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北冰洋、冰峰,誰是下一個「茅台」?

從街頭巷尾小店發家、紮根於特定區域民眾記憶中的老品牌,看似大踏步「追趕潮流」,其實是在拚命彌補“失去的那些年”。

誰能拒絕炎炎夏日裡的一杯汽水,或是凜冽冬日裡的一杯熱飲呢?從飲料市場的長盛不衰不難看出,很多人還是拒絕不了這份舌尖上流動的誘惑。

人們對「肥宅快樂水」的難以割捨也讓不少飲品試圖在資本市場綻放第二春。最近,不少老牌飲品就扎堆打算上市。


資料圖:北冰洋。中新社發 富田 攝

「國產快樂水」捲土重來

去年年底,一則紅星+北冰洋+義利要「打包」上市的消息傳來,85歲高齡的北冰洋欲借殼大豪科技奔赴資本市場。

「在上市後得到資金支持,更有利於老品牌的體制創新和市場開發,從區域品牌走向全國品牌。」清華大學品牌營銷研究院孫巍曾對媒體表示。

這個從街頭巷尾小店發家、紮根於特定區域民眾記憶中的老品牌,看似大踏步「追趕潮流」,其實是在拚命彌補“失去的那些年”。

在上世紀80、90年代,說到汽水之王,可樂、雪碧、芬達這些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汽水,在北冰洋面前,只能說「都是弟弟」。

北冰洋當年有多風光呢?在1983年的第一屆春晚上,台下嘉賓的面前都擺著一瓶北冰洋。

稱,1985年至1988年三年時間裡,一瓶一毛錢左右的北冰洋,創造了1億元的產值,利潤高達1300萬元。在當時的生活水平下,稱得上是名副其實的「國產汽水之王」。

「王位」的失去開始於1994年,中國企業掀起合資潮,北冰洋也和百事可樂合資。與此同時,還有包括瀋陽八王寺、天津山海關、青島嶗山、武漢大橋、重慶天府可樂、廣州亞運汽水在內的其他6家著名國產飲料廠,都走上了與可口可樂、百事可樂“聯姻”的道路。

但沒想到,本是希望藉助外資擴大經營,學習管理、技術的國產汽水,卻被坑了一道。兩大巨頭趁著合作展開「圍獵」,進而制霸中國汽水市場。這一過程,後來被形容為「水淹七軍」。

北冰洋也在合作開始不久後被「雪藏」,這一藏就是近15年。

2011年,北冰洋重出江湖,拿到北冰洋經營權的義利公司藉助情懷踏上了「收復失地」的道路。有數據顯示,僅在2018年,北冰洋的銷售額就高達6億元,一年賣出1200萬箱。

北冰洋、冰峰,誰是下一個「茅台」?


2011年9月14日,數百瓶北冰洋汽水出現在北京東城區的南緯路義利麵包連鎖店,舉行免費試飲活動,民眾紛紛品嘗老口味。中新社發 富田 攝

「情懷路」也引來了“賣情懷”的質疑。主要表現在售價上,北冰洋330ml的易拉罐裝汽水售價在5.5元左右,而480ml的瓶裝汽水售價則為6元左右。反觀同類產品中的頭部品牌百事可樂、可口可樂,每瓶500毫升只賣3元左右。

或許,北冰洋的一句廣告語早已道出了它們的底氣——「你喝的只是汽水,我喝的是北冰洋」。

競爭火熱的「國產汽水第一股」

如果說北冰洋的借殼上市還只屬於納入上市公司,那麼在國產汽水品牌中,真正意義上衝擊「國貨汽水第一股」的,則是同為主打橙味汽水的西安老品牌冰峰。

當吃一份炸雞、來一瓶肥宅水成為了不少年輕人的快樂套餐,那麼涼皮、肉夾饃、再來一瓶冰峰,則組成了「三秦套餐」這一飲食文化符號。

北冰洋、冰峰,誰是下一個「茅台」?


