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控制樓價可減撕裂

我昨日講到政治上中央與香港的矛盾,以及特區內部對議席資源的爭奪,是社會撕裂加劇的泉源。今天想講講,除了政治層面之外,在社會民生上,樓價高升就是社會撕裂的主要來源。

 

衣食住行,都是生活必需,樣樣都是開支。而租樓供樓的開支,更成了獨自生活或者自組家庭的中青年人的主要開支。在樓價低的時候,市民不會多謝政府;但在樓價高的時候,罵聲就會很大。因為年青人長大後都想有自己的獨立空間,用700、800萬元買豆丁般大的單位,固然沒有能力,用5000元租一間劏房,也是很大的開支,自易令人怨氣沖天。

 

在特首候選人的電視辯論當中,無論是記者或現場觀眾的提問,有不少提到樓價,但傳媒卻沒大興趣報導,充分顯示本地傳媒關心政治、少理社會民生的特性。

 

對樓價高企如何解決的問題,曾俊華給出的答案是香港似倫敦、紐約,樓價高,難避免。他的政綱提出六成港人會住進公營房屋(公屋和居屋),這些房屋有政府補貼,是有遠景一步一步走向目標的步驟。

 

林鄭月娥則提出要撥地做首置上車盤,希望幫到首次置業人士。曾俊華反唇相稽,說搞首置上車盤不可能,因為找不到地,有地也應該用來興建公屋。

 

林鄭月娥再反駁,以出租為主導或者以置業為主導,政府內部有不同看法,她直指曾俊華整天說「公屋、公屋、公屋」,解決不到問題。

 

就沒有地的問題,林鄭提出免補地價,讓現有的居屋業主可以把單位分租出去。例如一些居屋業主的子女搬市走了,他們可以將空置的房間租出來,就可以增加房屋的供應,她還補充了一句,「以前很多做財政的人,都反對免補地價。」

 

聽完兩人的爭論,有以下幾個感覺。林鄭比較傾向以置業為主導,特別是針對首次置業人士,而曾俊華則以公屋為主導,特別是出租公屋;另外,林鄭提出的政策比較實在,例如提出免補地價出租居屋(雖然不知道實際供應會有多少),的確有可能把空置的房屋資源調動出來,增加住屋供應。曾俊華講得比較虛,他似乎更接受土地供應有限的現實,只是把較多的土地劃作興建公營房屋。

 

以現時兩人擺在枱面上的建議衡量,或許曾俊華的建議會令排隊上公屋的輪候時間縮短,但由於私樓供應量減少,將進一步推高私樓的價格,也沒有辦法幫助首次置業的人士上車。

 

我覺得兩位候選人都避開了一個更加艱難的問題,就是如何大幅增加土地供應。據我所知,現屆政府已經同意就郊野公園興建房屋作顧問研究,這是行對方向的一步。 若不能增加土地供應,任何建議都是左撥右撥,塘水滾塘魚。有一些人受益,另一些人就會受損。

 

香港目前缺地太多,已經不可以用搞棕地不用郊野公園這種似是而非的觀點來搪塞過去,棕地、郊野公園也要想。但開發郊野公園,的確要港人作出價值選擇,是否願意在環保上讓步,以增加土地供應去控制樓價。

 

選舉的過程十分虛幻,所有候選人都只會講漂亮的說話,不會講難聽的建議,不會逼大家作出困難的選擇。所以沒有候選人願意把「加快撥出郊野公園土地用作興建房屋」加入政綱之內,因為這些建議呃不到Like,只會惹來嬲豬。

 

不過,無論是誰上台執政,都要面對現實的問題。若不肯作出艱難選擇,只是在蒙騙市民,以為魚與熊掌可以兼得。但樓價卻日日高升,市民捱貴樓的日子沒完沒了,有樓者和無樓者的撕裂,只會與日俱升。

 

盧永雄

 

特首候選人還有胡國興。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