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真相大白! 76歲華裔婆婆打低白人事件 被打後講廣東粗口 真正打低兇徒另有其人

在內地人眼中吳孟達是立體的一個人 和香港媒體很不一樣

吳孟達去世了,在內地和香港,感覺很不一樣。

內地覺得吳孟達是一個很成功的喜劇演員,甚至是中青年一代成長時的一個重要記憶,那是內地的娛樂,還是被港產片、港劇、港星佔據。

內媒體比較多面化去報道吳孟達,香港記者只是關注他跟周星馳的恩怨,周星馳有無來送他走,搞到田雞都要出聲話焦點是病人。又或者是網上一些惡毒攻擊,針對他突出自己是中國人的表態。

吳孟達。

吳孟達。

在內地,《人民日報》也發了聲,十分肯定「達叔」是中國人,他對祖國的熱愛,他塑造的無數經典角色,帶給觀眾歡樂和思考,陪伴了幾代人的青春。儘管演了一輩子配角,但達叔對角色不曾敷衍,「當演員能做就拼命做」,讓人看到了一位戲骨的敬業精神,也感受到了他的藝術追求。

《人民日報》的插圖,附上吳孟達的最後一條微博。

《人民日報》的插圖,附上吳孟達的最後一條微博。

《人民日報》説達叔也從不敷衍。他生前留下的最後一條微博寫著「我是中國人」,令無數網友集體致敬。透過這短短五個字,人們讀懂了他對國家樸素而自然的愛。

內地媒體過去對吳孟達的採訪,也留下不少經典的話語。

內地媒體人許知遠,做過吳孟達的詳細訪問,出過騰訊視頻。吳孟達講過,他人生最低谷時,想過跳進香港仔水塘一了百了。又說「演員真的是騙子,騙你心目中的那種感覺,我騙了兩到三代人,還在騙,騙到現在號還在騙。」

內地媒體人許知遠訪問吳孟達。

內地媒體人許知遠訪問吳孟達。

許知遠:後來你等於是陷入低谷了,每次想起這個,內心是什麼感受?

吳孟達:越來越深的悔恨,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更體會到荒唐的感覺。

許知遠:什麼時候清晰地意識到這種荒唐的?

吳孟達:在谷底的時候,自己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沒別人能勸你的。我是屬於沒有智慧的人,沒有人生規劃,走到哪算哪,不太珍惜眼前擁有的。開心的時候,一票朋友哄著你,漸漸就沈淪了。繼續玩下去當然也可以,可能一輩子就很差,偶爾贏點錢,也是用來還錢,還要到處拜託別人。當年我就是這樣,連高利貸都追上門來,報紙也報道我破產了。那是最危機的時候,等於身敗名裂。其實在古代,像這種情況很多人會選擇自殺,無法面對的。

許知遠:那時你也想過這個嗎?

吳孟達:有。

許知遠:你內心這麼強大的人都想過?

吳孟達:有,想到絕路了。我記得那時我住在香港仔,那兒有一個香港仔水塘。我不會游泳,當時就想跳下去一了百了。但最終沒有勇氣。如果當時真的跳下去了,就沒有以後了。那大概是 1980 年,《楚留香傳奇》播出的一年後。

1979年《楚留香傳奇》中的吳孟達。

1979年《楚留香傳奇》中的吳孟達。

許知遠:真是冰火兩重天,一年前還是最頂峰的狀態。

吳孟達:每天晚上一堆人哄著你,什麼酒都有,身邊美女左擁右抱,吃的又是「廢人餐」——只要張開嘴巴,鮑魚馬上送到。

許知遠:谷底的那幾年是怎麼過的呢?

吳孟達:那時候 TVB 真的對我不錯,留薪水給我,每個月大概有兩千多。當時政府規定破產之後只能留一半薪水用來生活,另一半要還債,所以我拿到手的錢其實只有一半,高利貸也只能自己想辦法。

當時,我約了大概六個高利貸的老大出來,跟他們坐下來喝茶,談。我攤牌說我現在已經死路一條了,沒有剩餘的錢還高利貸,你們要怎麼樣,要不現在就把我乾掉吧。在那些荒唐的歲月里,我跟黑白兩道都很熟,所以那些老大也只能說,好,那吳孟達我相信你。那時候欠了六家的錢加起來超過十萬塊了,也有人說難聽話,說那我們怎麼活,我們也是做生意的。我就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拍戲撈外快還給你們。

從那時起,我的身段開始變得柔軟,也知道自己錯了。雖然 TVB 那個時候不再重用我了,幾年間我都是跑龍套,但幸好有這個機會可以讓我沈澱。那段時間我就是重新在家好好地看一些老前輩的表演。

許知遠:最低谷的時候,是誰給你精神上的支持的?

