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岭南史话】两汉海路成熟 形成亚太朝贡贸易网

要从越人善造舟及习于水上活动讲起。

上回岭南史话系列讲到,位于雷州半岛南端的徐闻,为两汉时期更是南海交通重要港口之一,在中外交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条被学者形容为“黄金水道”,相当繁忙,航线上,官船、战船、商船络绎不绝。也成为汉代以后重要南北交通之一。

西汉疆域图 (网上图片)

不少学者指,汉代岭南与北方的交通主要是经零陵、桂阳沿陆路北上,不过危机四伏,《后汉书·和帝纪》注引谢承书,讲及和帝时期一名官员:“献龙眼、荔支及生鲜,献之。驿马昼夜传送之,至有遭虎狼毒害,顿仆死亡不绝。”可见陆路并非坦途。当时,岭南交趾、徐闻、番禺至北方近海交通,已占有重要地位。东汉灵帝以后,随着大批中原士人浮海交趾,以及东吴政权的兴起,这条近海航线没有衰落,反而更繁荣。

东汉末年,士燮家族控制交趾,谴使向孙权运送贡品:“致杂香细葛,辄以千数,明珠、大贝、流离、翡翠、玳瑁、犀、象之珍,奇物异果,蕉、邪、龙眼之属。”更重要的是,以上贡品之中,为了安全一般都走海路。除了水果因应要保证新鲜,减少运送时间才用陆路,由驿马转送。

汉代市肆画像砖拓片 (网上图片)

徐闻与东南亚、南亚的海上交通,早在西汉武帝时期已备受注目。汉武帝于公元前111年平定南越后,设九郡管理,并在陆上“丝绸之路”开通后,开辟南海交通。《汉书·地理志》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又船行可二十余日,有谌离国;步行可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人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又苦逢风波溺死,不者数年来还。大珠至围二寸以下……”不少珍贵商品都经过南海进出口,至南亚及东南亚一带。据指,从西汉末到东汉末年间,南亚、东南亚等地甚至罗马帝国的使者或者假冒使者名义的商人,纷纷前来朝贡或贸易,在合浦、徐闻等地弃舟登岸。

然而,徐闻与北方的近海航线之所以成熟,与岭南在先秦时期主要为越人的活动区域有关。《越绝书·记地传》载越人“以舟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南越人自古以善于造舟,习于水上活动见称,从而形成一条东起会稽,南至交趾,以越人为主体的近海航线。这条航线更延伸至台湾和日本,成为一条规模相当大的交通运输交流网络。

《越绝书》局部 (网上图片)

有学者指,越人与倭人(即日本人)关系密切。倭人与越人一样善于水上活动,早在先秦时期,倭人分布广泛。据学者推断汉人所理解,有不少倭人住在郁林郡(即今广西中西部一带)。《后汉书东夷传》记载,在汉人心目中,日本在浙江、福建以东的大海中,离海南岛很近,风俗也相同。

至于徐闻所在的合浦郡,正处在郁林郡与海南岛之间,自然有倭人足迹。考古学者在1973至1974年清理徐闻后汉晚期墓葬,出土较为先进锻銎铁斧5件。类似的锻銎铁器在西汉前期中原许多地方也有出土。同一时期日本弥生时代,也出现了锻銎铁器,这些应是从中国大陆流传过去。有学者指出,秦汉时期的锻銎铁器在东南沿海的出土相对较多,因此,中国东南沿海同日本列岛之间的文化联系也相紧密。

日本遣唐使画作 (网上图片)

地理学上说,季候风客观上也加强岭南与日本交往。我们了解到,在唐代时期,日本许多遣唐使的船只就曾被风刮到海南岛、越南等地。至于鉴真和尚东渡,也有一次被海风刮到了海南岛。所以,徐闻东汉晚期墓葬中和同一时期日本弥生时代的墓葬中都有锻銎铁器的出土,就是为自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