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煤城”平顶山的“绿色转身”

黑色煤城实现“绿色转身”。

因煤而建、因煤而兴的河南平顶山一度面临污染“围城”和转型发展难关。近年,平顶山精细治污补短板,推行国土绿化和生态修复,同时调整产业结构,进行新旧动能转换,昔日 “灰色煤城”转向“蓝色鹰城”。

平顶山市石龙区宋坪社区工矿废弃地治理工程(新华网图片)

“头顶灰锅盖(空气差)、身缠黑腰带(水脏)。”这是对平顶山旧貌的比喻。“中原煤仓”平顶山曾是全国113个环保重点城市之一,面对严峻环保形势,平顶山在污染治理上持续发力。

“连绵矸石山,风起灰满天。”横亘市区的数十座矸石山曾是平顶山大气污染的主要源头,如今通过覆土绿化、转移填埋、资源利用等方式,污染环境的“大害”矸石山已基本消失。

由采煤塌陷区修复改造的白鹭洲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新华网图片)

在平煤股份二矿院内,占地4800平方米的封闭式储煤场投入使用,意味临时周转的煤炭告别露天堆放,煤尘污染降到最低。煤炭改为铁路运输,减少汽运尾气排放和扬尘污染,出风口洒水降尘,治理每个污染环节。刮风下雨时的煤尘和煤泥不见了,附近居民也能开窗和散步了。

去年,平顶山在电力、钢铁等11个重点行业,制定严于国家和省级标准的工业企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最优限值。与2015年相比,平顶山去年主要污染物年均浓度显著下降,可吸入颗粒物(PM10)、细颗粒物(PM2.5)、二氧化硫分别下降42微克/立方米、23微克/立方米、32微克/立方米,空气品质达标天数增加54天。

工业废水处理系统(新华网图片)

在平煤股份二矿院内,占地50亩、高47米的小山上种了马尾松、刺槐等六万多棵树,这座山是100万吨的矸石堆覆土绿化而来。

复绿、增绿是平顶山生态治理的突破口。绿化也与产业结合,截至去年,平顶山林业龙头企业达到19家,全市林业产值35亿元,林区农民来自林业的直接收入平均达到8000元。

工作人员展示处理后可饮用的工业废水。(新华网图片)

十年走过,平顶山造林131万多亩,森林覆蓋率33.2%,城区绿化覆蓋率43.85%,黑色煤城变成“国家森林城市”。

平顶山工业结构一度“黑重高”,能源、建材、化工比重大,高能耗、高污染。近三年来,平顶山化解煤炭过剩产能518万吨,取缔“地条钢”等违法违规产能20万吨,关停落后火电机组36万千瓦,整治取缔“小散乱污”企业9788家。

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平顶山神马帘子布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查看尼龙丝道。(新华网图片)

取缔落后产能的同时,平顶山积极培育新动能。十年前,位于平顶山的焦炭生产企业平煤集团和尼龙生产企业神马集团完成重组。产业之间纵向闭合,让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发展为亚洲最大的尼龙化工产品生产企业,为平顶山转型发展打下基础。

员工查看尼龙帘线疵点情况。(新华网图片)

“尼龙产业市场前景好,与原有煤焦化产业相衔接。”平顶山市副市长张弓说,平顶山三年前选中尼龙产业作为发展新动能,计划建设“中国尼龙城”,打造最完整的煤基尼龙化工产业链。平顶山在资金、水、电、气等方面提供要素保障,降低生产要素成本,吸引上下游企业集聚。截至去年年底,平顶山尼龙产业产值约300亿元,预计到2021年完成主营业务收入1000亿元以上。

平顶山产业结构正由偏粗、偏短、偏重向绿色高端智能化转变,目标要由以煤炭为主的资源城,转向以尼龙为主的新材料城。