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白发老伯助学生渡河40载 昔日少年用背化作“爱心桥”

其实那条桥就在他的心里,是连结大家的爱心之桥。

恩施来凤县有条南河,河的两岸是村落和村中唯一的小学。每年汛期河水漫涨,过南河的便道就被淹没,孩子们上学就会遇上难以跨越的“天堑”。55岁的侯长辉是村中的一位农民,每逢汛期,他每天早晚都会准时来河边,背孩子们渡河。从1978年他读初中三年级开始,他做“人肉渡船”一做就是40年,从未言悔。

网上图片

村里的小学生上学要走半个多小时的路,中间还要跨过几十米宽的南河。若遇上连日下雨,通往对岸的便道会被山洪淹没,而且水流湍急。但此时,总会听见孩子们的声音“看,老伯伯来等我们了。”55岁的侯长辉穿着深筒雨靴,就在岸边等待渡河的孩子们。侯老伯背起孩子,趟水过河,一边走一边慢慢试探脚下的石头是否湿滑,送完一个接一个,来回奔波。

将所有的孩子背过河后,老伯还会叮嘱他们路上小心,并约定下午放学时还来河边等他。小学生向春阳非常感激老伯伯的帮助,他说“我今年六年级,老伯伯每年这时候就来背我过河,已经背了我6年啦。”如果不是没有老伯伯帮他们渡河,他们就要绕山路走到学校,花多近40分钟时间。

网上图片

从来没有人要求侯老伯这样做,但他的义举善行,已经坚持了40年。1978年,侯长辉还一名15岁的初中学生,那时南河上的便道只是土路,被水一冲就垮塌。有一次,侯长辉看到村里上学的学弟学妹过不了河,就主动上前背大家过河,之后就一直坚持下来,直到现在他已经不再年轻,而是变成一个头带白发的老人了。

每年夏秋汛期,侯长辉每天都会来河边背孩子过河。“我们学校很多孩子都是他从一年级背到毕业的。”苏家堡小学校长腾元说。村民和孩子们若不走河中便道,就要从远处的山路绕过对岸,山路遍布荆棘杂树,还不时会有石头落下,十分危险。侯长辉为方便乡亲们过路,每年至少两次去崎岖的山上砍荆棘开路。他笑呵呵地说:“村里都是些留守学生,老人都送不了,我看着这些学生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一个个背过去了才能放心。以前背过的好多娃儿,现在都是大学生了。”

网上图片

侯长辉是村民眼中的大好人,热心帮助其他村民,还主动让出家里的田地修建公路,他笑说:“自己吃点亏不算什么,把路修通了,大家都方便。”他一直节俭朴素度日,连女儿出嫁都一切从简,只把至亲请来一起吃个饭,没有仪式不收礼金。憨厚的他:“没必要讲排场,自己麻烦还给别人增加负担,也是给子女做榜样。”

网上图片

侯长辉的妻子杨桂英今年53岁,患有神经瘤,手脚行动不便。因为三个女儿都已出嫁,家中缺少劳动力,家庭重担全由他独力承担。这么多年,他也没有外出打工,而是一直在家里种田,靠自己的双手养活全家人。

乐于助人的侯老伯今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南河上即将建一座渡河桥,他说:“等桥修好了,孩子们过河就方便了,也就用不着我背他们了。”其实桥一直都在,是他善良的心中,将大家连结在一起的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