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各大民調都估拜登勝出時 聽聽特朗普當選的10理由

美國大選11月3日就到,各大民調都顯示拜登大幅領先,有望勝出之際,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授吳旭在內地《觀察者網》撰文,分析大選局勢,指出特朗普當選的機會,比外界估計更高。

吵吵嚷嚷的美國大選,還差一周就要揭盅開示,全世界的眼睛都關注著這兩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誰能率先衝過「270張選舉人票」的終點線。

受美國主流媒體——特別是像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幾家「逢特朗普必反」的大牌媒體的影響,中國國內眾多關於美國大選以及大選結果的預測,堅定地認為拜登穩操勝券,必將把特朗普趕出白宮,還美國政壇以清靜與平穩。

這種看法,是對美國國內民情民意的誤讀,更是沒有深刻理解特朗普之所以能夠在4年前橫空出世、給美國政壇帶來一場完美風暴的深層原因。

簡而言之,雖然因為郵寄選票暴增和新冠疫情的干擾,今年美國大選的最終結果會出現一定時間的延遲,甚至局部地區會因為選票結果引發爭議,但筆者認為特朗普最終仍能以壓倒性優勢擊敗民主黨對手拜登,順利獲得連任。

很多人馬上會問,「哎,不對呀,美國民調結果一直在說拜登大幅領先,特朗普根本沒戲,只能做垂死掙扎啊?」是的,別忘了:2016年大選前一天的全國民調結果,也是希拉莉大幅領先特朗普,而且其領先幅度甚至超過現在的拜登。

2016年大選前夜幾家美國媒體都預測希拉莉勝出。

2016年大選前夜幾家美國媒體都預測希拉莉勝出。

當時很多美國媒體估計希拉莉勝出的差幅很大。

當時很多美國媒體估計希拉莉勝出的差幅很大。

在2016年大選的當天晚上,《紐約時報》給出的希拉里勝選概率是92%。但是,結果如何呢?特朗普最終以選舉人票306比232的壓倒性優勢入主白宮,同時把「民調專家們」和「美國大選專家們」的眼鏡震碎了一地。

美國大選的民調,特別是關乎評價特朗普等一系列政治敏感議題的民意調查,因為其抽樣方法和問題設計的結構性缺陷,無法準確、客觀、公正地呈現美國真正的民情民意。

一方面,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所有的抽樣樣本中,都是被嚴重低估誤算的;另一方面,因為嫌棄、鄙視那些偏自由派媒體及民調機構對於特朗普的「詆毀和中傷」,很多特朗普的「沈默支持者們」故意用說謊來隱瞞其真實態度,從而誤導民調結果,使其不僅不可信,而且往往與真實結果背道而馳。

既然關於大選結果的直接問卷不可信,那麼,還有什麼指標能夠預測美國選民們的真實投票意向呢?

事實上,除了那個被美國媒體不厭其煩、津津樂道的單一問題:「你將投票支持特朗普還是拜登」以外,幾乎所有的其他相關民意指標、大選歷史慣例和外圍事實數字,都毫無例外地指向現任總統特朗普將獲得連任,而且將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對手。

篇幅所限,以下僅列出10大相關指標,來作為以上論斷的佐證。

一、 新增註冊選民人數

美國大選的一項歷史數據顯示,在大選前錄得更多新增註冊選民人數的黨派和候選人,幾乎毫無例外地會獲得選舉的勝利。道理很簡單——新增選民數量這一指標,客觀顯示了黨派支持者的參與熱情,顯示了基層競選機構挨家挨戶鼓動徵召支持者的效率和成果,更顯示了候選人政策立場的帶動力。

很顯然,在過去幾個月中,特別是在關鍵的幾個搖擺州,包括亞利桑那、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賓夕法尼亞等州(以上幾州,特朗普在2016年都是以微弱優勢獲勝),特朗普在這一指標上都是遙遙領先。

以佛羅里達州為例,從3月份黨派初選至今,民主黨新增了10萬個新註冊選民,而共和黨增加了超過20萬個,是民主黨的一倍;再看賓州,截至9月底,民主黨新增選民6萬人,而同期共和黨新增14萬人。這一整體趨勢,可以推展至美國其他州。

