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浪客劍心

政客巧妙運用的富蘭克林效應

作爲學校圈子內唯一的藍人,在過去一年,我只能裝作一隻同學眼中不諳世事的港豬,得閒無事就對着牆壁吐吐苦水,一泄心頭之恨。今天,我才下定決心在博客中分享自己第一人稱的觀察。悲兮!誰叫我那些自詡爲「自由世界最後一道防線」的朋友,都患有名爲“雙重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