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张勋复辟失利 却在另一跑道走向人生巅峰

政途失意,却能在政商界占重要位置。

在清末的总督巡抚当中,张勋是个另类,因为他是“生意人”。相比张勋行军打仗本领,风险投资的能力更加突出。

张勋 (网上图片)

张勋是江西奉新人,出身普通,少时从军。因为跟对了大佬,平步青云。他起初跟苏元春,参加1883年到1885年的中法战争混成“少壮派”到李鸿章的“武备学堂”,后来跟宋庆“毅军”,在甲午战争时驻防奉天。奉天时期与赵尔巽一起搞得风生水起,然后他又跟了袁世凯去镇压义和团,立大功,升为总兵。1901年被调到北京,做了慈禧、光绪的御前护卫。到了宣统即位就被外放,曾历任江南提督等职。

武昌革命后,张勋因为表态效忠清廷,官也一升再升,被清政府授为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南洋大臣。他自己终身留发辫,要求自己3万定武军(后改名为武卫前军)必须留辫,招兵也只招有辫子的人。

辫子军 (网上图片)

张勋做法在当时,表面看来不合时宜,但实在巧妙,当别人都忙着剪辫时,张勋却坚持留辫,在大人物的眼中是“可爱”的,因为体现了恋旧、有情义、忠于故主,甚至有点固执。他既然能忠于清廷,那么只要得其心,就能忠于自己。所以,就连孙中山对张勋的评价也非常高。张勋死时,孙中山就专门派人送过挽联:“清室逊位,本因时势。张勋强求复辟,亦属愚忠,叛国之罪当诛,恋主之情自可悯。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之也。”

张勋复辟后,溥仪在御花园天一门前留影 (网上图片)

不过,宣布一生效忠清廷的张勋,在袁世凯逼迫清帝逊位时并没有站出来反对,到了袁世凯宣布改元继位时,张勋也没有反对,反而被封一等公爵。然而,就在黎元洪和段祺瑞闹“府院之争”时,却带着10营定武军5000人,逼着没有军权的黎元洪宣布解散议会,差点逼死黎元洪。

张勋得逞后,于1917年上演“张勋复辟”闹剧。一时间,满北京挂龙旗。留着辫子的大兵,顿时成为再造大清的功臣,据指他们在京城任意消费,无需买单。及后,真正的铁血军人段祺瑞“讨逆军”打到北京时,与清廷“忠心耿耿”的定武军激战,结果“定武军”最终跑路及投降,“张勋复辟”失败。

张勋的辫子军在紫禁城驻扎的情况 (网上图片)

1917年张勋复辟时街头的“辫子军”及北京警察 (网上图片)

实际上,张勋在北京时,已经做了详细安排,要求驻扎在徐州的张文生部40营2万人,根据张勋的暗号适时来京支援;驻扎海州的白宝山10营5000人负责“看家”。结果张文生听说段祺瑞的“讨逆军”有6万5千人,于是毅然决定按兵不动。

段祺瑞率领军队“讨逆军”,讨伐实行复辟的张勋 (网上图片)

失败的张勋躲进荷兰使馆时,张文生又决然做了一个决定,将情况告知安徽督军倪嗣冲。倪嗣冲与张勋两人本来明争暗斗,当倪嗣冲接到张文生的消息,立马“带兵平叛”,张文生就张勋的手下,改成为倪嗣冲的手下。后来,张文生还接替倪嗣冲的职务。

张勋的“定武军”算是没了,到了溥仪退位后,他被民国政府通缉,逃到天津德租界。1918年3月,北洋政府以“时事多艰,人才难得”为由,对“洪宪帝制祸首”和与张勋的“辫军复辟等案人犯”,一律特赦,获得自由后寄居天津。

1917年张勋躲入荷兰公使馆,被荷兰摄影师拍下,抱着的是最小儿子 (网上图片)

“张勋复辟”虽然失败,但是他因此而走向人生另一个巅峰,他当时并没有被清算,更在天津时独资或投资经营的当铺、电影公司、银行、钱庄、金店、工厂、商店等企业有70多家。

张勋成为了大商贾,看来待遇比段祺瑞等军阀好得多。关键是他过了一段日子,北洋政府竟回头找他,希望他继续当官。结果死时他风光大葬,北洋政府的各个派系,商贾名流,甚至连南方的革命政府也派人来参加追悼会,连溥仪都特别赐諡“忠武”。

张勋 (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