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揭李偲嫣慘劇的來龍去脈

內地抗疫權威鍾南山曾說:「對新冠患者早發現、早隔離,比什麼都重要。」   

鍾南山的指示,簡單扼要。看香港抗疫倒瀉籮蟹,疫廈處處。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做不到「早發現、早隔離」,不能防止疫情擴散。

早前我講過有新冠確診者和他的家人,被拖延2日送到隔離中心,到了中心之後,又拖延2日才檢測。後來爆出有確診者的62歲母親,在家中等候送往檢疫中心隔離多日期間死亡。在差不多時候,又爆出「香港正義聯盟」前主席李偲嫣在家中離世後確診新冠肺炎。同樣是拖延確診的個案,都顯示香港衛生部門在整個抗疫安排上,有重大漏洞。

我詳細追查李偲嫣的例子,發現很多問題。

李偲嫣和她的丈夫謝鋮浚在本月7日覺得身體不適,李偲嫣發燒病情較重,謝鋮浚病況輕微。兩人於8日去看醫生,同時拿了深喉唾液樣本樽,並於10日早上把深喉唾液樣本交回元朗容鳳書健康中心做檢測。

兩人之後一直沒有收到檢測結果通知,由於政府曾表示沒有通知,等於檢測結果呈陰性,所以夫婦兩人初時以為無事。但李偲嫣病情未癒,兩人為安全計,便去藥品連鎖店買了快速測試套裝自行檢測,但都沒有測出呈陽性的結果。

直至16日早上,李偲嫣覺得心跳很快,過去她也曾試過如此,吃了一些救心藥再睡。到中午12時許,臥病在床的李偲嫣突然叫了一聲,她丈夫發現她已休克,馬上叫救護車,並為她做心外壓急救,可惜送院後在1時許去世,當時醫生診斷為「急性肺炎」。兩日後到18日,才驗出李偲嫣是染上新冠肺炎。李偲嫣由10日交樣本,一直無消息,至去世後做第2次病毒檢測才確診。

至於李偲嫣丈夫謝鋮浚,在太太確診後1日,政府在19日才通知他要入住隔離中心,又等了一天,到20日才送到隔離中心,再等一日即21日早上才做深喉唾液檢測,到當天晚上才證實確診。換句話說,謝鋮浚在太太李偲嫣18日證實確診後,仍被拖延了足足3日才確診(距離李偲嫣去世5日)。如以他第一次交回樣本樽起計,更足足有11天!

從李偲嫣及其丈夫謝鋮浚的例子,可以見到幾個問題:

第一、新冠肺炎病發很快,可以令人猝死。李偲嫣病發9天,如果她的病情很嚴重,例如呼吸困難,她應該早已入院求醫。但她只有輕微的發燒感冒症狀,又交了唾液樣本,但沒有收到結果通知,便延誤了確診和治療。

以李偲嫣病發的情況看,她可能在16日早上爆發「炎症風暴」,在短期內病情急速惡化致死。

李偲嫣的離世,可以總結為1、新冠肺炎對中年人也有很大的殺傷性,有猝死的可能。2、政府的檢測是否有誤尚待考證。醫管局事後解釋,李偲嫣及她丈夫謝鋮浚的檢測結果均屬陰性。負責做檢測的外判商曾嘗試透過手機短訊,通知兩人檢測結果但不成功。

李偲嫣的死亡個案會交死因庭審訊,相信其中一個關鍵節點,是李偲嫣第一之檢測結果是陰性,是真的沒有病毒、是採樣問題、還是深喉唾液這種檢測方法有問題?另外也要調查為何發不到短訊通知當事人檢測結果。

第二、謝鋮浚前後要11日之後才證實確診,十分離譜。謝鋮浚夫婦在10日交的樣本是否經過合理處理是第一個焦點。第二個焦點是第二次檢測也多番拖延。謝鋮浚是太太確診(18日)後拖了2天才入檢疫中心,第3天才檢測。為什麼一個重症死亡者同住的丈夫,也要拖3天才檢測?

第三、沒辦法做到「早發現、早隔離」。拖延檢測、確診延誤,首先是令到病人沒法及早送院治療。其次是早一日確診,早一日隔離所有相關的緊密接觸者,就可以減病毒在社區中傳播。拖延10日確診,病毒已經傳了幾代,一個人可能已感染了過百人,拖延確診的危害極大。

整件事暴露的問題,是政府仍然是用很官僚的方式,由衛生署去統籌檢測和隔離的工作。疫情擴散,衛生署人手不足,繼續用平常打工的心態去解決打仗的問題。出了事也不懂得求助,政府高層也沒有發現,結果就造成疫情的爆發。

在傳媒大力揭露之下,政府終於在上星期採取行動,一天內送了480個積壓的隔離人士去檢疫中心。由此可見,政府的介入,可以解決問題,但卻偏偏不懂得介入。

從李偲嫣及其丈夫的例子可見,政府在整個疫情的處理,漏洞百出。到今天,漏洞堵塞了嗎?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