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鄧小平超簡潔語言魅力:5個問題答11個字


鄧小平(資料圖)

本文原載於《海峽通訊》

刪繁就簡三秋樹。表達簡潔,是一門高超的語言藝術。世紀偉人鄧小平就是這方面的高手,他從不喜歡滔滔不絕地高談闊論。話不在多, 管用就行。他的語言簡潔精闢,善於抓住問題核心,一語中的,絕少用形容詞, 更絕少拖泥帶水。他那簡潔明確的語言,傳達著耐人尋味的深邃思想。其言簡意賅的語言風格與藝術,頗值當今為政者學習。

五個回答十一個字

現任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副會長的毛毛(鄧榕),是鄧小平的小女兒。她於1993年在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父親鄧小平》(上卷),從一個特殊的角度,對鄧小平在「文革」 十年中迭宕起伏的政治歷程和他家庭的悲歡離合作了生動的記述和理性的思考,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一代偉人的思想、品格、氣節、胸懷、膽識,以及與普通人一樣的兒女情懷。

毛毛在著手寫這本《我的父親鄧小平》傳記時,曾問父親:「長征的時候你都幹了些什麼工作? 」鄧小平回答三個字:“跟著走。”

鄧小平熱愛生活,熱愛自然,他喜歡用鮮花來裝點生活。他的院子裏常年栽種著牡丹、玉簪、月季、芍藥,每個季節都有鮮花在開放。孩子們問他最喜歡那種花,他的回答是芍藥,理由是芍藥花不但好看,還可以當藥材使用。將美好的生活情調與生活的實際需要聯繫在一起,或許是鄧小平獨特的實用美學。

當孩子們問起他在太行山時期都做了些什麼事? 鄧小平只回答了兩個字———「吃苦」。抗日戰爭爆發後,鄧小平任八路軍政治部副主任,1938年1月又任八路軍一二九師政委, 和師長劉伯承一起深入華北敵後,創建了太行、太岳等抗日根據地,在艱苦的條件下擔負起領導華北敵後抗日根據地黨政軍的全面工作,打了一個又一個的勝仗。從此,劉鄧大軍的赫赫威名聲震天下。在評價劉鄧大軍的輝煌戰史時, 他也只用了兩個字———“合格”。

美國作家索爾茲伯里在他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中,有一個傳神的細節:鄧小平在第一次被打倒後連寫兩三份檢查,指控者仍不滿意, 鄧小平堅稱說的都是實話,沒有別的可說了。說罷,鄧小平「把腰桿一挺,直直地站在那裏,不願為此再費口舌」。人的腰桿一旦硬起來, 是寧折不彎的。小平的腰桿硬,背後是小平堅持真理、不附權勢的政治品格。他曾對外賓說:“人們都知道我曾經‘三下三上’,坦率地說,‘下’並不是由於做了錯事,而是由於辦了好事卻被誤認為錯事。”

他從不向錯誤彎腰低頭,哪怕犯錯的是至高無上的毛澤東。1975年11月,毛澤東提出由鄧小平主持作總體肯定「文革」的決議,鄧小平予以堅決而巧妙地拒絕:“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於是,他再次被“打倒”。

1968年10月,鄧小平被撤銷一切職務,保留黨籍。1969年10月,鄧小平被下放到江西省。1973年3月10日,中共中央決定,恢復鄧小平的黨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1973年2月,鄧小平從江西下放地回北京,毛澤東第一次召見他,開口就問:「你在江西這麼多年做什麼? 」 鄧小平只用兩個字回答:“等待”。

加拿大第15任總理特魯多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1970年10月13日, 他宣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代表中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並與中國建立了正式外交關係。1983年他再次訪問中國並與鄧小平友好會晤。他問鄧小平三落三起、終能重返政壇的秘訣是什麼? 回答還是兩個字:「忍耐」。

生動形象一針見血

1962年7月, 鄧小平在談到恢復農業生產的措施時, 為了形象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他引用了一句四川的俗語:「不管黃貓黑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18年後,四川的一位畫家曾經給鄧小平畫了一幅黃貓黑貓圖,以此來表達對這位老人一生堅持信念的讚美。鄧小平欣然接受了這片心意。