二、競選集會的聲勢與規模

新冠疫情的蔓延肆虐,無疑衝擊打亂了美國大選前密集造勢集會、總統候選人穿梭各州、站台登場合影演講的歷史傳統。

以拜登為例,過去半年中,除去非常特殊的公開場合造勢外,他基本上都是以靜制動,呆在特拉華州自己家裡(用特朗普團隊的挖苦說法是,「躲在地下室裡面視頻競選」)。

而特朗普則不然,從8月初開始,他就不顧大型公共集會可能加重新冠疫情大幅傳播的風險,馬不停蹄地到各大關鍵州和城市,有時候甚至一天三個城市,舉行有上萬人參加的公眾造勢集會。

美國各大媒體、民主黨大佬們和很多傳染病專家,都紛紛指摘特朗普不負責任,為個人政治前途而置選民的健康與安危於不顧。這些抨擊、指責暫且放在一邊,有一點連特朗普的反對者都不得不承認:特朗普的帶動力和號召力是驚人的——
天上下著大雨,在機場搭設的臨時競選集會現場,兩三萬特朗普的支持者們冒著感染病毒的風險,在大雨中群情激昂地聆聽特朗普嬉笑怒罵,抨擊虛假新聞媒體與「睡眼惺忪」的拜登。這一場景不斷在愛荷華、俄亥俄、佛羅里達、亞利桑那、賓州等地重復上演。

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的競選集會現場。

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的競選集會現場。

這與拜登在亞利桑那、俄亥俄等州舉辦的幾場造勢集會前稀稀落落的參與者、跟隨記者人數甚至超過參會人數的寥落場景,形成了鮮明對比。

同一時間,拜登在俄亥俄州競選集會現場。

同一時間,拜登在俄亥俄州競選集會現場。

三、美國股市連創新高

美國總統大選、特別是現任總統尋求連任時,有這樣一個兩百年來形成的規律:在大選當天,如果美國主要指數(杜瓊斯指數或是標普指數)超過4年前現任總統當選時的20%,則現任總統有高達87%的概率獲得連任;而且,股市上漲的幅度越高,獲選連任的機會越大。從喬治·華盛頓第一任開始,共有16位總統謀求連任時其相關的股票指數升幅超過20%;其中,14位成功連任。

這個道理其實很好理解——股市的繁榮意味著選民財富的增加,意味著經濟基礎的強勁,意味著投資者信心的充盈。

2016年11月3日特朗普勝選當日,美國標普指數的收盤價是2100點左右。截至2020年10月26日收盤,標普指數的收盤價是3401點;美國股市在特朗普任期的4年間,雖然受到世紀級疫情的衝擊,仍舊上漲了高達62%。按住績特朗普有87%的贏面。

四、黨派凝聚力和向心團結性

雖然在共和黨黨內初選時,特朗普沒有面臨任何強大的挑戰者,但是在最終的黨內初選投票時,特朗普還是創造了多個記錄:其吸引的黨內投票人數,不僅遠超布殊兩任任期的人數,而且更是超過了奧巴馬兩任任期的人數(一般來說,在民主黨總統任內,共和黨初選因為會有多名競爭者參選,往往經過多輪廝殺,所以本黨內參與熱情會更高)

舉例來說,布殊2004年競選連任時,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初選投票的人數是158933人;在奧巴馬2012年連任時,共和黨初選投票人數是293914人;而今年特朗普的投票人數是創紀錄的616705。同樣,在佐治亞州,布殊(2004年)是161374人,奧巴馬(2012年)是139273人;而特朗普(2020)是925212人,是前兩任的5倍以上!

