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拜登繼續制裁「北溪-2」管道惹怒歐洲 默克爾懶理堅持動工 美歐關係不如預期

誰說拜登一上台,美歐關係就會一帆風順呢? 看看「北溪-2」管道爭議,就知問題有多複雜了。

特朗普趕在新一屆政府就職之前急匆匆簽署的《保護歐洲能源安全法案》,從1月19日起,美國正式對俄德「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發起制裁。

但在天寒地凍的德國北部波羅的海沿岸,「北溪-2」在制裁聲中強行復工,德國總理黙克爾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毫不讓步,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鬥,悄然展開。

「北溪-2」管道。

「北溪-2」管道。

耗資115億美元、全長1225公里的海底天然氣管道項目「北溪-2」於2015年動工,原計劃2020年初完成後,可實現俄羅斯對歐洲輸氣550億立方米,以大大緩解歐洲能源供應緊張局面。但是,這項工程即便在歐盟內部也是爭議不斷,更何況還有美國插手攪局,背後的利益博弈十分複雜。

「北溪-2」成了因應氣候變化與商業競爭、市場和地緣政治的角力場。

美國政府藉口維護歐洲能源安全,堂而皇之干涉歐盟內部事務,想叫停「北溪-2」工程。美國輿論界也在煽風點火,認定歐美關係惡化的源頭就是「北溪-2」,刻意指責該項目繞開東歐其他過境國,存在嚴重的偏向俄羅斯的地緣政治風險,不僅強化了歐洲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也損害了烏克蘭等國利益。

實際上,美國人沒有明說的「小算盤」是想有朝一日,叫停「北溪-2」管道,將俄羅斯天然氣排擠出歐洲市場。近年美國因為技術突破,大量開採頁岩氣,想方設法向歐洲推銷美國頁岩氣,根據美國和歐盟能源委員會談好的協議,2020年美國銷往歐洲的天然氣超過1000億立方米。

特朗普上台,就拿出制裁大棒,功率屢試不爽,他在落任前制裁「北溪-2」項目。果不其然,負責提供技術和安全證書的挪威公司選擇在制裁生效前退出「北溪-2」項目。,輸氣管道認證是關鍵環節,即便「北溪-2」管道鋪設完成,缺乏認證還是通不了氣。這與美方2019年底頒布的類似制裁如出一轍,當時負責管道鋪設的瑞士全海公司被逼退出,工程因此中斷一年有餘。原先的幾大合資股東如德國、奧地利、荷蘭等跨國公司全部撤資後,後來俄羅斯全部接盤,改由俄羅斯石油天然氣公司獨家經營。

特朗普宣布制裁後,俄羅斯顯然不會屈服。俄外交部發言人聲稱「毫不懷疑北溪-2輸油管道將完工」。莫斯科敦促美政客不要把純粹的經濟事務故意政治化,所謂的「長臂管轄」嚴重違反國際法。俄譴責美方制裁是公然的保護主義,意圖通過不正當競爭「推銷美國的產品」。制裁已經給俄天然氣公司造成重大損失,因為延期額外成本增加了10億美元。目前,何時完工仍是未知數。為此,俄能源部長諾瓦克呼籲相關歐洲國家和企業,給予更大的支持,保證工程順利完成,符合各方利益。

德國總理默克爾。AP資料圖片

德國總理默克爾也不讓步,叫「北溪-2」繼續動工,默克爾週四針對“北溪2”表態稱,儘管與美國存在分歧,她的基本立場並未改變,不會放棄這個與俄羅斯的天然氣管道項目。她一直指「北溪-2」事關德國能源重大利益,對於美方域外制裁並不買賬。德國外長馬斯公開表示,柏林不會屈服於華盛頓的壓力。德國政界和產業界也不示弱。

德國議會、政府官員幾乎是一致拒絕美國發出的制裁威脅。德國國會議員瓦爾德瑪說,美國制裁是對德國及歐洲主權和能源政策的嚴重干涉。德國東部商業協會主席哈姆斯說,「美國制裁威脅是一個危險的先例」。

另外中毒後一度在德國療養的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回國後被羈押,西方國家紛紛譴責,有歐盟成員國要求對俄羅斯官員實施制裁。德國受到愈來愈大的壓力,要停止從俄羅斯鋪設天然氣管道到境內的「北溪-2」。

多數觀察家認為,美國總統拜登有意改善跨大西洋戰略夥伴關係,並尋求與歐盟制定有效的共同能源安全政策。但他一貫持對俄強硬態度,不會放鬆對「北溪-2」的打壓。歐盟和德國政府對此心知肚明。歐盟既不願意眼睜睜看著美國肆意干涉歐洲內部事務,也不想採取反制裁措施加劇與美矛盾。圍繞「北溪-2」的爭論將會越來越敏感。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