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港租金樓價高昂,成為本地重大的民生議題。建制派早前提出在珠海填海,劃出大片土地建造「香港城」,區內實行香港制度。這個「飛地」建議,引起坊間熱議。由於國內填海速地遠比香港快,而且成本便宜,所以外界認為這是快速解決香港住屋問題的方法。

但內地近日有一篇博文,惹起各界關注。作者「靖海侯」熟識香港政治情況,經常撰文討論香港問題。該文章的標題已經十分「到肉」,題為《旗幟鮮明反對在內地建香港城」。「靖海侯」在文中說,從高空看內地深圳,一片燈火輝煌,而接鄰的香港有很多地方烏燈黑火,反映香港有很多土地並未使用,為什麼要內地撥地給香港解決房屋問題呢?

「靖海侯」提出了5點反對意見。一、香港的問題與民生有關,卻不全因民生問題造就,甚至民生問題都未必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二、解決香港民生問題,內部不是沒有空間,資源不是不夠充足,脫離香港尋求「飛地」屬逃跑行為,有損管治體制與形象;三、歷史已反複證明,恩惠不足以貢獻人心回歸,對香港一些人來說,恰恰缺的是該有的馴服、應有的敬畏;四、提出在「畫圈」把土地給香港的設想者,縱然愛國愛港,格局未必開闊,動機也要剖析,這不僅是個政治問題;五、捨得要平衡,權利義務要對等,合法、合理、合情三者,這個恐怕一個也站不住腳。

「靖海侯」這篇文章反映出內地一種相當強烈的意見。而如此強烈的意見,卻沒有在內地網上被刪除,就知道當中具有一定的分量。

這意見至少反映了中央的一種思路,就是香港回歸23年以來,中央對香港有求必應,但中央這個策略,並沒有解決香港的政治問題,恰恰相反,香港的政治問題愈演愈烈,到去年全面爆發。舊路行不通,中央逐漸演化出一個新的政策傾向。

為了方便說明,我將中央的政策簡單地分成兩個方向,「甲」政策和「非甲」政策。如果過去的政策是「甲」,但不成功,中央就會改為傾向「非甲」的方向去思考問題。例如小如香港的區議會,由於反對派在全港18區的區議會內,有17區佔了多數,他們就利用這個平台大力辱罵警察和狙擊政府。過去,特區政府的思路是盡量與區議會妥協,聽取他們的意見,不正當的行為也聽之任之,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這就是「甲」政策。到今天阿爺會認為「甲」政策的思路是錯誤的、無效的,就會朝著相反的方向去思考,例如問一下,「香港的區議會是否可以全部撤消呢?」乍聽之下,這個建議非常離經叛道,但細思之下,其實亦無不可,因為區議會只是一個諮詢組織。現時政府稍為重要的地區發展項目,都會諮詢區議會,之後才交上城規會審議,其實,法例對此並無嚴格要求。所以,取消區議會這個「非甲」方案,可以思考。

又例如《港區國安法》,香港去年爆發暴動事件,特區政府傾向於與反對派妥協,反對派提出5大訴求,政府就算做不到5樣,也希望做到4樣;結果吃力不討好,不斷讓步,但暴亂不止。結果中央改弦更張,以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向,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安法》,去壓制暴力抗議活動。自7月1日《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已收到明顯的震懾效果。

過去,香港發生重大政治事件,中央都會就香港民生問題上,以「送大禮」的形式,協助香港解決問題。例如2003年的大遊行,中央最後同意放出大量旅客,以自由行方式來香港旅遊消費,刺激本地經濟。然而,這種「甲」政策,結果沒有解決香港的政治問題。借「靖海侯」的用語,沒有帶來應該有的馴服和敬畏。「甲」政策無效,「非甲」政策的思考登場。

現在看來,中央開始傾向於另一個政策路線,就是香港問題,要香港自己解決,政治問題,要政治解決,不想再用民生送禮的方式,去解決政治問題。從這個角度,想中央在內地大幅填海之後,「飛地」給香港,難度會越來越高了。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