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區政府官员的X宗罪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香港回歸已踏入第24个年頭,淪落到今天的窘迫狀況,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央政府,香港市民,各式各樣的反動勢力,英美反共反華勢力的從幕後到幕前的鼓動,特區政府的不作為,都是原因。这裏,就特區政府的施政,鋪陳個人的管見。

一、特區官員高傲之極,令人生厭。   九七回歸時,香港經濟經歷由製造,旅游,貿易,房地產熾熱帶動,轉為與廣東"前鋪後居"的關係。廣東的港口、物流業仍在發展初階,十分倚仗香港。香港的外匯儲備及收支盈餘節節上升,医療及教育開支堪比半个中國。

特區官員認為這是他們的功勞,優越感和信心爆棚。當時內地官員調侃,陳方安生鼻孔有多少根鼻毛,因為長期雙眼朝天,他们都數得出來。董建華被孤立,派个代表見港大校长,也被鄭經翰及毒果日報駡了幾天。曾蔭權浮誇縮骨,貪吃瑶柱粥和豉油王炒面而坐牢。堅持港珠澳大橋單Y,將深圳排除在外,使这壯觀大橋車流寥落,罪在不赦!

合格的只有CY梁。林鄭骨子里的高傲,又以為可與民主棍們和解。對他們的卑劣程度嚴重低估,"敵我矛盾"當作"内部矛盾"處理,因而錯判連連,在逃犯條例上栽了个大跟斗!

   我與一些"和理非人士接觸,他們上街的理由之一,是"林鄭傲慢"令人生厭。内心的自傲和相當多年輕市民的不屑,形成政令推行不順。没有自知之明,單憑"英語流利"就可治港?發夢!

第二,過分重視"民意",对西方政府或傳媒的評價評論過度重視。"民意是什麼東西?涉獵過市場營銷的人都清楚,完全可以通過問卷的設計,牽着被訪者的鼻走,從而得出想要的結果。何況,香港的民意由鍾庭耀之流進行(最近其中心便被警方捜查取證),这樣的"狗嘴",吐得出"象牙"嗎?你越着緊,他越得戚及肆無忌憚。久而久之,道德高地失守,連對謠言的反駁底氣也没有。面對謠言,碍於"言論自由"而没有也不敢反駁。這是"縮頭烏龜"鵪鶉"的成因。

第三,辦事僵化,面臨醫療服務的不足,人口老齡化,因循守舊,凡事講程序,不會"特事特辦,反應慢三拍。盈餘多時没從根本上考慮房屋,醫療這些老大難問題,反用"派糖方式討好市民。就是派糖,也首鼠两端,浪費了時間和行政費用,拙劣!這次處理疫情,抱残守缺,有中國成功經驗不學。怕招擾民之責,措施不湯不水,"絲絲缩缩"。明知檢疫急,還用派瓶收唾液的辦法(收回樣本有三成不是唾液),既複雜麻煩又低效,仍不改用内地即檢的好辦法。時間浪費了,疫情就更難控制。幾個波次爆發都是如此,就是頑固地用低效老辦法。疫情蔓延,受苦的是各行各業,失業人數升至6%多年未見的高水平。防疫低效而不思改進,難辭其咎!

   内地防疫成功,香港却買怕民主棍"嚴防死守,在内地居住的港人回港困難重重,足足等了一年!歐美,尤其是英國,是高風險地區,却可自由到港,什麼"自行隔離",回家途中自由得很。航空公司員工,國際海員亦是。這樣輕重倒置,小學生也知唔妥。拿高薪的高官却渾然不覺。這是否失職?

    類似例子不勝枚舉。

    走筆至此,老夫無言!

郭倩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