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昆明人質劫持現場:被劫孩子全程沒哭

劫持者被「一槍爆頭擊斃」

事件造成7人受傷其中1人死亡

這是今年以來全國第三起劫持事件

本刊記者/黃孝光 周群峰 楊智傑

1月22日17時許,雲南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門口發生一起劫持人質事件,犯罪嫌疑人持刀致傷7人後,用刀挾持1名學生人質。18時40分許,現場處置特警果斷開槍擊斃犯罪嫌疑人,安全解救人質。

雲南省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於當晚通報了這一案情。根據警方通報,涉案嫌疑人王某俠系昆明人(男,56歲),其犯罪行為已造成7人不同程度受傷、1人經搶救無效死亡。


1月22日,雲南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門口發生劫持人質事件,犯罪嫌疑人被擊斃,人質獲安全解救。本刊記者/劉冉陽 攝

警匪對峙1小時40分鐘

網傳視頻顯示,劫持者戴著鴨舌帽及口罩,背靠校門院牆,左手時不時拿起白色喇叭,右手持刀且不離開人質。地上散落多個書包,不遠處還有一名受傷學生躺在地上接受搶救。

當地人來謳陽居住的小區正對著案發地所在學校。5點30分左右,他下班回家時,現場已經被封鎖,大量群眾在圍觀。他隔著建設路這條昆明主街,看到了劫持者和警方對峙到被擊斃的全過程。

「今天是最後一天上學,明天就放寒假了。這個初中是昆明市最好的中學,就在昆明主城區的建設路上。每天放學的時候,建設路都會特別堵,劫持者可能看重了這一點,選擇在這個地點和時間作案。」來謳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被劫持的小男孩挺勇敢,全程沒哭,一度擺手跟警察說“不要過來”。劫持過程中,一名藍衣女記者上前和劫匪交流,相隔僅五六米的距離。後來劫持者提出要求送礦泉水,隨後這名記者將礦泉水送至嫌犯附近並擰開瓶蓋。

劫持過程中劫持者要求見記者,而且必須是女記者,只給十分鐘時間。「我們看到了比較完整的視頻,女子是雲南廣電的一名記者。嫌犯要找一個人聊,剛好她在旁邊。」據云南記協副秘書長葉茸介紹,這女記者為穩定嫌犯情緒,不停地和他溝通,給了後面特警機會。

昆明人質劫持現場:被劫孩子全程沒哭


1月22日,雲南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門口發生劫持人質事件,犯罪嫌疑人被擊斃,人質獲安全解救。本刊記者/劉冉陽 攝

官方通報稱,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調集警力趕到現場處置,對犯罪嫌疑人開展情緒疏導工作,事發一個多小時後,警方於18點40分開槍擊斃犯罪嫌疑人。「在我視角里看不見狙擊手,只聽見一聲槍響,劫匪就死了。解救過程已經算很成功了,很遺憾的是,劫匪還是傷害了好多人。」來謳陽說。相關視頻顯示,擊斃劫持者後,警察隨即一涌而上,安全救出被挾持的學生。

刑警:昆明警方有反暴恐經驗,狙擊手按指揮官指令行事

浙江省某市公安局一名刑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次昆明事件中,嫌疑人用孩子做掩護,情況非常危急,昆明警方做出這個處置是比較果斷到位的。「畢竟,昆明發生過暴恐事件,警方處置類似事件也積累了經驗。」

這名刑警稱,昆明警方處理這個案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第九條第六項規定:嫌疑人在實施暴力犯罪行為的緊急情況下,人民警察來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後可能導致更為嚴重危害後果的,可以直接使用武器;其中實施凶殺、劫持人質等暴力行為,危及公民生命安全的屬於條例規定的緊急情形之一。

