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毛澤東晚年不與江青同居的難言之隱


資料圖:毛澤東與江青在延安

每個人到晚年都希望能與親人在一起,但毛澤東的晚年身邊卻沒有一位親人,特別是與妻子江青的分居更是讓人不可理解!這是為什麼呢?毛澤東晚年的時候如果讓江青以女主人的身份住在這個身邊,那麼,她自然會掌握這黨和國家的最高機密,重病在身,行動、說話、聽力都有問題的毛澤東必然就在江青的掌控之下。

晚年的毛澤東長期與夫人江青分居,在一般人看來,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是他們的感情已經破裂了嗎?肯定不是。文革時兩人合作得很有默契,在許多場合,江青都是以毛澤東夫人的身份出現在他的身邊。是毛澤東不信任江青了嗎?也不完全是。當時的江青是以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身份參與中央的工作,可以經常單獨向毛澤東彙報情況。是毛澤東另有新歡了嗎?那就是瞎猜了。據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回憶,晚年的毛澤東由於健康方面的原因,行動非常不便,而且還有眼疾,看東西都很困難。在他們看來,毛澤東晚年的生活作風是非常正派的,絕不是像現在有些人所想像的那樣。

毛澤東晚年為什麼要與江青分居呢?筆者以為,主要是從政治上考量的,是為了防止江青染指中共的最高權力。

毛澤東與江青生活多年,對江青的人品和能力是有非常深刻的了解的。他知道江青品質惡劣,能力平庸,但又極具政治野心。如果在自己去世後讓江青掌握中共的最高權力,那麼就會給黨和國家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毛澤東在晚年由於身體和其他方面的原因,長期不參加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各種大計方針均由周恩來、王洪文、葉劍英等政治局常委討論通過後再交給他審閱定奪,任何大事情沒有他的批准都是枉然,他牢牢地掌握著中共的最高權力。江青身份是政治局委員,不是常委,沒有資格參加政治局常委會議,但她可以憑藉主席夫人的特殊身份攪合政治局的事情,江青喜歡小題大做、無理取鬧,經常向毛澤東打小報告,使周恩來、葉劍英等人頭疼不已。心思精細縝密的周恩來經常在會前或者會後要向毛澤東彙報情況爭取得到毛澤東的理解和支持。

在周恩來逝世和鄧小平“靠邊站“之後,華國鋒成了政治局會議的主持人。由於政治局常委王洪文和張春橋是江青的鐵杆追隨者,因此,江青根本沒有把華國鋒等其他政治局委員放在眼裏。她唯一畏忌的只有丈夫毛澤東,但毛澤東並沒有給她支配政治局的實際權力,只是讓她作為政治局的牽制力量,從文革開始以來都是這樣。

晚年的毛澤東幾乎是「獨居」在中南海豐澤園裏的大書房裏,這個書房兼卧室和辦公室。能進出這個卧室的,出了毛澤東之外,就只有兩個生活秘書:張玉鳳和孟錦雲。這是兩個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文化素質也不很高的女人,她們除了對毛澤東的無限崇拜之外,沒有任何覬覦政治的野心。當時全中國內政外交的各種重大機密文件通過政治局或者他渠道送進豐澤園後,都要經過她們的雙手才能送到毛澤東的手裏。當然,毛澤東批閱後的文件也只有通過她們的手送出來。當時有資格面見毛澤東的人只有像周恩來、葉劍英、王洪文、華國鋒、毛遠新、汪東興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還有就是江青。但是,這些人想要面見毛澤東,只有事先通過張玉鳳或者孟錦雲徵得毛澤東同意後,才可以進入毛澤東的書房。據說周恩來曾經想見毛澤東還要看張玉鳳的心情如何,她是不是願意通報;江青曾多次討好張玉鳳,給她送好多做衣服的布料。張、孟二人也是根據毛澤東當時的健康狀況和心情決定通報還是不通報。

豐澤園毛澤東的書房是當時中國最高機密的禁地,像中樞神經一樣支配著整個中國的行動。

如果讓江青以女主人的身份住在這個屋裏,那麼,她自然會掌握這黨和國家的最高機密,重病在身,行動、說話、聽力都有問題的毛澤東必然就在江青的掌控之下。自然地、中央政治局也在她的掌控之下,在毛澤東逝世之後,她也自然地登上中國最高權力的寶座。

由此可見,為了防止出現江青專權的情況,為了千百萬人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新中國能夠長治久安,毛澤東晚年,在健康狀況開始惡化的時候,作出了常人難以理解的選擇:與夫人江青長期分居。時間大概在十年左右。這是晚年毛澤東的英明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