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這個「黑老大」判了

時至隆冬,大雪紛飛、路面結冰。

80名精幹警力頂風冒雪徒步翻山,耗費3個小時到達位於深山內240公里處的掃帚溝。

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

寒風刺骨、積雪沒膝,多名民警數次摔倒負傷,險些掉入深不見底的懸崖。他們要抓捕的,是藏匿在廢棄金礦礦洞中的蔡國強涉黑組織骨幹成員。

這一切還要從兩年前說起——


查獲的涉案工具

一起聚眾賭博案,牽出「黑老大」

2018年8月的初秋,涼意漸濃。

陝西咸陽武功縣公安局民警在巡邏時發現一起聚眾賭博案,民警訊問得知,該賭場是西安周至縣一男子開設,其團伙還長期在武功縣、陝西楊凌示範區等地有賭場。

案情上報後,武功縣公安局第一時間成立專案組,在專案組偵辦這起聚眾賭博案時,又挖出一起聚眾鬥毆案。

二者均指向一個以蔡國強為首的犯罪集團。

憑藉敏銳的職業感,辦案民警判斷,聚眾賭博背後必有經濟糾紛或打架鬥毆,甚至極有可能存在故意傷害和非法拘禁等涉黑案件。

「此案值得深挖!」辦案民警一致認為。

黑惡組織幫規森嚴,竟與民警持槍對射

經過長達半年的線索摸排、走訪,2019年春節,一個以蔡國強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浮出水面。

據咸陽市掃黑辦主任董彬介紹,該犯罪集團已查明的有60人,大都由有違法犯罪前科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組成。

根據這些人的性格特點,蔡國強還給予他們不同的分工與「幫規」。

1新成員加入必須由老成員介紹,且得繳納身份證或複印件;

2組織內不准吸毒、不准打架、不准賭博;

3違反幫規者,輕則送至其深山中的藏獒園養狗「服刑」,重者受到慘絕人寰的毒打。

而這個幫規森嚴的黑惡團伙是如何起家的呢?

2000年初,時年22歲的蔡國強開始接觸新型毒品搖頭丸,之後和同夥開始販賣毒品。

2005年,蔡國強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

蔡國強真正開始發家,是從2006年他刑滿釋放開始。出獄後,為了確立自己的強勢地位、揚名立威,蔡國強以自己私藏槍支被好友王某所偷為由,帶領數十人威逼王某自剁兩根手指。

2013年,因藍田某賭場拒繳保護費,蔡國強指使手下成員50餘人、駕駛20餘輛車趕往藍田縣,對該賭場人員持刀追砍。因正直盛夏且在鬧市區,圍觀群眾不計其數,窮凶極惡的黑社會成員竟將砍刀砍向圍觀群眾……

2008年至2018年10年間,蔡國強先後指示手下成員在多處賭場索要保護費、強行放賬,稍有不從或少給者,便會遭到暴力索要,甚至家屬和無辜群眾也會遭殃,民怨沸騰。

不僅如此,2008年元旦,蔡國強還糾集數人與西安市周至縣公安局民警持槍對射,致使1名民警頭部中彈受傷。

蔡國強如此囂張的背後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西安市委平安辦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長、市公安局掃黑辦主任閻鴻的庇護。

「黑老大」企圖金蟬脫殼,民警冒雪礦洞搜捕

武功警方決定對蔡國強實施抓捕。

2019年大年初一,聞風的蔡國強及妻子購買好機票,準備出境外逃。武功縣公安局果斷出擊,開展代號為「反手刀」的統一收網行動。

而在專案組趕赴西安咸陽國際機場時,出現的卻只有蔡國強妻子王家萍……蔡國強企圖金蟬脫殼逃脫法網!

民警立即對蔡國強戶縣家中實施佈控並耐心蹲守,功夫不負有心人,2個小時後,狡猾的蔡國強駕車出現,專案組民警一舉將其在戶縣家中抓獲。

經突審,蔡國強對其聚眾鬥毆、敲詐勒索、非法買賣、持有槍支等事實供認不諱,並透露其令人將手下數名骨幹成員藏匿於渭南市潼關縣秦嶺深處的掃帚溝之中。


咸陽市武功縣公安局長李寧帶隊抓捕蔡國強涉黑案犯罪嫌疑人現場

於是,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當天下午2點,民警終於找到嫌犯藏匿的廢棄金礦礦洞,可是洞口多、氧氣稀薄、毒氣瀰漫,通道又狹窄黑暗,搜捕極為困難。

幹警們將鞋帶綁在腳底防滑,用手機照明,進入礦洞搜捕,終於在當晚10時許將數名犯罪嫌疑人悉數抓獲。

此時,民警們已連續17個小時水米未進,只能以雪止渴……


查獲的涉案工具總圖

案發地群眾趕赴現場,爭先恐後拍照、放鞭炮

辦案民警表示,雖然多次發佈徵集線索的通告,無奈群眾擔心蔡國強被抓消息不實,不敢舉報,更有多名受害者不敢作證,直接拒見。

談「蔡」色變、遇「蔡」不安,讓偵辦過程舉步維艱。

為消除群眾的擔憂、恐懼,陝西省公安廳通過省內多家媒體發佈公告,並安排專案組成員大批量的帶領蔡國強及其組織成員指認現場。

當看到蔡國強及其手下骨幹成員被抓後,案發當地的群眾奔走相告,特地趕赴現場爭先恐後地拍照、放鞭炮。

在戶縣興倫購物廣場指認現場時,圍觀群眾竟造成草堂路十字路口交通堵塞半小時之久。


戶縣指認犯罪現場

此後,專案組曾一天內接到群眾舉報電話30餘個,共收到群眾舉報線索100餘條,有價值線索20餘條。

網路媒體、百度貼吧內有大量關於蔡國強被抓的留言,紛紛要求公安機關對蔡國強犯罪團伙從嚴從重、依法處理。

「蔡國強案是陝西省率先進入審判環節的涉黑案件之一,也是咸陽市自新中國成立以來打掉的涉案人員最多、影響最為惡劣的涉黑案件。」咸陽市委政法委書記王宏兵介紹。


咸陽市武功縣蔡國強涉黑案犯罪嫌疑人押解

蔡國強落網後,2019年6月3日,中央掃黑除惡第12督導組進駐陝西省督導,僅用十天,便打掉蔡國強黑社會團伙的「保護傘」閻鴻及相關人員。

黑老大在庭審現場跟「兄弟們」說……

「蔡國強等57人涉黑案,僅案卷宗材料就有242冊,光碟187張。」咸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馮華介紹。

為了確保疫情期間庭審工作順利進行,咸陽市委成立案件審理工作指揮部。

司法部門從全市律師隊伍中聘請37名律師,為沒有委託辯護律師的被告人辯護,此舉不僅實現了被告人辯護律師全覆蓋,更讓每一名被告人感受到審判的公正性和權威性。

「檢察部門同時徵求法院、律師和辯護人意見建議,經過6次研判量刑,確定了精準的量刑建議。」咸陽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趙亞光介紹。

最終57名被告人全部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2020年6月30日咸陽市武功縣蔡國強涉黑案公開宣判

今年6月30日,武功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蔡國強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13項罪名,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56名被告人被判處二十年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我們所做的違法事實清楚著,法院也不會違法判決的,大家別上訴了吧,我們爭取早日服刑,早日改造吧。」宣判後在被告人簽字環節,排在一號的被告人蔡國強對後面的“弟兄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