20世紀70年代後, 美軍吸取了教訓,注重加強輕型步兵師的建設,把徒步步兵的人數擴大到了40%以上,而與此同時,用於單兵攜帶物資的單兵攜行具研究也隨之展開。美軍把這一戰略轉變譽為「軍事思想上的一次靜悄悄的革命」。國際戰爭形態的這些變化引起了我軍的重視,對照我軍落後的攜行方式,上個世紀的80年代,部隊感到這個問題不能再拖下去了,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鄧小平下達了一個重要的指令,那就是一定要讓士兵“背得動,走得動”。

1977年11月,復出後的鄧小平,首先把廣東作為視察全國的第一站。當時有不少人偷渡去香港,深圳邊防部隊無力防守,就把偷渡事件作為惡性政治事件上報到了鄧小平面前。鄧小平沉默了好一會兒,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了兩句話:「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此事不是部隊能夠管得了的。”這兩句話成了後來建設深圳特區的最早的福音,自從深圳建立特區後,不僅沒人偷渡香港,相反偷渡到香港的人,首先帶著他們在香港辛苦積蓄的錢,參與深圳特區的投資與建設。

開短會,講短話,辦實事是鄧小平的一貫主張。1979年鄧小平訪問美國, 在白宮與美國總統卡特親切會見,就在兩位領導人含笑握手的一剎那,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記者競相撳動著鎂光燈,記錄下這歷史的偉大時刻。這時鄧小平以他出眾的外交智慧和語言表達藝術說:「這是兩國人民在握手。」表現出他特有的簡練、精闢、機智過人的語言風格,受到國際輿論的好評。在中美關係歷盡艱辛、逐步好轉的歷史點上,兩國領導人相遇,似有萬語千言要說,但在兩人握手的一瞬間,又不可能說得太多,這時,鄧小平用九個字就高度概括了偉大的時代背景和中美兩國人民及領導人的共同願望,真是千錘百鍊之言,遠見卓識之語,表現了中國領導人在國際舞台上的崇高形象。

鄧小平在《改革開放政策穩定,中國大有希望》一文中,談到對於「國際局勢」的態度時說:“對於國際局勢,概括起來就是三句話:第一句話,冷靜觀察;第二句話,穩住陣腳;第三句話,沉著應付。不要急,也急不得。要冷靜、冷靜、再冷靜,埋頭實幹,做好一件事,我們自己的事。”這段話連用了三個四字格短語,從不同側面,不同角度概括了我們對國際局勢的態度,接著又用偏正結構的短語, 強調了我們要立足做好我們自己的事。短語形式整齊,節奏明快,語言簡潔,具有高度的概括性。

他在《軍隊整頓的任務》一文中指出:「軍隊建設中確實存在不少問題, 在座的許多同志也有這個感覺。我想了一下,有五個字。」“一是有點腫。……”“二是有點散。……”“三是有點驕。……”“四是有點奢。……”“五是有點惰。……”這種方法即古人所謂“提綱挈領法”,不僅簡明扼要,而且條理清晰,便於理解,便於記憶。

在領導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中,鄧小平的名言是「摸著石頭過河」。“石頭”是什麼,就是實踐。

1985年5月23日至6月6日,中央軍委擴大會議在北京召開。6月4日,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會上鄭重宣佈:中國政府決定,人民解放軍減少員額100萬。

由於種種歷史原因,人民解放軍的「臃腫」問題由來已久。至1985年,人民解放軍軍費只有191億元人民幣, 僅占同年美軍軍費的2%,不及前蘇聯軍費的零頭,而人民解放軍的員額卻是美軍的兩倍,與蘇軍持平。對裁減100萬, 有些領導人擔心會減弱軍隊的戰鬥力。鄧小平作了一個生動的比喻:虛胖子能打仗?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 鄧小平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發表了重要講話。鄧小平的南巡談話對中國90年代的經濟改革與社會進步起到了關鍵的推動作用。在這次南巡談話中,鄧小平依然用短促而擲地有聲的話語來評價自己的作用———「我的作用就是不動搖」!