這名刑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類突發事件發生時,現實情況錯綜複雜,指揮官和狙擊手壓力都非常大。「現場指揮官要綜合研判現場情況,狙擊手需要根據現場指揮官指令來做決定。如果能以平和的方式解決,肯定最好。如果嫌疑人拒絕配合,情緒失控,有傷害行為,不得已肯定是要果斷採取措施。」

昆明人質劫持現場:被劫孩子全程沒哭


1月22日,雲南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門口發生劫持人質事件,犯罪嫌疑人被擊斃,人質獲安全解救。本刊記者/劉冉陽 攝

另一名廣東省某市公安局的刑警則向《中國新聞周刊》強調,遇到類似情況,一般來說不到萬不得以,狙擊手不使用武器;只有嫌疑人情況特別激動,無法有效溝通,人質可能受到嚴重傷害,警方無法近距離直接控制嫌疑人的情況下,才會選擇使用武器打擊。「確保人質安全是警方處理劫持人質案件的第一原則。我們通常先安撫嫌疑人與人質的情緒,避免人質安全受到影響。」這名刑警提到,根據深圳公安經驗,優先以談判方式和平解決危機,過程中也會有特警運用戰術、地形接近對象,等待合適戰機,解救人質,使用武器是最後選擇。

針對人質解救事件,這名刑警認為,解救人質沒有統一標準,也無法做到完美解救。「現場的環境和氣氛、嫌疑人的情緒波動、人質的掙扎、圍觀群眾的大呼小叫都有可能成為導火索,沒有任何一例案件是相同的。」

專家:案件防不勝防,需建立系統性的社會防禦機制

近年來劫持人質事件時有發生。據《中國新聞周刊》根據公開信息進行初步統計,2020年以來發生的就有8起,而昆明此次事件是今年1月份以來全國發生的第三起劫持事件。

網傳視頻顯示,對峙過程中,劫持者一度拿起喇叭喊話:「我以前吸過毒,但戒了十多年,社會不給我一點出路。我知道我的生命分分鐘就沒有了,可能上面搞不好有一桿槍對著我,還有對面有狙擊槍對著我,無所謂。」

「這種案件沒有特定報復對象,目標肯定是弱者,所以傷害的往往是學生。為了擴大傷害,這個時候已經不計後果。」著名犯罪心理學專家武伯欣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此類劫持案件在中國並非個案,然而從犯罪心理行為上分析,劫持者的行為特徵值得注意。

「一是生無所戀。人生都是有各種各樣的挂念,無論是男女之情、兒女之情、長幼之情,只要有所戀,就不會輕易走這種極端方式。但是一旦生無所戀,很容易走上危害社會的不歸路。二是從視頻看,劫匪行為沒有激情犯罪的特點,應該是有充分心理準備的,而且義無反顧。一旦生無所戀,不達目的不罷休,所以他不僅傷害7個,還要劫持一個造影響,還要讓女記者談。」武伯欣說。

武伯欣認為,犯罪嫌疑人要求找記者談,目的仍然是不擇手段地擴大影響,並沒有表現出犯罪心理的良性轉換。「這種行為是擴大性傷害,不僅僅傷害人,還傷害整個社會,時間越長,關注度越高,影響越大。在此情況下,靠談判解決不了這事,只能靠這種狙擊手。」

「雖然各地公安幹警都做過應急預案,但是這種案件防不勝防。」武伯欣提醒稱,想要避免類似昆明惡性劫持事件的發生,需建立系統性的社會防禦機制,“方方面面都要到位,而非簡單打擊”。“比如針對收入低階層,如何讓他們感受到不是偶爾救助、短期慰問,而是常態化幫扶,讓他們有人生的支撐。”

「被劫持了還一直說‘不要過來’的孩子,挺身而出的女記者,一槍爆頭擊斃變態劫匪的警察,昆明市五華區建設路師大附中門口剛剛轉危為安。」目擊這起劫持案後,來謳陽在微博寫道。目前,傷員救治、案件調查、家屬安撫等相關工作正在開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