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馮玉祥搞北京政變是因收了張學良的五十萬?


 

馮玉祥(前排左1)和蔣介石(前排左3)合影(資料圖)

本文摘自《雞零狗碎的民國》,

1923年,吳佩孚過五十大壽,許多人都給老吳送了價值不菲的禮物,而唯獨馮玉祥卻只送了他一罈子清水,並美其名曰「宮廷玉液」,純天然、無污染的「聖水」。吳佩孚很無語,有人問:「馮將軍,您這水是從哪裏弄來的?」馮玉祥說:「玉泉山,天下第一大泉。」吳佩孚說:「那麼老遠的運來,真辛苦你的手下了。」這時,老馮的部下冒失地說:「不辛苦,就從我們營地的大瓮里舀的。」

的開場白是這樣的:他站起來足有六英尺高。他不是纖弱的黃種人,而是個頭魁梧、皮膚古銅色、很和藹,《聖經》拿在手上或者放在口袋裏的虔誠的基督徒,神槍手,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軍隊的主人。在今天,這樣的人就是中國的一個最強者:馮玉祥元帥。

趙登禹在馮玉祥手下當兵時,長得身高馬大。某次,老馮問:「小趙,你長得這麼高個兒,敢不敢跟我摔跤?」趙說:「把你摔壞了怎麼辦?」老馮說:「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於是,趙毫不客氣地把馮摔了三個跟頭,趙的同伴嚇得面如土色:「趙登禹,你小子敢摔將軍,你完蛋啦!」第二天,老馮跑去找趙登禹:「你給我出列,以後當我警衛官了!」

1938年春,馮玉祥乘火車到西安,下車後去城門附近的小吃攤要了小米粥和窩窩頭吃。老馮問:「今天有什麼喜事啊?這麼熱鬧?」賣粥人說:「聽說是馮玉祥將軍要來啦。」老馮喜滋滋地說:“馮玉祥來就搞這麼熱鬧啊?”賣粥人說:“是啊,馮將軍是大官。”老馮說:“但他也是個普通人,你見過馮玉祥嗎?”賣粥人說:“沒見過,聽說這傢伙人倒不錯,就是喜歡搶別人的姨太太。”老馮說:“你說的那是張宗昌,我就是馮玉祥,我啥時候搶過人家姨太太?!”

馮玉祥經常讓士兵脫去鞋襪,親自為他們剪腳指甲。有個士兵因喝酒被馮罰,便三個月不洗腳,一脫鞋臭不可聞,他得意地逢人便說:「這次我一定要讓馮將軍暈掉,一定要臭死他!」

中原大戰時,中央軍出動空軍助戰,馮玉祥軍隊很多人一看見飛機都嚇得尿褲子。老馮去安定軍心,問大家:「你們說說,空中飛機多還是烏鴉多?」眾人答:“烏鴉多。”老馮說:“然則烏鴉拉屎時掉到你們頭上沒有?”“沒有。”老馮說:“所以說,飛機投彈時,能命中的機會就更少了,大家不必害怕。”

馮玉祥搞北京政變不是因為他覺悟高,而是收了張學良五十萬元,這個事兒是美國一個牧師拉的皮條。這話是張學良說的。

馮玉祥常對士兵使用暴力,每有士兵犯錯,小則罰跪、棒喝、皮帶抽,重則槍斃。宋哲元被馮用鞋底打過屁股,韓復榘被馮打過軍棍,待其羽翼豐滿後,跑到蔣介石那兒混了。

馮玉祥與張勳帶軍會師兗州,兩軍開拔時,馮與張同坐專車。張的手下屁顛屁顛地跑過來說:「報告大帥,我們的部隊已經運完了,可是馮大帥的隊伍還沒出發,秩序亂糟糟的,像一群螞蟻,笑死我啦!」張大罵:“混賬東西,莫胡說,我身邊坐的就是馮大帥!”老馮淡定地白了一眼張勳,說:“張大帥,你的人真他媽沒教養。”

陳公博說,馮玉祥那個禁慾狂,自己不嫖娼、不賭博、不抽大煙,也不讓士兵嫖娼、賭博、抽大煙,每次他的士兵來漢口的時候,無不大嫖大抽大賭。

1927年,馮玉祥、于右任同在西安北伐軍中任職。某日,搞全城清潔活動,馮扛著一把大掃帚、於扛著一把大鐵鍬正走著,忽然,馮將掃帚高高舉起,然後猛拍到地上,高聲喊道:「打倒帝國主義!」於也來了興緻,舉起鐵鍬拍地,應道:“剷除賣國軍閥!”

西安搞解放婦女運動時,有學生遊行的時候,寫道:「打倒賢妻良母!」馮玉祥看見後,搖頭道:“世風日下,世風日下也!”

1929年,蔣介石討伐馮玉祥,郝鵬舉估計馮搞不定蔣,就離開馮跑到鄭州搞了個澡堂子,接著又搞了個旅館,專門拐賣良家婦女。馮聽說後大罵:「這小子咋沒把他老娘拐過去賣色相啊!」馮的部下說:“他老娘丑得要命,沒人敢嫖,怕嚇死。”

李德全與馮玉祥結婚後,積極投身婦女運動。曾在演講時說:「女子結婚以後,即從事家庭瑣事;而男人仍在社會工作,時時有進步。這樣女子如何能和男子競爭呢?」為了提高婦女的知識水平,她搞了個“首都女子學術研究會”,除了讓婦女們學習文化知識,還教她們開車和實彈射擊。老馮常點頭讚賞:“好媳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