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評會》湯東憲:【也許愛國很難?】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提出「愛國者治港」論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指(在香港擔任要務者)不愛國是「講不過去」,被視為中央和特區政府接連「出招」,銳意整頓香港政治人物最基本的原則——愛國。

早在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前,香港已經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然而到今時今日,「愛國」才正式被提上香港的日程,切切實實走進大眾的視野。這也不禁令人問出一個驚訝的問題,過去的23年多,香港人不愛國嗎?

探討這個問題之前,首先要搞清楚「愛國」的內涵。這裡,曾局長已經幫了我們不少忙。「愛國必然要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由中國共產黨帶領……」,有留意香港時政的朋友必然可以順著邏輯聯想到某些人士必然要問的問題:「局長,愛國是不是等於愛黨?」能問出這個問題的人,明顯就沒有聽夏主任早一日的發言。「國家可以允許有不同的政見……但……絕不能允許做損害國家根本制度(即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事情」。簡而言之,中央理解和包容某些人對中共持負面看法,但謀求推翻中共的人沒有資格談「愛國」。

其實中央的要求很簡單,你只要不尋求推翻它,你就是「愛國」。這個要求,很高嗎?

對於某部分香港人來說,這個要求確實有點困難。每一年由支聯會所號召的「平反六四」遊行,2019年依然叫作「愛國民主大遊行」,但「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仍不絕於耳。參與遊行集會,認同支聯會訴求的人,知否自己愛的是誰?

筆者聽到最多的講法,便是「愛國不愛黨」。不敢妄然猜測這些朋友愛的是哪個國家,但非常肯定不是寫在基本法裡的、印在特區護照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憲法是全體人民公共意志的體現,而憲法第一條已經指出社會主義作為國家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如果你朝思暮想要「中共倒台」、心心念念要「支爆」,談何愛國?只能稱之為「是但求其愛國」。

又問,是否等於「愛黨者治港」呢?筆者認為不是。回歸上述提到「愛國」的定義,就是不尋求推翻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愛國」的香港人,即使你多麼的不喜歡,也起碼要學會尊重中國共產黨所統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尊重14億中國人民的集體意願。部分香港人不明白,推翻中國共產黨等於推翻整個中國的國家建設,是必然與14億人民的生活福祉有所違背。某些香港人對「國」缺乏根本的認識,又沒有人站出來糾正,變相縱容過去廿幾年大規模圍爐取暖、閉門造車的行徑。

誠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很複雜的政治、歷史和文化載體,而香港無論從任何視角出發,都必然被套進中國的框架和論述之中。不幸的是,基於各種原因,一些香港人對於中共有既定的、先入為主的反感。某些香港政治人物更以群眾的負面情緒為食,一方面籠絡積聚自己的政治資本,另一方面持續煽動香港人對於國家政權的仇恨和厭惡。如果這些既定的負面情緒持續發酵,又如何能創造合適的條件讓大家去「愛國」呢?

筆者認為,最「僅僅熟」愛國的條件如下:1) 以客觀的態度看待、接受並尊重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2) 認可並支持《基本法》第一條所列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不但是從政者、治港者的「最低標準」,更是身為香港人的最基本公民責任。如果能做到上述兩點,無論對於中央政府或香港政府作出的任何批評,又何需擔心「以言入罪」?若然真心為香港好、為國家好,又何以淪落至「點解宜家連批評下都唔得」的無奈和憤怒?

香港著名文化研究學者、嶺南大學副教授羅永生在《殖民家國外》(2014)一書寫道:今天當一個合格的「中國人」並不容易,想不當一個 「中國人」就更加困難。到底是學曉尊重國家、尊重共產黨容易,還是一走了之、「流亡」他鄉更容易?有待各位自行判斷。

《青評會》成員 - 湯東憲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