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慈禧太后臨死遺言 震驚整個大清王朝


至於慈禧,是「老妖婆」,還是「不同尋常的太后」;是地地道道的賣國賊,還是多讓大清王朝多延口殘喘30年之久的救世主……正所謂,「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回眸最後一天的慈禧,如今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們跟隨鏡頭,用眼去觀,用耳去聽,用手去觸吧。

1908年,11月15日。凌晨時分。慈禧像往常一樣,起床,即所謂「請駕」。昨日,也就是14日,光緒帝駕崩。慈禧終日忙碌於料理光緒帝的後事,沒能多加休息,很晚才休息。

不知為何,慈禧太后的氣色非但未有損,反而越發的好了。起床後,便到了梳洗時間。宮門外,專門伺候的太監早已靜候多時,譬如,專管梳頭的太監。因為慈禧太后特別注重養護,故每日用於梳妝枱上面的時間很長。

梳洗完畢後,一太監喊道:「打帘子。」專門此事的太監便連忙打開帘子。與此同時,在場的所有太監皆聞聲跪拜,齊呼「老祖宗吉祥」。其後,用豐盛的早餐。

早上六時。慈禧開始召見軍機大臣,共與皇后(按:即光緒帝之妻,葉赫那拉氏,也就是日後的隆裕太后)、監國攝政王載灃等人洽談多時,後以新國君的名義下詔書,尊慈禧太后為太皇太后,又尊皇后為太后。

正午午時。起初吃午飯時,慈禧還好好地,可吃著吃著,便開始頭暈目眩,且這一狀況持續了較久。人將逝世時,當事人多瞭然,便曉得自己將不久於人世,故立即召開緊急會議,並敲定太后管重要之事,監國攝政王裁定。

發完上諭後,慈禧病情越發加劇,便命令軍機大臣起草遺詔。軍機大臣將起草的遺照呈上後,慈禧閱後,改了幾處,譬如「不得不再行訓政」與「回念五十年來」云云。

說罷,她又對身邊人說道:「我畢生垂簾聽政數次,不了解的人認為我是貪婪權力,實際上是迫於時勢不得不做出此決定。」此時的慈禧還如素日一般,頭腦清晰,神志清醒,旁人觀之為和藹可親。

沒過多久,她便開始逐漸昏沉起來。後倏忽,眼睛又開始炯炯有神,可這一情形未能維持多久,可見這是迴光返照。

慈禧對這個自己執掌大權好久好久的大清王朝扔出最後一句話:「此後,女人不可預聞國政。此與本朝家法相違,必須嚴加限制。尤須嚴防,不得令太監擅權。明末之事,可為殷鑒(自我以後,任何女子不得干預國事,必須好好維護本朝家法,尤其是嚴防太監專權!明末之事,一定要引以為鑒)!」

下午五時。慈禧張著嘴,面南逝世。對於慈禧,我不會玩邯鄲學步,搞所謂蓋棺定論,只是簡單地說一說自己的一些看法與感受罷了。作為統治者,都不願看到自己被外人欺負,內政被干涉,領土被佔領,信譽被喪失,慈禧太后自然跳出這些昔日定律。

慈禧老練,迷信,也懂得學習西方,也愛民,且絕不能容忍任何與自己相悖的分子存於眼帘之前,誰數落自己專政,要奪自己的權,就跟誰急。

慈禧日後推行的所謂新政,與康有為、梁啟超所推崇的戊戌變法,在根本上是一致的,只不過作為當事人,慈禧不承認罷了。諂媚外國,苟且偷生,割讓領土,這是「千古罵名」,這也是釘在恥辱柱上的雪恥。

在筆者看來,慈禧是個女強人,本來應是一枝花,卻被推上了砧板,變成了一棵世人皆視為「救命稻草」的所謂稻草。

過去的都將過去,歷史最大的價值不是忽悠與愚弄,而是讓我們如今這些晚輩,再讀時,再曉時,懂得一些道理,讓我們可以在現在的基礎上活得更好,更幸福,才是最大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