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女子為逃避隔離,竟謊稱自己是醫療援助專家!

20日,記者從鞍山市鐵西區高鐵西站疫情防控服務站獲悉,乘客陳某編造身份企圖矇混過關逃避集中隔離,防疫工作人員經過詢問及觀察,通過多個細節識破陳某謊言。被識破後,陳某現場情緒較為激動,經過溝通和勸導,防疫工作人員將陳某送往集中隔離點進行隔離安置。


防疫工作人員正在詢問陳某。

事發當天晚6點左右,在防疫工作人員檢查行程碼的過程中,發現乘客陳某有途經廊坊的行程記錄,並且沒有核酸檢測報告。按照此類情況,應立即進行集中隔離。交涉過程中,陳某告訴防疫工作人員,自己是應邀來援助市傳染病醫院方艙實驗室的醫學專家,需要立即前往醫院報到。按照規定,企事業單位具備隔離條件的持單位介紹信可自行安排隔離,市傳染病醫院具備此類條件。

防疫工作人員先是對其支援鞍山醫療事業的行為表示感謝,然後請陳某聯繫對接單位。「她打了個電話,我發現是北京的號碼,但對方說話是鞍山口音。」值守的防疫小組副組長王笑宇說,電話中對方表示陳某是醫院請來的專家。王笑宇在電話中告訴對方,受邀的專家也得遵守疫情防控規定,嚴格執行14天隔離政策。對方表示再協調一下,就掛了電話沒了下文。

考慮到對方可能是支援鞍山的醫務工作人員,王笑宇給了對方充裕的等待時間。「核酸檢測點後面有醫學垃圾,這個人就蹲在一堆醫學垃圾邊上打電話,我立刻感到蹊蹺。」王笑宇說,如果是醫療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哪怕是醫學專業的學生也不至於犯這種低級錯誤。而且,陳某通話中提到的稱呼都是「楊總」「陳總」之類的,不太像醫院的職務稱呼。通過這幾個細節,王笑宇對她的身份產生懷疑,裝作不經意隨口問陳某是否在鞍山訂好了酒店。陳某出示了手機中別人給她發送的酒店定位,是鐵東區鞍山師範學院附近一家酒店。王笑宇隨即聯繫鐵東區方面,安排防疫工作人員來接陳某集中隔離。

然而,鐵東區防疫工作人員到來之後,陳某卻開始撒潑,坐地大哭:「我就不去!我沒有錢!我是支援鞍山的醫務工作人員,你們怎麼能這樣對待我!」現場防疫工作人員哭笑不得,連哄帶勸,將其送到隔離酒店。然而,到了隔離酒店後,陳某又改口說自己是來找工作的。此時,已經是晚上10點了。

王笑宇說:「我希望到鞍山來的旅客要遵守遼寧省和鞍山市的防控規則,尤其是重點地區來鞍、返鞍人員。在進行14天醫學隔離觀察以後和兩次核酸檢測之後,才可以自由活動。」目前,陳某正在鐵東區集中隔離點進行集中隔離。

吳秋北,講得好!

夏寶龍闡述愛國標準後,吳秋北解讀得好,講出了本人的心聲,先引述吳的一 ...

逆市之時要作為

打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在麥高樂當財政司司長的年代, 我作為傳媒經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