圖片來源:微博@西安冰峰飲料

不久前,陝西證監局消息顯示,冰峰飲料擬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預計於2021年5月31日前遞交IPO申請材料,募集資金不低於4.6億元。

要說冰峰在國產汽水中脫穎而出,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讓國產品牌紛紛飲恨的「水淹七軍」大戰中,冰峰也曾與百事合資成立了公司。但讓它逃過一劫的關鍵,是與百事多簽了一則協議,禁止對方在西安生產玻璃瓶飲料。

這使得百事可樂在餐飲渠道只能銷售易拉罐裝,價格還比冰峰貴,最後不得不放棄西安市場。冰峰也因此成為了「水淹七軍」大戰中本土品牌難得的倖存者。

扛過「兩樂」夾攻的冰峰,也依靠強大的經銷網路和西安消費者認可,守住了陣地並贏回了市場。有市場調查顯示,冰峰在西安市場的佔有率約為80%。

雖然從全國來看,冰峰的營收規模不算突出,但其凈利潤率的表現則相當亮眼。

若把賣水生意算進來,去年上市的農夫山泉可謂國內軟飲料屆盈利能力最強的企業之一。根據農夫山泉披露的招股書,其在2019年的凈利潤率為20.6%。

北冰洋、冰峰,誰是下一個「茅台」?


截圖來源:《華創證券有限責任公司關於對西安冰峰飲料股份有限公司進行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輔導的備案申請報告》

而據陝西證監局備案公告,近三年,冰峰營收實現穩步增長,2019年營收進一步增長至3.02億元,凈利潤0.81億元。據此計算,冰峰2019年的凈利潤率高達26.82%,超過農夫山泉不少,其盈利能力可見一斑。

老牌汽水,能贏過新式茶飲嗎?

除了汽水賽道打得火熱,作為功能飲料市場「後浪」的東鵬飲料也傳來了上市最新進展:1月21日晚間,證監會公告,東鵬飲料首發獲得通過,這意味著資本市場將迎來“功能飲料第一股”。

眾多飲料品牌紛紛向資本市場伸出觸角,有券商人士認為,註冊制有望進一步向主板和中小板拓展,A股上市門檻隨之降低,這是包括汽水在內的國內企業上市良機。而國產飲品要想提高競爭力,也需要借力資本市場的融資和資源優勢實現規模擴張,加固行業競爭壁壘。

但不可忽視的是,「喝什麼」這個市場,早已發生了巨變。當下,以現調製的網紅奶茶為代表的新式茶飲賽道正如火如荼,也獲得了更多資本的青睞。

《2020年新式茶飲白皮書》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茶飲市場的總規模為4420億元,其中新式茶飲市場規模預計到2020年底突破1000億元。

反觀碳酸飲料市場,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碳酸飲料市場規模為849.6億元,2014-2019年的複合增長率僅約2%,行業發展逼近天花板。

與此同時,新式茶飲行業內品牌融資事件不斷,奈雪的茶、喜茶以及蜜雪冰城等品牌頻頻傳出融資消息;碳酸飲料行業內品牌在此方面則顯得風平浪靜。

面對新式茶飲這一資本市場「當紅炸子雞」,老牌汽水品牌們想靠“情懷牌”繼續吸引資本市場就稍顯乏力了。只有獲取青春一代的歡心,才能永葆青春。在此情況下,“老傢伙”們也在紛紛做出改變。

早在2017年,北冰洋就趕在無糖浪潮來臨前推出花生核桃植物蛋白飲品「核桃戀」;2019年,北冰洋還一次性推出了13款新品,包括低糖低卡以及健康養生類產品。2020年,冰峰更是相繼推出了冰峰茯茶、一氣呵橙、低糖酸梅湯、摩登罐裝等,緊扣消費熱點。

「國產老牌汽水可以將更多的資金用於品牌年輕化和廣告,另外提高產品研發水平,擴大競爭實力也是發展的關鍵。」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表示。

前有同行老對手虎視眈眈,後有新茶飲「後浪」躍躍欲試。飲品賽道還能出現下一個農夫山泉嗎?

吳秋北,講得好!

夏寶龍闡述愛國標準後,吳秋北解讀得好,講出了本人的心聲,先引述吳的一 ...

逆市之時要作為

打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在麥高樂當財政司司長的年代, 我作為傳媒經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