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金易得魚缸周記 風險資產普遍跌 全球突然擔心通脹及息升

港深創科合作如隔河對唱,還未緊抱一起,梁振英有話說

中國進入新發展時代,香港深圳被賦予建設成為國際創科中心重任,具體工作怎樣做,現階後有什麼困難?

梁振英體會港深兩地未能同步的深層次問題。

梁振英體會港深兩地未能同步的深層次問題。

由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再出發大聯盟、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大灣區香港中心,主辦的「開闢港深合作新天地 - 創新科技」研討會,今日(1月22日)在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主持下,邀請了多位官方代表,專家、學者和投資界代表,談了兩個半小時。3個問題值得關注︰一、港深情投意合,天造地設,不過雙方目前仍在隔河對唱,未有走上前同步互動;二、港深門戶相對,而且阿爺(中央)已經首肯,可是大門打開,小門未通,唯有望穿秋水;三、所有條件和意願俱備,市場都在催促,兩地欠的是執行力。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表示,港深合作多年,已經擁有相當基礎,現階段還有中央政策加大力度的支持,兩地反而表現不同步,互相不知道對方心中所想,正在做什麼,這問題需要集中力量解決。不過,由於涉及層面太廣泛,建議先抓個別項目作為試點,從一點切入打開局面。他建議港深病歷數據流通的項目可以一試。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圖右)要集中解決港深兩地協作問題。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圖右)要集中解決港深兩地協作問題。

梁振英建議特區政府可以跟進,接著問在場的立法會議員葛珮帆,香港已經沒有反對派的拉布阻礙,是不是會更好辦事?葛珮帆提到前述的第二點,大門打開,小門未通的問題。所謂大門門開是指中央已經有政策,可是港深要落實政策的話,需要雙方的法規接連,大家制度不同,所以不能調整一致,這就是小門未通。比方立法會反對派的阻礙擺平了,可以是關於兩地病歷流通的提案和立法,看似簡單,不過相關涉及不同政策局和部門,誰去主導是問題,還有跟隨而來的程序,需要逐步進行,又要看是否有議員負責提出,以及往後的跟進。

梁振英身為前特首,表示體會箇中的困難之處,因為香港是「小政府,大社會」,制度不同存在局限。有見於此,有與會者提議港深宜設立各自設立專門團隊負責協調,雙方有了正式接口,可以事倍功半,從而提高港深合作的執行力,否則,大家還在隔河對唱,幾時可以走在一起,共同在創科領域開枝散葉呢?

港深的任務,其實不是那麼輕鬆言笑,梁振英引述去年10月14日習近平親臨主持深圳40周年紀念大會,在談話中點明了任務。習近平提到港深是區內的引擎,示意「要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重大歷史機遇,推動三地經濟運行的規則銜接、機制對接,加快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促進人員、貨物等各類要素高效便捷流動,提升市場一體化水準。」換言之,敦促大家抓住機遇。

港深創科合作有兩個重要的平台,這就是前海和河套區,習近平特別提到︰「要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規劃建設好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加快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要以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建設為抓手,加強與港澳創新資源協同配合。」

河套區是港深創科的重要平台。

河套區是港深創科的重要平台。

除了經濟和科技之外,深圳市政協前主席戴北方在會上表示,兩地不單只在人才和教育緊密合作,也要在多做文化建設工作,宣傳這裡的理想和成就,鼓勵港澳和海外僑胞前來投資創業,吸引港澳年輕人來內地學習、就業、生活,以增強對國家的向心力。

最後,有記者問到疫情對港深交流的影響,以及有什麼解決方案。梁振英即時回應,建議為願意接受注射疫苗士給予證明,再加上附帶的檢測要求,就可以進出香港,尤其是中國內地,不必隔離。他相信這是很有效的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