鄧小平還給漢字的海洋里增添了許多鮮活睿智的辭彙。「兩手抓」、“三步走”、“硬道理”、“翻兩番”、“一國兩制”、“三個面向”、“第一生產力”……

鄧小平的自我介紹也十分簡潔,他曾幾次對外國客人說:「我是一個軍人,我真正的專業是打仗。」

中國文革後「傷痕文學」曾一度很熱,裏面眼淚很多, 自然也賺取了讀者的不少眼淚。當有人向鄧小平問起他是如何看待「傷痕文學」時,鄧小平只回答了八個字:“哭哭啼啼。沒有出息。”

風趣幽默笑對人生

1957年1月12日,清華園裏,萬餘師生冒著凜冽的寒風等待著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來作報告。鄧小平用緩慢而清晰的語調開始了他的報告:「過去,我們部隊有的戰士不愛聽報告,屁股坐不住,講怪話;‘不怕飛機加大炮,就怕政委作報告。’今天,我這個政委來給你們作報告,你們怕不怕呀? 」鄧小平這番詼諧幽默的話語,一下子拉近了他與聽眾的距離,全場響起了歡快的笑聲和熱烈的掌聲。

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我們國家的發展走上了健康的軌道,鄧小平性格中幽默的一面就愈來愈強烈地流露出來。1979年訪美時, 鄧小平在卡特總統設的國宴上談笑風生。當雪莉·麥克萊恩對他個人的經歷表示興趣時,鄧小平幽默地說:「如果對政治上東山再起的人設置奧林匹克獎的話,我很有資格獲得該獎的金牌。」

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北京大學教授嚴家炎在國內出版的新著《金庸小說論稿》中提出:鄧小平是內地最早閱讀金庸小說的人。鄧小平夫人卓琳女士說,鄧小平在70年代後期自江西返回北京, 就託人從境外買到一套金庸小說,很喜歡讀。1981年鄧小平接見金庸時, 熱情地握著他的手說:「歡迎查先生。我們已是老朋友了。你的小說我讀過,我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 你書中的主角大多歷經磨難才成大事,這是人生規律。」

「重出江湖」這句幽默之語,一下子就拉近了他與金庸的距離。

1985年7月,一位外賓向81歲的鄧小平請教長壽秘訣。鄧小平的回答是四個字「樂觀主義」,“天塌下來不要緊, 有高個子頂著”。1976年,第三次被“打倒”前,他面對“四人幫”威脅, 報以淡然一笑:“我是聾子不怕響雷打,死豬不怕滾水燙。”

1988年1月,鄧小平以84歲的高齡接見了48歲的挪威首相布倫特蘭夫人。給鄧小平擔任翻譯的姑娘傅瑩首次在這種高層次的場合亮相, 她把鄧小平的84歲錯譯為48歲,當副外長周南把這一情形告訴鄧小平時,鄧小平不但沒有批評傅瑩, 反而幽默地開懷大笑,布倫特蘭夫人也笑得合不攏嘴,整個談話的氣氛變得非常親切、和諧,雖然傅瑩有點難為情,但她很快就被這輕鬆、友好的空氣感染了。

1992年1月, 鄧小平在深圳植物園參觀時,見裏面種植著各種各樣的竹子—————在場有人說,這裏的竹子是從成都「弄」來的。小平同志開玩笑說:“這也屬於知識產權問題啊,我是四川人,要你們賠償呀。”周圍的人全都笑起來。

小平同志晚年曾風趣地講過,「能游泳說明我的身體還行,能打牌說明我的腦子還有用。」

鄧小平題詞的語言也比較簡潔,目前能收集的鄧小平題詞共有525幅, 其中最短的是「求是」,“晗亭”,“深圳”, 只有兩個字。1978年11月16日, 鄧小平為日本太極拳愛好者的題詞也只有四個字:太極拳好。

1986年2月,他在灕江的時候,聽從外孫的建議,為桂林七星岩題詞「到此一游」,極有生活情趣。

作為20世紀的偉人之一,鄧小平以他的智慧、魄力和威望,贏得了人民的信任和整個世界的尊重。他的語言風格、人格魅力、睿智膽略在舉手投足、談笑風生之間表現得淋漓盡致,給世人留下無窮的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