不僅參與熱情爆棚,而且特朗普在黨內的支持度也是一直超過90%(這不是民意調查,而是實際選票結果),這一結果超過了小布殊、老布殊、列根、尼克遜等所有近50年內共和黨的前總統候選人在同時期的表現。

五、大選最關鍵、選民最關注的議題

美國大選既是選人,更是選事——也就是競選人在關鍵議題上的政策立場。
很多人一定會自然而然地認為:當今美國最重大的議題肯定是如何控制新冠疫情啦!當然,如果真是這樣,被疫情搞得焦頭爛額、自己也在幾周前中招住院的特朗普,肯定是棋輸一招了。但事實不是這樣。

美國多個調查機構的最新結果顯示,排在美國人最關注議題第一位、遙遙領先於其他議題的選項是:法律與秩序(佔比超過40%);排在第二位的是重振經濟(佔比超過30%);而疫情控制僅排在第三位,佔比剛剛15%。而僅就「維護法律秩序」與「重振經濟」這兩點而言,這都是特朗普的強項。

可能有人會指出:你不是說民調不可信嗎?這個議題排序也是基於民調啊?是的,民調失真,是一個帶有系統性、結構性的問題,它反映出整個民調行業在社交媒體泛濫、民意碎片化、瞬息萬變的輿情環境下的落伍與失位;但其失真程度是因人、因事而異的。

有一點可以肯定:凡是事涉特朗普本人的任何問卷和問題,都會因為「政治正確」、「沈默螺旋」、「錯進錯出」等美國輿情的特有壓力環境,而大幅失真——這是因為特朗普本人所帶有的「種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性別歧視」、「性醜聞」等特定政治符號和道德撕裂因素,所帶來的附生效果。

換句話說,只要是跟特朗普無關的民意調查,一般來講,其失真度還是在可以接受的誤差範圍內的。

六、黑人與少數族裔的支持度打破歷史框架

與美國偏自由派的主流媒體所描述的情形不同,特朗普執政以來所採取的大規模減稅、放鬆聯邦政府管控(比如,在其任內,特朗普政府刪減了超過2000多項限制中小企業經營發展的法律法規)、制止非法移民對於美國社保體系和社會治安的衝擊等政策,都從根本上改善了少數族裔中那些從事商業、服務業、企業管理等具有穩定工作人群的收入與福利。即便是疫情的衝擊打破了過去三年來持續上升的勢頭,以黑人和西班牙裔為首的少數族裔仍是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的。

當然,特朗普在有關警察暴力執法、種族衝突等議題上,時時說出一些種族主義意味很濃的話;但是,絕大多數美國的少數族裔更關注的是法律與秩序,以及經濟繁榮所帶來的個人和家庭生活改變。所以,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特朗普在黑人中獲得了超過15%以上、在西班牙裔中獲得將近40%的支持率。

要知道,在美國現代歷史上,共和黨領導人從沒有在黑人群體中獲得超過10%的支持率。特朗普打破了這個種族的藩籬。要想打敗特朗普,拜登必須獲得90%以上的黑人選票,以及60%以上的西班牙裔選票;而從目前的數據和趨勢來看,拜登遠遠達不到這一最低標準。

七、實踐競選承諾比率

特朗普是以「政治素人」的身段和人設,橫空出世,在2016年打敗共和黨內16位強勁的候選人,並最終在與「政治豪門」希拉莉的對決中,順利勝出的。他在競選中最擲地有聲的一句競選宣言就是,「我不是政客;我不會說一套、做一套;我承諾的,一定會做到。」

上任以來,4年時間不到,特朗普大鬧天宮一般,攪擾得國內、國際秩序天翻地覆;但不得不承認,他確實實踐了大部分當初的競選承諾——不管這些承諾當初聽起來是多麼的荒誕不經:

(1)成功大幅減稅;(2)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3)從伊拉克、阿富汗撤軍;(4)在美墨邊境修牆;(5)向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並將中國定義為匯率操縱國;(6)推動以色列與中東國家建交,並將美國駐以大使館移到耶路撒冷;(7)壓迫北約盟國提升國防費用;(8)與金正恩兩次見面,至今使得朝鮮沒有再次試射導彈與核試驗;(9)精確制導刺殺美國在伊朗的宿敵蘇拉曼尼將軍,等等等等。

特朗普真是在美墨邊境修牆。

特朗普真是在美墨邊境修牆。

這上面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美國以往的政客和總統候選人,多次承諾但從沒有做到的。然而在短短的4年內,特朗普都做到了。先不管這些政策實施的最終效果和戰略意義如何,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一點,特朗普不同於傳統的美國政客,確實說到做到。