吳孟達:一個演藝圈的朋友,也是我的小學弟。我們一開始其實是臭味相投,大家一起喝酒,醉生夢死,直到我陷入低谷之後,他比我有智慧,覺得他也應該停止這種生活。

他一直很支持我,每天跟我喝酒聊天,鼓勵我,說「大哥你行的,我一直很欣賞你的表演,你要重新爬起來」。但其實我那時哪懂什麼表演,只是有一點虛名,他那麼說,也是出於純友誼吧。那個時候,他知道我連買包煙也不是那麼容易,每次見面還會悄悄地送我一包煙,每次吃飯也總是他掏錢,我挺感謝他的。

大概三四年後,應該是 1984 年,我欠的賬陸陸續續還完了。剛好這時在拍《新扎師兄》,梁朝偉、張曼玉是主演,我也有個很重要的角色。當時那部戲出來後,非常受歡迎。

《新扎師兄》,1984。

《新扎師兄》,1984。

許知遠:你在谷底的時候,原本跟你合作的那些朋友,比如說鄭少秋、趙雅芝、周潤發,都正好是特別快的上升期。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吳孟達:我的心態不一樣,我一直都覺得他們比我高。他們的先天條件都比我好,起步也都好。我那個時候出道也不太久,什麼都不懂,只會吃喝玩樂。我一直覺得他們才是真材實料。

許知遠:那幾年你太太對你是什麼態度?

吳孟達:借這個機會我也感謝她對我的包容。貧賤夫妻肯定是不好過的,雖然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現在心態就很簡單了,給我大魚大肉、最好的酒我也不要了,有安樂茶飯吃,能真實地跟身邊的人交流,看到他們成長,就夠了。我家裡還有個老媽媽,希望她能長壽一點。

許知遠:得到《新扎師兄》那個角色的時候,是不是還挺緊張?當時意識到這是一個可能翻身或者改變自己的機會嗎?

吳孟達:其實那時我一直在等機會,經過四年的沈澱,我是充滿信心的,就在等一個機會。

許知遠:你什麼時候感覺到這種自信慢慢回來的?

吳孟達:四年間,我一直在看一些老前輩的表演,看以前老師給我們的筆記,讀了很多表演方面的書,一段段去看,一段段去思考。那個時候有點淒迷,走在馬路上也在思考表演,不停地觀察身邊的人,正常的、不正常的、喝醉酒的,包括馬路上推車撿破爛的老太太……我會盡量去觀察他們的年齡、動作,揣測他們的心態。

許知遠:你小時候對人情冷暖就挺有感受力的,那四年是不是讓你對人情冷暖有更深的認識?

吳孟達:我從來不會思考人情冷
暖這件事。也有人問過我恨周潤發嗎?沒有。我們以前都是一條褲子輪著穿的好朋友、好同學,我要借幾十萬他都不幫忙,好像是有點耍我的感覺。但我不會生氣,後來也覺得他做得對。因為那時的我已經沒路可走了,爬上來要靠什麼?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所有壞習慣戒掉,踏踏實實的,充實自己。

許知遠:沒想過放棄這個行業,去幹別的嗎?

吳孟達:別的什麼都不懂,我又不願意回去跟家人做藥材生意,完全沒興趣,何況也還不了債,只能算糊口。我又要面子,不願意被別人看成是沒路走了才回家。既然只有一個方向,那就自己再爬吧,不然怎麼辦。

許知遠:什麼時候感覺自己完全爬出來了?

吳孟達:就是從拍了《新扎師兄》開始。我跟杜琪峰關係很好的,他那時曾經對我也非常失望。但我重新出來演戲的時候,已經對自己很有信心了,覺得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後來拍完這部片,杜琪峰對我改觀了很多,也繼續找我演了很多戲,包括《天若有情》等。他們很多人都覺得,吳孟達完全是另外一個人了。

看完內地吳孟達的訪問,更能了解他的起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