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光子技術取代摩爾定律,科技茅躉王難施故技對中國

扶助初創忌藥石亂投 宜拆牆鬆綁

有說,未來就是初創的世代。

根據政府統計,香港科技初創公司在2019年9月已達3,184間,聘用員工1.2萬,公司增長數足足是2017年的一倍,原是「丁財兩旺」。一場疫症,各行各業飽受打擊,有顧問公司於2020年中向初創公司進行問卷調查,發現所有受訪者均對本地發展前景不感樂觀,甚至希望撤離香港市場。引述科學園科培網絡榮譽會長鄒健宏的一句:「在香港,初創的死亡率其實很高。」不過,他們都並非死得不明不白。

Tink Labs是被喻為「獨角獸」的初創企業(即市值10億美元以上),創辦人郭頌賢是90後香港人,其一次旅遊使用手機的經驗,令他研發了Handy Phone,為酒店客人提供不限通話時間及免費網絡的智能手機服務,短短幾年間,業務覆蓋全球,可是,Tink Labs在不斷爭取投資者注資的同時,並未作出適時轉型,後來更被上網卡、WiFi蛋等技術取代Handy Phone的功能,變相失去競爭力,2019年更傳出拖欠薪金、變賣Handy Phone手機等消息,現時更幾乎絕跡於市場。為什麼在此要提Tink Labs?因為創辦人郭頌賢在2016年曾表示,其實港府從公司成立,直至新加坡政府向他們招手遷冊時,一直都沒有接觸過他們,情況實是極不理想。

而8年前在港成立的GoGoVan,相信香港無人不曉,其為電召客貨車及物流業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間,這個初創企業亦招來的士業界的嫉妒。就在2015年,的士業界超過40個團體伙同香港理工大學發表《有關輕型車輛不受規管載客取酬的研究》,表示必須加強對「非法載客取酬」的執法行動,更聲言要加重罰則,但從來不就自己的服務質素、態度等檢討,而政府亦未見願意就《道路交通條例》中的貨車載客取酬部分審視,以致後來類似GoGoVan的物流應用程式,均很難有發展。

另一個例子是Airbnb,這個市值864億美元的巨企,最初是由2位設計師租出家中的空間予幾位旅客而衍生的「共享經濟」概念,時至今日,相信但凡自由行、背包客都曾經是Airbnb的用家。但這個在世界各地發展日趨成熟的科企,在香港卻遇到了滑鐵盧。上年6月中,立法會通過修訂《2018年旅館業(修訂)條例草案》,以打擊無牌旅館為由,進一步收窄Airbnb在港生存空間。事實上,本地旅館發牌制度守舊、程序冗長,大部分Airbnb住宿提供者均沒有這樣的法律知識及資源申請相關牌照,再者,Airbnb本身亦主動與政府及業界洽談規管共享住宿,惟同樣礙於既得利益者的阻撓,不單是共享經濟、甚至初創企業亦在香港裹足不前。

創科局及投資推廣署聲稱在2016-20年間投放1,000億支援初創企業,但另一邊廂卻對於故有法規一成不變,難怪初創企業一直處於初創階段,難以成長。唯有拆牆鬆綁,香港才可迎接初創大未來。

齊嘉治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