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電玩舉辦虛擬演唱會 體驗無限可能

疫症作為虛擬演唱會的催化劑。

疫情及限聚令影響下,聚集大量人群的現場演唱會難以舉行。全球各地的歌手嘗試在網上直播時,本地組合C AllStar再走前一步籌辦網上互動演唱會。主辦單位將參與實體演出的互動經驗帶到遊戲平台,過往現實難以呈現的效果亦通過科技得以成真,惟技術問題仍是製作方最逼切要解決的問題。疫症作為虛擬演唱會的催化劑,讓業界看到不一樣的音樂世界,原來商業贊助模式和產品銷售拆帳的商機遠比想像大,科技進步更為演唱模式帶來無限可能性。

C AllStar。資料圖片

留家抗疫成為港人今年的日常,紅館萬人大合唱變為不可能的任務。然而,唱片銷售直綫下跌已成事實,現場演唱會製作、周邊產品銷售及廣告贊助都是音樂行業的重要收入來源。近月世界各地不少本地歌手,以至殿堂級巨星都嘗試在綫上辦個唱,繼續維持熱議度或為行業籌款,但絕大多數演出均為免費演出。相較外國樂迷早已習慣付費觀看網上演唱會,如何扭轉港人娛樂習慣成為業界一道難題,幸有本地業界小試牛刀後發現潛在商機龐大。

舉辦虛擬演唱會需要IT人員支援,開銷跟實體演唱會相若。受訪者提供

8月第三波疫症尚未緩和之際,樂壇組合C AllStar於電玩遊戲「Minecraft」舉辦了首個虛擬實景結合的網上互動演唱會《Make It Happen@10》,通過科技將「紅館」搬到歌迷家中的電腦。主辦單位Kre8Lab負責人梁珮珈說,參考外國虛擬演唱會的經驗後,認為以遊戲軟件建構舞台可讓歌迷更有互動和參與感,盼於虛擬演唱會帶來等同實體演唱會的參與體驗。

本港歌手曾有郭富城和許冠傑等人舉辦網上直播形式演唱會,但梁珮珈指,C AllStar的虛擬演唱會與之不同,設計上嘗試在遊戲模擬了歌迷進場體驗,參與者不止能於場館外「購買」周邊紀念品,進場後又可自行選擇座位,「坐慣『山頂位』的人可以試試在第一排觀賞演出,演出期間能控制其角色到處走動都沒問題。」另外,演出設視像對話點歌環節,舞台效果則加入凌空巨型星球、煙花效果,將以往未必有辦法在紅館現場呈現的元素帶給觀眾。

本港歌手曾有郭富城和許冠傑等人舉辦網上直播形式演唱會。資料圖片

梁珮珈稱,今次約千名購票觀眾可分為兩大類別,除了年約25至40歲的歌迷,還意外地打開了15至25歲Minecraft用家的市場,「遊戲玩家都很感興趣,想知道我們怎樣在遊戲里舉辦演唱會。」該次虛擬演出僅屬測試性質,暫未開放予全球歌迷,但她表示,網站後台數據顯示曾有澳洲、加拿大等地的網民查閱演出資料。

即使限制了參與人數,惟首次演出仍因技術問題,直播多次斷綫令一眾歌迷怨聲四起,甚至有人狠斥「呃錢」,事後C AllStar聯同經理人公司宣布可退票及補辦一場演唱會「補鑊」。就此,梁珮珈直認,當初加入大量舞台效果,但低估了用家電腦的承受能力,未有為不同型號的電腦使用情況作測試,故第二次補場已重新再測試,事前會表明無法支援版本太舊的系統。

轉換了演出方式後,寰亞傳媒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陳志光坦言,虛擬演唱會省去了搭建實體舞台的開支,部分人手已由電腦程式取代,歌手亦毋須走位,他們只需面對鏡頭演唱,不會見到四方八面的歌迷,但同時製作團隊增加了遊戲設計、直播技術員等科技人手,如此一來新演唱模式的製作費跟傳統演唱會相差不多。

C AllStar。資料圖片

撇開技術問題,這次演出實驗其中一樣讓陳志光最覺驚喜的事,在於演唱會只籌備了3個月,卻吸納到比平時更多的贊助,而且跟單純贊助傳統演唱會的情況不同,虛擬演唱會有辦法加入電子商貿,如其中一家快餐店贊助商特意為該次演出推外賣套餐,製作方能藉着跟運動服裝、食品公司等贊助商的商品銷售紀錄拆帳,不再限於發售演唱會周邊商品,「新平台對贊助商很有吸引力,對他們有新鮮感,所以很多都想參與其中,將來應該會有無限的想像可能。」

一場疫症爆發,加速了娛樂公司走入科技市場的步伐。陳志光認為,疫症提高了人們對網上文化活動的接受程度,讓虛擬世界提早了一兩年到臨娛樂產業,「未來的演唱會可能加入更多科技元素,如外國有歌手在演出中運用了人工智能(AI)技術、通過視像軟件Zoom演歌,日後視乎科技發展,可能還有加入AR(擴增實境)的製作。」

長遠而言,虛擬演唱會將會是陳志光必走的方向,但未來需想辦法解決現有的平台限制,「Minecraft始終是一個遊戲,不是用作舉行演唱會的。」就此,寰亞現正跟雲端服務供應商合作,希望自行開發一個平台,以迎接虛擬娛樂的新世界,更展望解決觀眾人數局限,為環球歌迷提供觀賞演出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