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澳大利亞潛艇"大蛋糕",日本機關算盡吃相難看却落敗。
upload_article_image

賀龍對林彪最後攤牌:一語擊中其心病

[導讀]賀龍笑了笑,坦然說:「林總,我革命這麼多年,支持誰,反對誰,你還不清楚?誰反對黨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對誰;誰擁護黨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誰!」賀龍的話,擊中林彪一直諱莫如深的心病。


賀龍與林彪合照

本文摘自《共和國元帥:賀龍的非常之路 》,顧永忠 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毛澤東對賀龍作過高度評價,他說:「賀老總有三條嘛:一、對敵鬥爭堅決;二、對黨忠誠;三、聯繫群眾。」

長期以來,毛澤東和全黨對賀龍一直堅持這種評價。

今天,毛澤東再次重申這三條。

隨後,毛澤東轉換了話題,同賀龍談起唐朝貞觀之治;談起莊子「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境,斯已矣!」;還談起馬克思從《〈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開始的唯物主義立場轉變和人類解放思想的確立……談話進行得輕鬆愉快,賀龍深為毛澤東的知識淵博所折服。

在不知不覺中已談到正午,毛澤東挽留賀龍用餐,賀龍辭謝。

回到家中,賀龍心情依然很不平靜。

他懷著對吳法憲輕蔑的心情,對薛明說:「哼!告我的黑狀,可就是沒有告准。」

話說:“經過和林彪還有幾位老同志做工作,問題解決了,沒有事了。

你可以登門拜訪,徵求一下有關同志的意見。”

賀龍沒有想到,就在他同毛澤東談話3天後,林彪於9月8日在人民大會堂新疆廳開了一個軍委常委擴大會,也稱「小型打招呼會」。

參加會議的除朱德、彭德懷、賀龍外,有6位元帥,還有肖華、楊成武、王新亭、劉志堅、邱會作等人。

林彪在會上對賀龍大肆進行誣衊和攻擊。

他說:“今天談談賀龍同志的問題,在主席那裏談了兩次。

主席看了空軍的材料、總參的材料。

他的材料很多,只選看了一些綜合性的材料。

主席的意思,要在高級幹部中打個招呼,找各位元帥談一談。”

“主席找賀龍同志本人談了……主席找我,找劍英,找陶鑄同志談。

主席說賀同主席的關係不好。”

「我們元帥之間,除了彭德懷之外……賀龍是最不好的一個。」

「過去早有苗頭了,因為不那麼緊急,所以拖著沒有談,我從沒有同主席談過,這次他搞到總參來了,利用外事局這樣小的一件事,要把楊成武同志搞掉……要打倒楊成武,換上許光達。」

“在空軍大鬧要搞掉吳法憲,就是他煽動的……搞掉吳法憲,替成鈞開路。

空軍開會期間,賀那裏是地下司令部。”

「海軍他想扶蘇振華,搞掉王宏坤,李作鵬、張秀川……」

「材料很多了,總參、空軍、海軍、工程兵、政治學院、國防工辦、公安部、衛生部,到處發現他伸手奪權……他同彭真、羅瑞卿、楊尚昆關係很密切……」

與會者聽了林彪這個講話,絕大多數感到突然和驚訝,更使他們想不到的是,林彪所說毛澤東看到關於賀龍的材料,其實都是他親自叫吳法憲、李作鵬等親信寫的誣告信,真正是賊喊捉賊。

10日上午,賀龍來到人民大會堂浙江廳。

他是根據毛澤東關於「你可以登門拜訪,徵求一下有關同志意見」的指示,來拜訪林彪,徵求意見的。

由於毛家灣的房子要進行整修,林彪於8月上旬搬到人民大會堂浙江廳暫住。

林彪住進來後,由於他怕風、怕光、怕水、怕出汗,對大廳重新作了佈置:地毯是淺綠色的,沙發是淺綠色的,房間四周的帷幕也是淺綠色的,整個大廳全是淺綠色的。

平時只開幾盞小燈,廳內光線暗淡。

聽到賀龍要來拜訪林彪,可把作賊心虛的林彪、葉群嚇壞了。

葉群說:“首長8日召開軍委常委會,就賀龍問題打了招呼,能有不透風的牆嗎?賀龍想見首長,準是為這件事來的。

他一定恨死首長,宋治國說,賀龍有小手槍,如果他帶了槍來,見面後動了火,誰能保證他不先動手呢?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首長的安全有了一差二錯,怎麼向主席交待……”

於是她如臨大敵,帶著幾個拿著子彈上了膛手槍的衛士,埋伏在大廳的帷幕後面,如果聽到賀龍與林彪談話不對勁,只待葉群一揮手,就立即「衝出去」。

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賀龍走進浙江廳,兩人在沙發上坐下,寒暄過後,賀龍把來意說明,他誠懇地說:「林總,我今天來想聽聽你對我有什麼意見?」

林彪假惺惺地說:「賀老總,我對你沒有意見。」

「不,林總,總會有一點吧!」賀龍堅持想聽聽林彪的意見。

沉默了一會兒,林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裝著不經意的樣子卻有明顯的威脅性,說:「要說有吧,也只那麼一點點,就是,你的問題可大可小,主要的是今後要注意一個問題,支持誰,反對誰。」

林彪既然已把問題挑明,亮出了他的底牌,賀龍自然要給予明確的回答。

他想起過去毛澤東同他談起對林彪的看法,想起他用卑鄙的手段搞倒了羅瑞卿,現在又指使吳法憲等人搞陰謀,搞到了自己的頭上,賀龍笑了笑,坦然地說:「林總,我革命這麼多年,支持誰,反對誰,你還不清楚?誰反對黨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對誰;誰擁護黨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誰!」賀龍的話,擊中了林彪一直諱莫如深的心病:他在紅軍困難的時候,曾對紅軍的前途表示悲觀。

為此,毛澤東給林彪寫了一封信,後改題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名批評了他;在遵義會議後,林彪又提出毛澤東不會指揮軍隊,要別人代替;抗日戰爭開始,他又不表態支持毛澤東留兵保衛陝甘寧的主張……每到革命轉折關頭,總是同毛澤東不合拍。

所以,賀龍的話雖然沒有點破,但使林彪不寒而慄。

賀龍同林彪這次談話,表面氣氛相當平靜,沒有激烈的爭論,但他們終於面對面地最後攤了牌。

林彪本想通過他精心導演對賀龍的誣告,在得到毛澤東的支持下,迫使賀龍就範。

豈知賀龍軟硬不吃。

此刻,林彪終於明白,要想讓賀龍支持自己,跟著自己走是絕對不可能的,就變本加厲地策劃種種迫害賀龍的陰謀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