八、「隱形」特朗普支持者

如前所述,特朗普鮮明突出的「白人至上主義」和「種族主義」標籤,以及其個人在私德、品質、人性等方面的明顯瑕疵,使得很大一部分信教守禮、道德意識感強烈的美國人,無法在公眾和私下場合透露自己對特朗普的支持——雖然從很多政策立場上,他們強烈相信特朗普是唯一能解決美國華盛頓官僚腐敗機制的「毒藥」,正所謂「以毒攻毒」。

這部分「隱形沉默」的特朗普支持者,無法從直接的民調問題中檢測出來;但是,稍微動動腦筋,改變一下問題的角度和切入點,這部分潛在特朗普支持群體就立刻昭然若揭了。

比如,成功預判了特朗普2016年當選的「民主研究院周日快報」 (Democracy Institute Sunday Express)就換了一個提問角度:「你覺得你身邊的朋友、親戚、同事會投票給特朗普嗎?」高達77%的受訪者回答「是的」,而只有23%的受訪者說「不是」。一個更令人震驚、但也順理成章的問題結果是:78%要投票給特朗普的美國人不願意自己的同事、朋友和親戚知道自己的投票意向;而只有13%要投票給拜登的美國人會在意這一點。

九、特朗普的對手太弱了

從1972年當選美國參議員至今,拜登已經在美國政壇上活躍了將近半個世紀。雖然一直覬覦總統大位,但是拜登多次參選,都沒能闖過民主黨初選的門檻——2008年敗給了初出茅廬的奧巴馬;2016年自忖不是希拉里的對手,拜登根本沒有出場。

這一次民主黨的初選過程,拜登也是步履蹣跚,在民眾的調動力和個人魅力上,遠遠落在本黨對手桑德斯和沃倫的下風。其最終能夠勝出,與其說是拜登擊敗對手,不如說是民主黨捉襟見肘,新人黯淡,最後只能矬子里挑將軍,把老廉頗請了出來。

試想,12年前,還算精力旺盛的拜登都無法調動民主黨內的熱情;12年後,年近80、精力頭腦都每況愈下的老政客,如何來挑戰一個精力無限、新冠確診住院3天就滿血復活的特朗普呢?難怪特朗普在總統辯論場上的一句話,讓拜登無言以對——「我47個月裏做到的事,超過你47年在華盛頓做成的事。」

十、美國人認為疫情應對的錯漏,不能全怪在特朗普的頭上

單從今年新冠疫情的應對來看,特朗普政府的成績單,確實是讓人難堪沮喪、顏面無光的。從2月份開始,美國國內的疫情不僅沒有控制住,而且愈演愈烈,目前可以說已經大面積失控。最新的單日感染人數逾8萬,超過6、7月份的高點。死亡人數超過20萬,新冠疫苗遙遙無期,經濟復蘇緩慢無望,這肯定需要特朗普來承擔主要責任。

是的,民主黨支持者及美國自由派媒體,一直也是這樣來抨擊特朗普的;但是,美國的民意主體似乎並沒有把責任全怪罪在特朗普頭上。為什麼?

一來,這次世紀級的大瘟疫,恰恰擊中了美國政治體系架構以及個人自由主義傳統的軟肋。不僅美國如此,其他西方歐洲國家在疫情應對上,也基本上是不及格的。如何改進美國三權兩黨制度在應對突發危機事件上的效率,如何說服那些崇尚個人自由、天性抗拒政府管控的美國人來重新調整個人與集體的關係,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是換一個黨派執政、或者換一個領導人就能馬上改頭換面那麼簡單。

二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非常成功地將疫情的肇始及原罪,算在了中國的頭上。他更在多個場合重申,這個賬,將來一定要跟中國算的。很顯然,大多數美國人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是認可這個立場的。由此也可以預見,一旦特朗普成功連任當選,中美關係會走上新一輪更危險、更緊張的衝撞週期。

綜上所述,雖然美國民調機構還是每天不厭其煩地重復著「拜登遙遙領先特朗普」的老調子——就像4年前一樣,但從我觀測和掌握的指標數據來看,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不是誰輸誰贏的問題,而是特朗普贏多贏少的問題。雖然一周後的大選會有拖延和爭議,但特朗普勝選連任,幾無懸念。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