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袁世凱之子袁克文:僧道和妓女都為他送葬


袁克文,袁世凱的次子(資料圖)

袁克文:字豹岑,別署寒雲,被稱為「民國四公子」之一。熟讀四書五經,精通書法繪畫,喜好詩詞歌賦,還極喜收藏書畫、古玩等。

袁克文,字寒雲,和張伯駒、張學良、溥侗並稱「民國四公子」。所謂公子,言外之意,是說老爸很牛,袁克文畢竟是袁世凱這根上發出來的,袁家次子。袁世凱、袁克定父子熱衷帝制,袁克文冷眼旁觀。他寫了一首詩《感遇》:「乍著微綿強自勝,陰晴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西去驕風黯九城。隙駒留身爭一瞬,蜇聲催夢欲三更。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高層。」正是各方的解讀,使得袁克文名聲大噪。

袁克定把風流倜儻、多才多藝的袁克文當作潛在的競爭對手。於是歷史上的一幕重現:時人把袁克文看作曹植,把其父袁世凱比擬為曹操,袁克定自然是陷害弟弟的曹丕了。

1912年袁克文避至上海。他主動造訪黃金榮,給黃金榮帶去的見面禮是10枚英國人鑄造的黃金紀念幣——袁世凱請英商專門造的,用來紀念他成為大總統。袁克文加入了青幫,輩分比黃金榮、杜月笙還高。

入得青幫,上得青樓。袁克文除了作詩畫、愛藏書、賞古玩、唱京昆之外,他的愛好是出入青樓。在上海灘,有了青幫老大的護身符,出入歡場,醉生夢死。

除元配妻子劉梅真外,他還娶了5個姨太太。沒有名分或「一度春風」的情婦那就更多了。克文擇女,講究色、才、藝、德四全。凡是和他有過交往的女子,個個是名媛、才女。

當籌安會緊鑼密鼓進行秘密復辟的活動時,袁克文明確表示反對。進諫的結果可想而知,被袁世凱斥為書生之見,不足以論天下事。袁世凱不聽這位書生之見,當了八十三天的皇帝,遭到全國的反對,便一命嗚呼了。家事國事,一片蒼涼。此後的人生,如同一場大戲,急轉直下,榮華富貴,生死枯榮,袁克文已經看破紅塵。

1931年正月,袁克文染上了猩紅熱。他短暫的一生,就像一場猩紅熱。在猩紅的戲台幕布上,中宵拔劍為起舞,誓搗黃龍一醉呼。戲台的大幕緩緩合攏。3月22日,猩紅熱還沒痊癒,這位風月盟主就去會了一次舊相好,可謂「躺著風流,抵死纏綿」。回家後舊病複發,不治身亡。

送袁克文最後一程,自發組織起來的僧尼道士達4000多人,另一支自發的隊伍是上千妓女,她們發系白頭繩、胸戴袁克文頭像徽章,統一裝束。在出殯的隊伍中,因為僧道和妓女的出現,搶了前來公祭的徐世昌、于右任、周瘦鵑等名流的風頭。生前風流,死後仍導演這麼一齣戲,42歲的袁寒雲,不枉瀟洒走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