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停停 乜都停 搞到黑社會都要逼住去收保護費 再搞落去會搞死人呀

年,年,年,開埠數百年,到了今年。這麼多年除了黑死鼠疫病,日本仔侵略香港,今年超難過。

年花市場,這個政府話,瘟疫嚴重,今年要取消。大佬啊,這個瘟疫,已經整整一年。除咗瘟疫會殺我哋,政府高官,想都不想,做也不做,閂埋門決定,大家都唔使做,大家都冇飯開,就會平安哪?你哋冇飯開,餓死街頭,與我們高官,沒有關係喎。花農唯有,流著眼淚,對住花兒喊救命。作為決策者的陳姑娘,諗都不用諗,手術刀一揮,花農花店,經營者就死得。怪不之得,個個大人,大嬸大姑,爭住入閣,拜相去當官。薪高糧準,津貼多到,記不起咁鬼多。真是錢,就喺咁嚟。人民疾苦,是地底泥,沒關係呀。賣年花,一年賺與虧,都是靠,年晚嗰幾天。揸兜乞米,抑或揸鷄腿,過肥年,就是靠,這個黃金日子,十天八天啊。

陳姑娘,一眾高官,不知人民疾苦。竟然一刀,斬死水仙蘭花,牡丹 臘梅花。賣花人,全行反枱,全行業花人起哄。陳姑娘,又話要從善如流。終於戲劇式結束,花市可以,再迎年晚愛花人。

但是全港大部分,傳媒網站,當然不放過,愚弄人民的高官。報紙頭版,不論左中右,傳媒網站。都大大隻字,對住陳姑娘,不是話她去投降,就是說她跪地磕頭,要原諒舉手跪低叫投降,更有說她,反口覆舌沒原則。她自己,對住傳媒,就自圓其說,從善如流啫。不如大家忘掉,花市關門這件事,黑板粉筆字,擦掉吧。我就講,怎樣都好。陳姑娘,終於都肯,接受賣花者言的錚言,讓業界復市,令到養育花兒者,有生意做,有飯吃,總好過,親手將親生花孩兒,丟棄佢落堆填區,埋在臭坑洞內啦。

其實陳姑娘,專業咁高尚,又何苦來由,去幹什麼芝麻綠豆官呀。可能妳,想仿效國父,孫醫生,用政治,醫天下人,解決所有香港人問題。但是妳是專科,不是通才之料啊。不是孫大炮,魯迅他們。他們文章,鏗鏘有力,口水夠勁,文武雙全喎,又打得又講得㗎。孫大炮國父,可以用口才,氹到全球,華僑捐款。買大炮,推翻滿清,建立民國呀。小強初見妳,面如菩薩,心腸一定好。當一個盛世好官,必無問題。但是今天,是瘟疫世代呀,要執行力勁,組織性強,預備能力足,預知危機能力高,更是要,反應超快呀。預計危機,應對危機的能力,更要十分超卓呀。所以習主席,講得對,要肯作戰,要能戰,更要能夠打勝仗呀。今天全國各地,為了戰勝瘟疫,隨時進入,戰爭狀態㗎。作為你的粉絲,我要求妳想想,早早退場,不要糟質自己,做回一個,專心全意做好專業。

長等限聚乜都停,會搞死人。

長等限聚乜都停,會搞死人。

其實這個,瘟疫戰爭 ,已經差不多一年多。年初左右,瘟疫剛剛開始。田豐馬經,蔡老闆。問我這個瘟疫,怎樣攪?我當時講,沒得攪,沒有東西可制止。只有習慣它,無論生活與工作,都要學習與它共存。最重要小心行走,早睡早起,鍛鍊好身體。但是點解我哋今日,瘟疫整整一年,還沒習慣。政府官員,仍然手忙腳亂,揦手唔成勢。位位高官,坐在高樓,日日翹埋雙手,完全冇預備,冇計算,瘟疫一復活,就亂咁嚟。停飲食,停美容,停健身,停按摩。停酒吧,停麻雀耍樂,更離譜是,不用見外人,只喺揸枝油槍,插入貨船嗰窿,都話不能,不准許加油船開工。真是寫不盡,咁多香港人,咁多行業,沒工開,沒工做,沒收入,沒飯吃呀,死得人多,獨好殯儀業呀,就算殯葬先生,她們接生意,接到好不開心,因為逝去者,都是不幸無辜,染疫人。

最慘慘慘情者, 就是佛祖出生地的尼泊爾人。他們中文英文,都係麻麻,絕少與政府及華人溝通。發生事,都唔知點樣處理。再加埋,佢哋的排燈節,拜神燒死咗好多人。再加埋過年嘅聚會,令這個細菌瘟疫,發展到,勢不可擋。令佢哋嘅社區,她們的社區,全部要封鎖。佢哋真係最慘,都是基層,自由工作者,全部吃穀種。不知何日,吃到冇錢,要挪刀,街頭搶飯吃。最近連絕跡很久,黑社會收地攤保護費,都復甦喇。 因為她們冇收入,冇飯吃冇米落肚。大哥都要走出街頭,搵啲地攤小販,收保護費呀。因為酒吧,麻雀館,按摩館 ,娛樂場所,全部冇得營業,冇糧出呀,冇收入,冇飯食呀。就逼住黑人民,去果啲仲有收入,地攤小販乞兒兜,搶飯食囉。

其實瘟疫,不可能一時三刻,可以停,大家都知。作為政府高官管理層,應該制定,長短期作戰規劃。要一路戰爭,一路讓人民,搵半餐食,吊住條命呀。邊度出事 ,邊度有瘟疫,就封鎖邊度囉。甚至劃大啲封鎖線,令區內人民醒覺。區內互相,監察瘟疫,自動做好,衛生條件。我呼籲社會,還有能力之士,有錢出小小銀,捐款尼泊爾社羣,令她們得到關心,得到香港社會的共融。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設立科技創新界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新修訂的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完善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