀子珍和李敏在蘇聯

她是參加秋收起義的惟一健在的女同志,長期受江青之流的迫害,建議能增補她為全國政協委員。我父親當時是全國政協常委。很快鄧小平批示,賀子珍被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聽我父親說全國政協常委根據小平同志的批示,決定增補賀子珍為全國政協委員時需查她的檔案材料。這時才發現無論上海還是北京的中組部都沒有她的檔案材料,這個從1926年起就投身革命的老紅軍戰士,竟是一個沒有檔案的黑人。這是江青一伙人一手遮天企圖把她從歷史上、從現實中抹掉。

一病不起

賀子珍在301住院期間,當時的中央領導胡耀邦同志送過花籃,許多老戰友來電話或看望她,她在長征路上曾經用自己的身軀擋住敵人的子彈而救過的宋任窮夫婦也來看望她。她身上的子彈到她去世時也未能取出。

賀子珍盼望、等待了一生才來到自己為之奮鬥一生的新中國首都北京,與她惟一的最親愛的女兒、女婿團聚,她想久住北京歡度晚年。但是,根據組織的安排,賀子珍最終還是回到上海養病。

多年來,在醫生精心治療下,賀子珍病情穩定,好些時,她就回到湖南路262號家中住,犯病時就及時住進華東醫院醫治。但這次回到上海之後,賀子珍一病不起,病情不斷加重。


1949年7月 毛澤東和李敏

話通知說賀子珍病危,並說已準備好去上海的飛機票,要李敏、哥哥全家馬上到上海去。李敏急忙爬起來,哥哥扶著她上了汽車。飛機到達上海後,他們一家直接到了華東醫院。他們天天看護著賀子珍,守候在她身邊。賀子珍退燒後神智清楚時,就高興地看著身邊的親人說:「你們是不是怕我不行了,都來了。」大家以為她的病情好轉了,誰知道這只不過是迴光返照。18日晚上她的病情突然惡化,體溫連續兩次升高,人又處在昏迷之中,醫生們緊張地進行搶救。哥哥、李敏通宵守候在外間。到19日下午賀子珍的心臟跳動越來越弱,心電圖再也不顯示,她終於離去了,享年75。

摘自《唯實--我的哥哥孔令華》,孔淑靜著,海南出版社2003年3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